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爾
有邊個唔會覺得自己係
百份百    怪物
莫名畀一啲嘢
搞到頭昏腦脹
搞到全身霎時顫抖
東一忽西一忽
意識又同意義打仗
眼前景物一一變成同謀
或者係到處樹敵
咩都睇唔上眼

點樣回到一個人
學習點同怪物相處

偶爾
有邊個唔會乜都死撐
成隻怪物咁品
死追爛追啲嘢
成日火滾
全身血脈即時暴漲
指吓東劃吓西
只係為咗要證明一啲嘢
究竟經過啲咩事
係乜已經唔重要
唔通又只係為咗一啖氣

回番到一個人
都未必睇到或係知道為咗咩⋯⋯

偶爾
因為太在乎一個信念
十足十又愛又恨
因為太在意頓時又變成怪獸
因為太在意變成時時刻刻嘅困擾
全身全心
要執住一筆一劃嘅方位
唔知係腎上腺素激增
定係荷爾蒙失調
隻怪獸其實好早已經出現過
喺老竇老母身上時不時都守唔住
又喺度亂叫亂吠

唯有   回到一個人
繼續幻想做自己嘅主人

只怕一朝   偶爾
唔再見到偶爾出現嗰陣
一切變成常態
邊個估到隻怪物
會幾時失控
本來就真係豬狗比人可靠
奈何自大狂妄嫉妒兼佔有慾汛濫
無論點樣
搞呢搞路
搵乜野都綁唔住
偶爾頓變成   經常發難
怪物頓變成   常規步隊
係咁踩住條神經線   喊打喊殺

回到一個人
當善良再唔係一個選項⋯⋯

偶爾
唔識再現身
怪物唯有搵Joker當偶像
又死怕一日會撳錯掣
一個唔覺意變自焚
或者    怪物
本來就係人嘅一部分
唔到你唔承認
怪    由心
物    隨志
要嚟要走都似鬼上身

喺加沙    日日
都畀啲怪物轟炸
點番去作為一個人咁睇?

風籽 / 二零二四年五月七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