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個鍾意同大佬捉棋
盤盤都輸 又唔明係點解
愈輸愈想捉落去
其實係唔忿氣
亦唔識得睇棋盤上面
局中有局嘅場面

細個最怕走入徙置區
次次撞邪 又怕會畀人劏
愈怕愈係要穿過
其實少見多怪
更唔知條邨疊疊重重
好多人就係咁大

上中學成日較腳走堂
次次詐瞓 側側膊又一日
愈係討厭愈想走
唔鍾意被困住
唯有通街走去求學問
走入戲院先醒神

誰知電影又似天仙局
次次睇完 又翻轉頭上癮
愈睇愈想問一問
廿四格嘅世界
竟然翻出咗幾多疤痕
破開過幾多殘局

轉入劇場同世界碰碰
次次排完 又係沒完沒了
愈諗愈追住下個場景
燈光淡出淡入
見到重重遲來嘅覺悟
逃唔過出局入局

睇吓塊鏡又係無嘢講
次次搬屋 依然家不成家
愈想停低愈見困局
東西南北執位
移左移右都似歷史重演
唯有幻想係局外人

咩叫做香港唔似香港
次次出事 又係另一場戲
愈睇愈似大遷移製作
英國美國加國
處處聽到香港人把聲
全身又係咁打冷震

牢牢記喺心
審判官雙眼最蠱惑
睫毛一郁
心沉一沉
呢個所謂大局
入去 把撚!

風籽/二零二四年四月七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