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喺trafalgar square中央
望住納爾遜將軍嘅銅像
岳飛突然好似跳埋出嚟
腦袋入面
佢哋喺度熱烈咁辯論緊   點去打仗
相隔七百多年
一個海上制勝
一個陸上行軍
結果前者中彈身亡
後者傳說畀奸臣陷害

一起行軍嘅士兵
可能連邊個打邊個都唔知
死咗都冇人認領
只得番件穿哂窿嘅軍服同佢送終

冬日
太陽三點幾就要落幕
歷史戰場上講嘅忠貞
最後   都係血染成河

想及呢一刻
喺加沙被圍城嘅無辜孩童
究竟啲軍人腦袋裝住啲乜
著住套制服就亂插旗
換翻嚟嘅係咩道理
一啲可以自由修訂嘅法例
一啲亂咁詮釋嘅忠誠口徑
一切挪移效應
所謂嘅忠同義
恐怕仲荒謬過當年首相話要攻打伊拉克

唔理又吹緊咩風
企喺廣場上面   總感覺
特別凍⋯⋯

個個都想做上司同老闆
向人亂咁發號司令
昔日喺trafalgar square
Bloody Sunday咁嘅場面
唔知喺幾多國家係咁翻版
失業大軍追求平等機會嘅抗爭
平民百姓被高度打壓上街嘅遊行
一下子面對槍頭煙霧同水砲
啲老闆點解即時變哂臉
仲話要先講對阿爺嘅忠誠
人人手上面
只係得張白紙或者一支洋燭
只係想對自己良心忠直
邊會諗到
出現一批又一批自告奮勇嘅粉紅兵團
將扭曲納入常規
將汗水化作血腥

手上嘅智能電話
似乎正紀錄緊企喺廣場嘅脈搏同心跳
計算緊呢一刻嘅忠誠指數
數據上面出現咗紅色警號
幻想納爾遜同岳飛畢竟係一生錯摸
假將軍晨早企喺大後方
一邊等班靚仔去揸遙控飛機上位
一邊望住個股市計緊多賺嘅錢幣
八古時代嘅意識型態
今日依然畀人好好使
搞到翻天覆地持續搵人祭

涼風吹過trafalgar square
諗到維園嘅皇后像
無根本應好自在
只係又諗起嗰年菜園村嘅畫面
畀人連根拔起兼難頂嘅滋味
原來忠誠都種唔到棵菜
唯有著起件僧袍學人去玩頌鉢
Namaste 之後就乜都唔記得哂

廣場上面   今日點會鴉雀無聲
只係唔知飛咗去邊
遠離滿口忠誠嘅人聲

二零二三年十二月十六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