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個問啲泥搞緊邊科仲有乜嘢要講

有一日一個捷克佬執起舊泥
三兩下手勢雕出一個泥公仔
隻公仔好似立即喺度狂發夢
佢夢到一百幾十個同名夥伴
喺昔日一條叫泥水嘅河邊岸
話要一齊搵翻咩嘢源頭出嚟
只可惜條河老早乾咗
啲夥伴粒粒都唔信邪
紛紛組織唔同嘅行動委員會
要審查啲水土出現咗咩問題

諗返起係捷克佬定係泥公仔行緊蠱惑

以前水土間充滿私情同密語
一下子好似都冇辦法記得起
怕咩問啲泥同水究竟有幾親
老友記點會喺度反枱兼拍凳
唔會突然話唔撈搵人嚟頂替
結果又搞出另一場化泥革命
黨委同法委私下走埋傾密偈
資委同農委拉埋管委擺姿勢
地委財委同軍委想邊玩邊砌
平機會同消委會好似鬼食泥

深知捷克佬同泥公仔好堅定話繼續砌

突然一個巨浪兜口兜面冲上
將個世界打得稀爛亂哂大坑
個公仔本來只係跟住泥夢走
冇諗到會散落喺河床沼澤區
裡面住咗佻佻億億嘅小精靈
只係隻隻點知已變成邋遢鬼
唔係受污染就係埋喺堆田區
吓吓畀人壓到實一實冇氣透
撈埋一大疊又係避唔到攬炒
分唔清點個打邊個真冇眼睇

個捷克佬話唯有同泥人洗身再玩過

點知啲蛇蟲鼠蟻叫佢等一等
就連化泥隊長都行埋出嚟問
佢哋一齊抬住把秤出差點計
想睇吓究竟咩嘢喺度搞搞震
液體固體同氣體長期玩埋堆
有機物質同啲污垢貼到好實
泥土裡面嘅生物群正搵窿捐
只係啲窿畀唔知咩塞鬼住哂
大家都等緊下次翻土大革新
話要首先清算啲搞事嘅兜踎

班城市人點會明個捷克佬諗乜做乜

獨係見到個泥公仔變成一坺嘢
冇牙冇眼連啲手腳都落敗甩哂
佢堅持話要重整吓自己嘅面貌
跌跌撞撞咁要炒哂啲乜委物委
昔日啲夥伴個個同佢劃清界線
仲叫埋警務處伙記出車玩噴水
隻公仔匿埋喺嗰把爛鬼遮後面
唔夠幾分鐘啲泥立刻就地分解
一反面同歌唔同柄唔再講道理
以為乜水係蠻荒最可靠老友記

個捷克佬十分鎮定話從頭開始冇問題

泥公仔
執番起啲眼耳口鼻
一邊再倒模一邊喺度唱歌仔
「個世界本來泥水不分」
「個天同地一直冇亂嚟」
「八百幾萬物種冇停止過演化」
「今晚個月光話」
「雲低雨厚咪等聽晚」
「咪南水北渡又亂嚟」
「長江流域好多泥鬼」
「年年七月又再翻身」
「今日隻公仔」
「舊泥埋藏住一條龍尾巴」
捷克佬啊捷克佬啊真係識做人
喺唐人街玩泥偶
學人哭哭啼啼咁呃鬼去過日辰
反正個公仔身上嗰舊泥
有哂所有生態群嘅基因

今日個捷克佬諗起啲食物   人類生計
一切都係靠泥做出嚟   做出嚟

風籽/二零二四年三月八日

註:捷克電影同媒體藝術創作人楊斯凡克梅耶(Jan Svankmajer)喜歡用泥公仔同人撈埋搞動漫短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