一百個香港母親的「繪。話」紀錄
如光
100-mother-videos
yufa-web-cover-02
給G的信:和任白無關的二三事
香港母親的繪話紀錄
header_011

最新文章

假如今天是「花開的日子」,盆、土、水和空氣之間,究竟有多少人為因素,影響著開花的時間? 一切,又不能不回到「如何種出一盆花」的根本問題! 其他,都不重要!包括我用七萬多個字堆砌出來的30封信,應及早將...
訪問中說及《帝女花》是一個「悲劇」,畢竟是怎麼來的一個概念? 你,一下子便讓自己剎那倒下,滑入那「方塊泥土」,看到又是怎樣的「人間世」? 悲,「心」之所「非」而出現的情感!究竟是個人的,還是眾生的觀...
【母親印記】系列是「2021/22瘋子影話」回應《如花。如水。如母》一百位母親「繪。話」紀錄給母親的「回信」⋯⋯ 第十八位印記片拾由參與計劃的第16位母親 「樂樂」 回轉,以Allan Au和William Wong的數碼化母親畫...
城市人,習慣了石屎路,泥路,不易行! 泥,多質,多變!下雨天,濘路上,泥自有去向。乾燥日子,體重自固,只能靜待潮濕潤澤。或許,直到一天,給人翻土,硬加管理,其存在姿態,似被裝飾去了⋯⋯ 戰場上的泥沼,...
自從收到「演出通告」後,為了要準備「面對觀眾」,你的「創作脈搏」可因而急轉彎似的,出現了比平常繃緊的狀態? 昔日在祭神的年代,舞動身體,是憑著一種奉獻精神,透過儀式化的動作,和神靈溝通。我猜,那時候...
其實,我從未真的關心過《帝女花》! 《帝女花》只是成長中出現過的「時代產物」,曾經借它延伸一二「文化想像」,對劇中人物的感覺,一點也不算深! 感謝你半年多給我借探索《帝女花》「胡言亂語」一番,如是草...
前陣子和你網聊,你問在一個關於《帝女花》的舞作結尾,可不可以用《客途秋恨》這曲子?教我想及一些很根本的問題⋯⋯ 知識,本來都是由碰碰撞撞開始,總有經過「亂七八糟」的過程,當中不乏: 雜成的,如天地合成...
– 記2022年3月27日作坊一二 三天了,五位參與作坊朋友的「行動臉孔」記憶猶新⋯⋯ 按他們的「自我介紹」,一位是物理治療師,一位是基因學的分析員,一位正在待業的法醫畢業生,一位讀統計學及一位讀獸醫的大...
日前你傳來五輯有關《帝女花》的訪問片段,每段節錄朋友如何回應一個簡單的問題,我猜想如下: 一、你有沒有聽過《帝女花》? 二、你能否唱一下《香夭》? 三、你可知道《帝女花》的故事內容? 四、《帝女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