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孤寂嘅魔幻
再次跳上龍尾胡鬧出場
香城家族興衰逐一曝光
幻見成員乖乖排列
衣著 睇落異常得體
臉蛋 都塗上粉脂油彩
儼然一幅半吊空中嘅超現實畫作
遠眺奇詭新港陌巷
誰家播上樣板戲曲迎賓
少有人問及歌聲嘅源頭

自從嗰日一具焦屍下墮
高掛喺廟街一棵樹上面
行人就唔再抬起頭走路
樓梯底阿叔嘅古仔捲咗喺條脷底
八仙過海喜慶畀人改成賣鬼狂想
好耐冇試過
聽到街上一大伙人大聲一齊唱歌
連海瑞都請埋出嚟笑說幫手翻案
四舊老九啲口氣又一再滲入嘴邊
宦海    排滿列席隊伍
見證    議事羅庚空轉
匪匪暗風
替幾多隻賊船䕶航
八面幹風
白白打冧幾多條命
陣陣案風
捲走幾多青年落海
得雲蓮香一一落閘
話說 防風窗早破
剩低只係 烏鴉嘅喧嘩

一張張白紙從高處瓢下
魔警話見到無政府主義者嘅身影
速速翻查諾貝爾檔案
搵唔番霍達里奧曾經訪港嘅紀錄
意外死亡嘅想像頓成紅色警戒
陽台上曬衫嘅嫲嫲話
見到鮮卑族鬼魂出現上海街
賣鬼價格隨即上漲
茶館傳出伶人往事
學生拉出幾張空凳
上演老舍無言街頭劇
天空出現咗十萬隻比卡超
好似畀幾千百萬電伏突襲
街上途人長出一條條豬尾巴
問佢地知唔知自己喺邊
結果都冇人有反應
只係撟起條尾搭成頸圈
沿大隊腳步    北望大灣

可憐的東西從未落畫
換咗個腦袋又唔記得剪臍帶
北上列車未開已逼爆
尤格坐咗喺車廂諗緊拍續集
名字叫    香江花月祭

風籽 / 二零二四年二月十二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