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給天上雲海填上空白。
【 一大一小空服員的行李,似在等待認領⋯⋯
【 Meg 躺在「雲海中」,遊記那「雲上的日子」⋯⋯
【 過程中,不時見到不同人和物的剪貼飛過⋯⋯
【 那些飛行物體都是Meg四十多年間熟悉的或是遺忘了的東西⋯⋯

二十多年⋯⋯
不知繞過了地球多少個圈!
由香港飛到紐約,差不多一萬三千公里⋯⋯
每個月最少來回兩三次⋯⋯
一年單單是這條航道便飛了三十幾萬公里⋯⋯
還有其他不同遠近的城市⋯⋯
我想賺多點錢,所以愛飛長途⋯⋯
生活補貼也較豐厚⋯⋯

每次上飛機,踏入機艙,其實是一個沒有什麼幻想的世界!
空中小姐⋯⋯怎麼會給人「高尚」的幻想?
我只是一個服務員!
在一間會升上天空的餐廳裡當侍應而已⋯⋯
所有工作程序,千篇一律!
迎賓,
接待,
介紹機艙安全應對守則,
檢查乘客安全帶,
準備餐點,
清潔廁所,
等等,等等⋯⋯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
我早忘記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有幽閉恐懼症的!
一直以為天空海闊才適合我!
偏偏選擇了在如此的一個封閉的空間工作⋯⋯
一個不擅表達和與人交往的我,
偏偏每日要遇上許多人⋯⋯
許多⋯⋯遊客⋯⋯

在天空上⋯⋯很忙的⋯⋯
⋯⋯來來回回⋯⋯
來來回回⋯⋯
腦海,
都是地面上的事⋯⋯

【 高積的雲海勢態一直在變動⋯⋯
【 一隻巨大的啤啤熊從雲中出現,和Meg擦身而過⋯⋯
【 隨著,不同大小的毛絨公仔,還有女兒年幼時的照片,瞬間浮現,又重新消失⋯⋯

假如說,二十年間我遇上過許多人,
怎麼沒留下過深刻的印象⋯⋯
來來回回的乘客⋯⋯
來來回回的拉著行李⋯⋯
匆匆忙忙的出入境⋯⋯
不同城市,似乎只是煙花印象⋯⋯
我不知道來來回回的日子⋯⋯
究竟在一條怎樣的走道上⋯⋯滑過⋯⋯
默默中⋯⋯仿似在輸送帶上⋯⋯
迴轉著⋯⋯一個肉身⋯⋯
轉上了多少個圈⋯⋯
卻看不見自己的⋯⋯投影⋯⋯
究竟忘記了什麼?或是⋯⋯
沒認真的⋯⋯好好看到自己⋯⋯

這種飄泊感覺,似乎從出生便開始了⋯⋯

【 房間中的行李好像在一條迴環的輸送帶上,開始氹氹轉著⋯⋯
【 Meg驟似浮在半空,望著行李,若有所想⋯⋯
【 厚厚的雲,一本剪貼簿從中出現,自動打開,飛出了許多不同的人形紙版公仔,掛著熟悉的臉⋯⋯
【 之間,同時也飛出許多杯碟刀叉碗筷,似在跳舞⋯⋯

我很不喜歡模模糊糊⋯⋯
生活⋯⋯又好像模模糊糊在飛行⋯⋯
飛機上的人流,
彷彿沒教我出現過什麼好奇⋯⋯
他們要去的地方⋯⋯好像都早有清楚目的地,
只是⋯⋯之前和之後,
究竟有多少
仍是模模糊糊的⋯⋯
不知去向⋯⋯
踏出機艙,
一個二個一袋二袋拖著的行李,
裡面究竟是什麼東西?
我時常幻想,借不同物件
⋯⋯飛行⋯⋯
彷彿⋯⋯帶我回到原產地,
那些一直沒有認真理解的世界⋯⋯
應該會很精彩⋯⋯
但心裡⋯⋯
又充滿恐懼⋯⋯
因為不知道而產生的⋯⋯
恐懼⋯⋯

想家,但又恐懼會持續失望⋯⋯

追求安穩,但選擇了
好不安穩的旅途⋯⋯
昔日未能如願去澳洲讀書,
也許用了這份工作填補失落的夢⋯⋯
只是,
換來似是更大的失落⋯⋯
最後⋯⋯仍然是回到自己⋯⋯一個人⋯⋯

一個一個的離開了⋯⋯
各自都想回到自己的世界⋯⋯
我的世界⋯⋯究竟⋯⋯
出現了什麼問題?
就連女兒,好像也不是我的⋯⋯

【 一盆蝦沙律、一個生日蛋糕、一隻大狼狗、一個鬧鐘、雜貨店的不同大小貨物,順著雲勢盤旋在Meg的上空⋯⋯
【 Meg屢次試圖伸手摸摸剪貼,一碰便化為灰燼⋯⋯
【 愈想碰,盤旋的速度更加快了⋯⋯
【 在「輸送帶」上的行李,也徐徐加速⋯⋯

媽!還記得嘛?
婆婆離開前的那天⋯⋯
我看到婆婆膝蓋上有道疤痕⋯⋯
我也有⋯⋯
是否都曾經因為受罰⋯⋯
我問你⋯⋯
可有給婆婆罰跪在門口的滋味?
你沒有回答我⋯⋯
眼神⋯⋯
一起落在婆婆的膝蓋上⋯⋯

我不想再飛⋯⋯

好想落地!
好想踏實的在地上走走!
好想種一棵樹⋯⋯

【 Meg幾曾一起相處過的「家人」,逐一從雲層隙裏出現,一個一個的:爺爺、嫲嫲、外婆、母親、父親、繼父、姑姐、姑丈⋯⋯和一群陌生或未見過的親朋戚友,他們的臉孔都沒有表情,只是沒有焦點的凝望著⋯⋯
【 Meg同樣想飛近,還不及碰到,便消失了⋯⋯
【 進入雨雲帶,似一切正準備下降的飛行⋯⋯
【 一道旋風,又把一切捲走⋯⋯

偶爾的一句話⋯⋯
偶爾的一次聚首⋯⋯
偶爾的點點頭⋯⋯
直到連偶爾也彷彿忘記了偶爾的時候,
心裡的愧疚
教我一直在打圈⋯⋯

我真的不想轉了⋯⋯

看著女兒瘋狂的迷上Mirror,
我⋯⋯究竟又迷上過什麼?

是時候,停下來!

是時候,
終止飛行!

【 行李輸送帶終於停了下來⋯⋯
【 雲慢慢變得稀薄。月光和夕陽同時出現⋯⋯
【 Meg坐起來,猶如第一次感覺到自己「在」- 在一個從未認真停下來的地方!
【 她看到行李,緩緩站起,把行李抬到房中央。拉開行李箱的扣錬,裡面都是泥,最後露出一根花苗⋯⋯
【 Meg小心將苗拿出,仔細掃除泥麈,在小行李箱拿出一隻小小的玻璃瓶和水,將苗放進其中⋯⋯
【 輸送帶又開始迴轉起動⋯⋯
【 雲上,Meg的女兒似走在銀河上,口中哼著Mirror的《迴光物語》⋯⋯
【 Meg徐徐哼上了那句⋯⋯

「有沒有 擔心絆倒
    不可歸家 那漫長路⋯⋯」

風籽/草於二零二三年一月二十日

註:Mirror《迴光物語》曲:吳林峰/詞:小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