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壁。觀」(前名「何必。館」)是表演藝術創作人何應豐正式移師台灣後繼續運作的文化藝行工作室。行館,是嘗試建築寬廣的文化空間和領域,既延伸舞台藝術至文化閱讀和研究,從中引發多元的藝術行動,既堅持的以藝術拓展教育工作外,亦以電影、錄像、文字、視藝及網站平台進行文化創造的藝行活動。同時以「風籽發作」,繼續文字、插畫及錄像創作。同時,繼續提供文化交流和相關服務:包括文化策劃、藝術顧問、教育作坊、視藝媒體、實驗電影、舞台創作、演藝探索、場景設計、文化觀色。

 


二零二四年活動概略
* 和文化藝術策展人丁穎茵及沓潮制作的林晏甄(水池)聯合策展及籌劃《素問人間》藝行研究計劃,藉細訪台灣石岡媽媽劇團的十二位母親,以另一面貌延伸昔日《如花。如水。如母》藝行計劃。
* 持續《如花。如水。如母》母親訪談的「一百坊言」電影劇本創作。
* 以廣東話為母語創作「粵讀民謠一百首」。
* 替不同演藝單位(包括大學、藝術團體及藝術工作者👩‍🎨)提供顧問及表演和探知培訓工作坊,包括新約舞流(香港)、阮劇團、無獨有偶工作室、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烏犬劇團、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國立台南大學藝術學院。

二零二二年之前以「何必。館」開展的活動概略
*《如花。如水。如母》藝術行動研究及呈現計劃,聚焦探討二十一世紀香港母親。計劃將為期15個月,最後於二零二一年十二月推出藝行生活館及出版《一百個香母親故事》,分享母親「繪。話」作坊的紀錄。
*《那天如是走上的一段路》以錄像追蹤香港青年故事,延伸散步的足跡,是一系列和青年人聊天記錄。
*《散。步》以「散步」遊訪香港不同區域,運用即時攝影紀錄2019後香港,最後剪輯成「錄像紀事系列」。
* 台灣烏犬劇團《麻嗨猴》當藝術顧問。
* 二零一八至二零一九年和李海燕共同策展表演藝術文化研究計劃《觀。聲。陣 — 參與式劇場在地研究計劃》。
* 二零一八年四月至十月協助台灣梵體劇劇場藝術總監吳文翠的新創作《我歌我茶》。
* 替台灣莫比斯圓環創作公社兩個創作擔任顧問工作。
* 二零一八年二月一日至十一日將會邀請台灣梵體劇劇場藝術總監吳文翠、新約舞流藝術總監周佩韻、台灣著名擊鼓藝術家黃子翎、香港舞者楊怡孜、老拍檔梵谷、音樂家龔志成、設計師王健偉、燈光設計黃宇恒合作的《最後一次西遊:走在曼陀羅的邊沿上》,由李海燕監製。演出地點葵青黑盒劇場。
* 創作表演裝置《凝。燒》,取材自何應豐英語文本”Still Burning”。
* 替台灣梵體劇場在台北舉行的大稻埕國際藝術節演出《我歌我城。河布茶》作藝術顧問和燈光設計。
* 舉辦表演藝術文化研究工作坊《展演中的身體》。
* 與台灣烏犬劇團設計《二路埋伏》及給整體創作團隊作藝術顧問。
* 和青年設計蘇善誼合作替多空間舞蹈團設計《房間1房間2房間n》作舞台設計。
* 和「流白之間」合作駐場藝術家計劃《身體步道上的文化展演》文化研究計劃,匯集香港、台灣及韓國表演藝術工作者、本地學者及文化工作者作為期一年的「行動研究」工作。
* 替香港舞蹈團創作短篇舞蹈劇場《假語村內一塊石頭》(《紅樓。夢三闋》其中一段)。
* 替台灣鼓人黃子翎設計《鼓子回家》,探索鼓人流浪尋找古譜的故事。
* 與台北新晉劇團烏犬劇團(2013台北牯嶺街小劇場年度創作大獎得主)合作,協助發展其新作《我要乖乖活著》,提供編、導、演及設計培訓和舞台統合美學的概念。
*《空凳上的書簡3:吸呼之間》,是繼台灣版及香港版後,回到更簡約的即興表演框架,對哈維爾的《獄中書:給奧爾嘉的信》延伸探索至書寫以外及本質的每日生命的身體抒寫,思考自由在呼吸之間的重整和建築。
* 二零一六年一月將推出原創作品,由新晉導演黃宇恒創作,何應豐撰寫文本,吳偉碩重點演出《摄魄》(前名《影。武者》)。將於2016年1月21日至31日在前進進劇場正式首演。

 


HO BIT GOON is a hoyingfung (Fung Tze / 風籽) arts and cultural hub founded in April 2011.In the past thirteen years, other than providing consultation for theatre companies and individual artists, Hoyingfung had launched a series of curatorial arts and cultural projects plus arts-in-education program for bettering cultural development, artist development, education and community performance for youth, teachers, social workers and parents. All programs had gained tremendous support from diversified sectors, including performing companies of Taiwan and Hong Kong, NGOs, Universities and secondary schools. In view of the importance of community arts for self/social empowerment and self/social mobility, HO BIT GOON would continue its endeavor on generating innovative ideas for educational and social arts projects, lectures, symposium, and, most of all, experimental workshops on self-empowerment.

Objectives:

  • To hold regular innovative workshops on self-empowerment for young people, teachers, social workers and parents;
  • To work as creative laboratory for artists of all disciplines to re-establish alternative vision on art of performances and artistic form of expression
  • To work as research centre for alternative use of Chinese aesthetics adopted by Chinese Opera for contemporary performance and culture building;
  • To provide alternative paths for cultural exchange on arts, performances, social ethics and individual storytelling.
 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