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隻馬企喺一棟門前面
究竟會唔會立刻衝過去定唔會理
究竟係走出去
定係走入嚟
或者
都在乎企喺邊去睇一件事情

闖出闖入闖過闖空
究竟會得罪到咩人真係好難估計
究竟係應該
定係唔識點諗
或者
一切視乎好多無法睇通嘅事情

一場森林大火
一次突發意外
一番莫名掙扎
一個箭步之前
一直忘記不了
一本聖經
一段歷史
一首歌曲
一額汗水
一個盆栽
一瓶水壺
一張紙巾
都可能成為行動嘅障礙
邊個知道
一隻馬
會點睇嗰一刻嘅處境
當大家太相信馴服呢回事
闖唔闖好容易又變成另一場道德判斷

行入Sante Fe遠郊小鎮一個酒吧
本來只係想抖吓
冇諗過
自己會被視為一個唔應該闖入嘅外國人
眼睛係好奇怪嘅利器
諗番起喺石硤尾一間地踎茶餐廳
一個黑人走入去想飲番杯奶茶
啲阿叔阿嬸雙眼睜開咗三倍𥄫到實
好似有人亂嚟闖入咗禁區

人嘅界線好多時同貓狗冇乜分別
啲自大同自卑又成日夾埋喺裡面

道德呢味嘢可大可小
每日行徑應該點安點放
搞到幾多人精神超崩潰
諗起屋企同學校最鍾意設立禁區
成日要講大講細
冇條件就話人亂嚟
闖出闖入變成過三關
過人過物仲要過埋上面幾多電眼
良知究竟係咩樣
愈嚟愈覺得一片混沌

今日可唔可以唔使闖
先同隻馬傾吓偈
棟門 根本唔存在
定係個腦袋又同自己作對
終日畀不明訊號干擾
搞出一大堆本來唔係問題嘅問題
好容易放大成以色列圍牆嘅想像

MAMA-MIA!
其實係邊個發明個闖字?
如果冇門
使唔使又拉埋隻馬出嚟
門    自有方有向
馬    自有活有力
各自    有各自嘅    意志

風籽 / 二零二四年一月二十八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