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得嗰年    自從
SARS 搞到滿城風雨
好多阿媽日日哦住要小朋友消毒
手手腳腳同衫褲鞋襪
一五一十都唔會放過
慢慢    每日嘅說話口吻
都好似黐埋媒體同管理政策
所謂防止感染頓時變成商機
一個一個腦袋    充斥住
一大堆重新運作嘅文化邏輯
四方八面
好似走入咗
一個不明所以嘅泥沼區域
睇唔到腳步
只有一坺一坺洗唔甩嘅    泥印

每一個家庭好似老早同泥沼共震

記得嗰年     自從
COVID搞到個世界氹氹轉
啲阿爸阿媽手揗腳震話唔知點算好
日日匿埋喺口罩後面
一五一十咩都睇唔到
轉眼間 個腦袋好似塞住咗
一切即時蛻變成唔知咩嘅樣
防止感染變成最犀利嘅搖控器
一個一個排住隊    檢測
一大咋數據即時變成交易系統
五花八門
好似有殺冇賠
完完全全進入咗沼澤戰區
睇唔到係咩腳印
留低係一大坺洗唔清嘅    瘴氣

一個人可以點去理解咩叫做獨立思考

往年今日    自從
唱歌都可以犯法嘅日子
一家人食飯再冇辦法對嘴交流
日日好似貼錯門神
攞把遮出街都敏感
點知 個世界已經倒轉嚟行
呢個嗰個逐一審查搞到唔知似咩樣
唯有雞飛狗走各自搵窿捐吓捐吓
飛吓飛吓咁 輪住移民
連啲KOL都即時改變口徑
七嘴八舌
跌咗入迷魂陣
語言成為咗最大塊嘅泥沼陣
聽吓睇吓
發現口齒唇印都沾滿     泥漿

發現 去到邊嗰陣泥味洗極都洗唔甩

風籽/二零二四年三月二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