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阿媽話我乖就可以食一粒糖
自小就養成一種同糖有關嘅慾望

後嚟發現去到邊啲細路都上哂癮

睇過一條片話九成幾細路都好奇
叫佢坐定定唔好轉身就可以食糖
結果只有少過一成聽話因為怕錯
專家話我係屬於十分正常嗰批喎
細個其實唔知點解啲人會咁諗嘢
只係好快覺得一粒糖點可能滿足
大人俾嘅甜頭無無謂謂只為控制
太睇小細細個以為佢地唔會去曳

後嚟發現去到邊啲細路都上哂癮

邊個家長會諗過一粒糖果嘅邏輯
可以造成一生一世嘅禍害同傷感
只係以為氹吓細路就乜都搞掂哂
點知愈想愈多一粒糖點可能夠喉
就係咁諗咪懷疑俾多粒又要點先
一粒兩粒三粒係咁愈想愈有味道
好快就識得點樣同人討價兼還價
聽講
呢啲原來係十分重要嘅江湖學問

後嚟發現去到邊啲細路都上哂癮

邊會知道只係一粒糖
可以燃燒出咁多慾望同挫折
一粒    就可以成癮
儘管你喺英國定香港⋯⋯

風籽/二零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