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常走過
路邊草皮上面嘅白雪
已經變成灰色
一個不知名嘅腳爪印
變成奇型怪狀嘅水氹
反映住遊過嘅白雲

一部好奇嘅手機
映低咗嗰坺泥濘交織嘅畫面
似泥非泥
似雪非雪
時間好似突然被鎖定
黐住嘅垃圾
好似話歷史要分一杯羹
喺刁鑽嘅地方出沒
只係頭緒同情緒扭埋一齊
連啲草根都凸出嚟要講嘢

究竟人去咗邊

聽講喺卡加利近日出現好多呢啲泥濘雪溝

如常咁走
近日落咗一場大雨
隔壁草皮前面
嗰晚多咗一隻腳印
變成咗一個大水氹
反映住
一座大樓天台

一部好奇嘅手機
試圖追蹤一個駭人嘅畫面
似影非影
似人非人
好似鎖住咗時間
泥濘上面
爬過嘅蟻群話見到
水溝曾飛過嘅人影
一個嚟自香港嘅細路

來世仲想唔想再做人

聽講喺家鄕冇人知道近日呢邊連環跳樓

如常揸住支筆
外面山林特別靜
只係唔同嘅綠色
一直沒完沒了咁叫囂
遮住下面日前雨後嘅水氹
睇唔到反映
泥濘
點可以變成新聞

對住一本畫簿
打開泥濘裡面嘅線索
似明非明
似真非真
時間究竟玩緊邊瓣
水一旦冇氹
好快就自動流失
借影回形嘅日子
只留住心留唔到人

邊個又要喺泥濘上面踩上一腳

聽講個影喺殮房瞓咗幾日等緊家人去認領

泥濘 小心
今日將有暴雨
係移形換影嘅時候…

風籽/二零二四年五月四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