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裡門外   點睇

細細個
阿嫲話要喺門口唞涼
唔明究竟係咩意思
住嘅地方都拉哂閘
唔知有咩搞作
後嚟聽人講番
嗰個年代
先真正係   門常開

今日個個鍾意落哂閘
只喺手機上面打開門
本來鬼咁想搵人傾偈
點知習慣咗唔信人
於是用好多個名
日日只係諗住點樣混淆視聽
點知   條線晨早畀人釘到實
門     似開還合
畢竟     你不情我不願
愈嚟愈唔知啲人想點⋯⋯

門內   有眼
門外   仲多
眼睛之間嘅距離
好似愈嚟愈吊詭
連部機個鏡頭後面
唔知住咗幾多隻鬼
咪以為走咗佬
人家就唔會追數
呢個世代
阿嫲定想像唔到

突然覺得   阿嫲最可愛⋯⋯

三山五嶽
都只係侯住手指點撃嘅一剎
奇形怪相
一點就走哂出嚟
啲阿媽以為手機可以當奶嘴
個腦袋咁樣就畀人又吸又嗦
人同人嘅距離
好似無法形容
似近   還遠

身在異鄕   人
又畀手指背叛咗慾望
門裡門外仲可以點睇
今日你同我嘅距離好似好近
只可惜   人情   紙咁薄

風籽 / 二零二三年十二月十二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