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房間的地板印著巨大的鋼琴鍵盤,分成四邊的,每邊22塊琴鍵,形成了一個88塊琴鍵組成的「四方陣」⋯⋯
【 牆壁上都是鋼琴的內部,琴弦和包著絨氈的小木槌,機械的軸釘、軸架和攀帶、頂杆、踏板、音板等一一鉅細無遺的活現眼前⋯⋯
【 凱倫靜坐在中央區,似在冥想⋯⋯

常常跟人家說我中四便開始教人彈琴⋯⋯
常常跟人家說我是音樂碩士⋯⋯
常常跟人家說我喜歡音樂⋯⋯

【 凱倫看著自己,站了起來,腳踏在「琴鍵」上,鋼琴聲應運而出,同時也牽動起牆壁上的投影,「鋼琴」的「組件」隨音域也動起來⋯⋯
【 凱倫極之小心,不敢輕舉妄動!猶似初次見到自己和鋼琴「重新遇上」的「關係」,仿如一步一驚心,每一粒音都超乎平常的敏感⋯⋯
【 她的身體,嘗試回到兒時的好奇,但早已「成年」的腦袋又不停的審查著自己舉止的規範⋯⋯

曾經有一個小學生問我
為什麼鋼琴上的鍵不是彩虹色的?
一下子我真不知如何回答
對小孩來說
音樂應該是有色彩的
奇怪的是
教鋼琴多年
那學生的問題
正好打開我對音樂和顏色重新相遇的管道

從來不只是黑白
不知道什麼時候
學藝分等級
只許黑白
容不下任何灰色地帶
難怪開始的日子
我真的不算愛上過音樂
它只是一條讓我賺點錢的技藝而已⋯⋯

記得一次夢見一隻巨大的蜘蛛
在琴鍵上爬行
牠顏色特別
有紅有青有金的
八隻腳好像懂得音樂
八個音階的開展
像透視著顏色的流轉⋯⋯

不知為何一直對練琴只執著技巧
忘記了音樂的根本
手指的運動
連繫上的身體神經
觸碰到的世界
真的難以形容
生活本來充滿顏色
你的紅和我心中的紅根本不一樣
假如重新找回箇中點滴
音樂其實早種在每天脈搏之間
隨呼吸的深淺
借肉身和意識的交流
所看到的「顏色世界」
充滿不同層次的明暗和灰度

「我」的顏色畢竟應從何說起?

【 當凱倫試圖理解顔色和音樂的過程中,她腳踏的「琴鍵」,慢慢滲出色彩,但不穩定!在技巧和連結之間,似乎出現許多掙扎,由「老師說的」到自己重新領悟的旅程中,所「知」和所「悟」一直在交戰⋯⋯
【 「琴鍵」上出現的色彩,冷、暖、濃、淡不一,時純粹時混色,隨著情感,似「蜘蛛」的「蠕動」軌跡,整個房間的琴陣,驟變成「人間色相」的潘朵拉盒子,猶如困在莫名的「紅潮」裡⋯⋯

昔日夜店的酒    色澤難辨
天昏地暗間    曾伸出手
拖過一個接一個    說愛我的人
手的溫度     時冷時剌熱
用禮物紙包著一個個     染了色的心
把想交友的盼望     混上了
莫名的    色調
母親的情緒
似和成果的光采    連線
抑鬱和酒色    一再入侵腦袋
五顏七色的藥丸    排隊候命
物慾和冥想    各自拉出煙幕
祖母的飯菜添加的    印尼色調
豐富了鬥嘴的情景
父親駕著「紅的」
在夜光下    特別亮麗
只擔心他    突然瞌睡的漆黑
肥皂泡下的世界    總把幻彩漂白
只是重重的考試
如圍板一再把生活的顏色    阻隔
唯借睡夢
提高瞳孔對色彩的的    敏感度
獨是忘記了妹妹衣裝    是黃是綠
印尼和福建的土壤    啡度深淺不一
穿梭裡外的親朋戚友    面色難辨
何以金融總刮出風暴
把周遭弄得紫黃青澀
故事的包裝    怎麼可以重新想像
為何生活的圖則總是藍的?
重拾其中層層音韻
才發現
後來愛上音樂的原因
88個音階的手指練習
原來一直貫穿著生活的神經線索
只是沒有打開意識的門
迷走在練習練習練習的    妄想
切斷了    身體的網路
孩子的問題
畢竟成為了我的救贖
原來允許自己
才真正打開    音樂的觸覺
昔日教授的    危言聳聽
知識庫上的學海浪花
把顏色焦距    模糊了
市場的需求
怎麼又掌控著我的    手感和腳踏
偷天換日似的將本然    扭曲
我唯有
死守在拍子機下
仍可計算和理解的    基準
傳達著彷彿可以持續的    如常運轉
偶爾的清理現場
一次又一次企圖逃過恐慌的動作
過度抽離在批判的眼光下
我看到的孩子
早不是孩子的純粹了

【 凱倫由戰戰兢兢到狂舞間,腳下踏出的琴音,猶如開展著不同領空。蕭邦的小夜曲突然蜕變成幻想曲,在尋覓過程中,腳尖和腳踭的對倒,輾轉翻開了經年壓制心裏的漣漪,終於,和音樂碰面⋯⋯
【 牆上投影的琴弦和連接的支架,出現了水珠,連小木槌也濕了⋯⋯
【 凱倫的舞影,在色彩的浪花下,似穿插在鋼琴內部的不同角落,追蹤琴音長期躲著在暗角的滋味⋯⋯

蕭邦的第一位鋼琴老師是畫家
即興的能力
或許是由打開心眼開始
在琴鍵間畫出彩虹
沒有太多人留意
蕭邦曾經也抗拒名師的教學方法而出走
今天我們都要求學生聽教聽話
究竟我們憑著什麼
今天我們強行說要學習蕭邦
究竟
卻不相信孩子內置的自由精神
卻不相信他們同樣可承擔道德責任
卻不相信他們可學到自行管理自己的能力
身體
在連串不得到信任下
在連串缺乏自主的條件下
意志和意識
日漸磨平
怎會欣賞蕭邦
和他周邊豐盛繽紛的文化色彩?

在每天打打鬧鬧和討厭人家的情緒下
一切只起動著「暫且應付」的機活
怎會在乎每一個人可實踐和追求「自由蕭邦」的想像?

猶如今天
才遇上蕭邦
不是他的音樂
是他借音樂延伸的世界和情感想像
在小夜曲中
重訪他的戀愛
那充滿文學小說及戲劇想像的浪漫情懷
重訪他長期與病魔對話的苦痛
才感悟
長期練習
卻沒有擁抱長期缺席的身體
我的城市
欠缺一個給我療癒的小莊園

今天
讓我和家人
重新聆聽
e小調第4號前奏曲

今天
莫札特也在場
笑我沒有認真和生命打招呼!

【 牆壁上投影著的鋼琴內部,早默默給海水淹沒,色澤發霉了⋯⋯
【 凱倫嘗試用已力盡根疲的身體,在琴鍵上觸碰上述蕭邦的前奏曲,每一個琴鍵,出現了家裡每一個人的生活照,在疲弱音色下,色彩卻鮮豔無比⋯⋯
【 最後,她停了下來,呆望那被淹浸了的鋼琴影像⋯⋯
【 最後,她「潛入」水中,穿梭在琴弦之間,用手試圖彈出一點聲音⋯⋯
【 最後,只有一柱光,在方陣中央,凱倫從黑暗中進入,全身盡濕的坐下,重新冥想:音樂,可從那裡再開始?

風籽/草於二零二三年三月二十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