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真係想個世界好啲
或者問題係一直唔肯放低自己   多一點點
放唔低   或者係因為
長期畀一堆堆誑言淹沒
根本冇清楚睇到自己企喺邊
耷低頭望吓雙腳
其實一直企喺堆泥沼上面
啜實咗對腳
冇打算過有踏出一步嘅想像

邊個咁大口氣話要改變世界
一味話呢樣嗰樣唔好齋閉翳
點知一直係生化系統搞鬼
雙腳日日吸哂堆爛泥瘴氣
又冇去搞清楚嗰坺嘢點嚟
自己啲劣根性就嘔埋一份
個世界應該點要搞清楚坺泥先好講

其實係咪個世界出咗事
呢個問題究竟點可以咁去問   先問吓自己
點問好   或者根本唔需要去理
口水多過茶咪攪出一坺泥
根本冇回到當下睇真吓
唔好淨係耷低個頭
洗乾淨對腳行出一步
前面係乜
在乎你點樣同周邊一起呼吸

邊個話唔知個世界究竟幾大
成個喊包一味喺度嘈吱巴閉
其實連自己點嚟都係唔清唔楚
身處一個直頭似足醬缸嘅地方
啲臭味早滲哂入骨頭
祖宗十八代一直冇走
點可能話甩身就以為可以去裸跑

一直存在嘅個世界其實好細
攞住一個居民身份可以望到啲乜   望到啲乜
試諗吓   日日喺度嘴嘲嘲
唔知自己講講吓變成泥沼一部分
你一句佢一句原來一直泥足深陷
抬頭望吓企緊喺邊
啲泥蟲晨早躝哂上身
前面係點
只知周身痕嗰陣又話因為自細冇阿媽揍

爛泥本來冇柄可以攀
只係係咁吸係咁啜到實一實
血液循環一定出哂問題
又冇吉屎學柏索里尼走入個豬欄
同啲豬一齊喺堆泥屎上面玩
睇吓搵唔搵到個世界嘔臭嘅源頭

睇吓個銀行存摺
又計吓條數
消費嘅意慾   幾時可以甩身
泥沼入面   都儲存住
我地每日慾望嘅   基因

風籽 / 二零二四年三月三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