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安安剛過四十,社工,略有打扮。正進行公司一項「網上訪談」⋯⋯
【 她身處一個密封房間,內有CCTV監察器。牆上有九個電子熒幕,九個鏡頭分別對準她臉上的不同部位⋯⋯
【 坐在房間正中的安安,表面冷靜。她前面有一張長桌子,上面放著一部電腦,她聚焦在熒幕上正在對談的「人物」- 一把AI運作的模擬聲音!
【 房間燈光暗淡,主要光源來自電腦和熒幕的事⋯⋯
【 電腦旁邊,有一杯清水⋯⋯

「你好?」
「⋯⋯」
「謝謝你今天接受訪談。」
「⋯⋯」
「你感覺如何?這裡可以嘛?」
「還好。」
「那就好。我們就開始罷。」
「⋯⋯」
「請問你的工作證號碼是什麼?」
「D1997073146」
「正確。謝謝!多少年工作經驗?」
「13年。」
「希望你不要介意,程序上必須做一個紀錄。」
「明白的。」
「昨日發生的事,可以講一下嘛?」
「我已經在報告上寫得清楚。」
「程序上我們需要的。」
「⋯⋯」
「由事件開始到結束將過程講一次便好。」
「⋯⋯本來是家長日,為了我的囡囡,我穿上了一條裙⋯⋯」
「嗯⋯⋯你明白我剛才說的嘛?」
「⋯⋯我平常很少打扮⋯⋯」
「我不明白。和昨天有什麼關係?」
「⋯⋯她喜歡媽媽穿裙子,她說她的同學也喜歡看到我⋯⋯和我的裙子⋯
   ⋯或許是顏色罷⋯⋯」
「什麼意思?」
「我女兒喜歡⋯⋯平時我很少穿⋯⋯」
「嗯⋯⋯」
「或許小時候我媽愛把頭髮剪短,我偏偏要要把它留得好長!究竟⋯⋯是我還是媽?是身份?是女性?我搞不清楚⋯⋯昨天⋯⋯只是突然想搞清楚一個問題⋯⋯」
「代價是什麼?」
「兩個小朋友⋯⋯」
「嗯⋯⋯」
「『小』朋友!有些時候,她們其實都很清楚自己要什麼!只是,我們沒有認真的看進去而已⋯⋯」
「像你以前一樣?」
「心裡面,早有一種聲音,驅動著你的脈博⋯⋯」
「那你為什麼穿上裙子?」
「我在回應著女兒的脈搏,試圖跟著走⋯⋯」
「你想她靠近你?」
「是⋯⋯又不只是⋯⋯是想明白多一點點⋯⋯」
「明白你自己多一點點?」
「你的牌照已發放了十幾年,不是嘛?為什麼不相信既定守則?」
「⋯⋯」
「先回到事件發生的現場,你今天如何理解發生的事?」
「我都是在說同一件事!一切,都是交織著的⋯⋯」
「回到個案本身,可以更聚焦去討論。」
「這正是我們的問題,只將事件翻成個案,看不到在場的每一個人⋯⋯」
「⋯⋯」
「每月手上同時可以有七十多個個案,究竟可以『處理』些什麼?」
「守則不是很清楚嘛?」
「不要再和我講守則和程序!將一切規程化,人呢?」
「你先不要激動!」
「我很冷靜!」

【 安安不安的情緒,分別在九個電子熒幕上展示著。她的眉心、她的關目、她的呼吸長短、她的手指、她的頭髮、她的胸口、她的腿、她的嘴巴、她的身體指數等等,一一被即時詮釋⋯⋯
【 安安心知身在何方,她突然間又變回「冷漠」,試圖藉意志影響「數據」的移動方寸。那是一場耐力戰仗⋯⋯
【 安安拿起那杯水,喝了一口⋯⋯

「我們收到一位家長的投訴。」
「⋯⋯」
「我們只是想了解一下。」
「⋯⋯」
「希望可以有效減少不必要的誤會!」
「⋯⋯」
「可以回到那小妹妹為什麼哭起來嘛?」
「人,不論大小,總是有慾望!」
「嗯!她不是只想靠近你嘛?」
「只是想靠近她的母親⋯⋯」
「她怎會坐在你的大腿上?」
「我不能為她說話⋯⋯只知道那一刻,其實我們很『懂得』對方,只是沒有想到我囡囡卻感覺到不自在,又不知如何表達⋯⋯」
「所以你便⋯⋯」
「將妹妹抱起,放回座位上⋯⋯」
「如果是這樣,她為什麼狂哭起來⋯⋯」
「那天她母親也穿著裙子,黑色的⋯⋯」
「和她有什麼關係?」
「我第一次見到她出現⋯⋯」
「她一直好像心神不定,眼睛一直盯著妹妹⋯⋯」
「妹妹和你的女兒是好朋友,對嘛?」
「同班級。一起玩⋯⋯」
「講多一點當時情況,可以嘛?」
「囡囡說妹妹愛我的裙子⋯⋯她走過來,一直靠近我,她伸手摸著⋯⋯」
「⋯⋯」
「突然那一刻,我發現,一直沒有如此親近過自己的母親⋯⋯在妹妹身上,我看到囡囡和我相處的方法⋯⋯妹妹像感應到一些東西⋯⋯我也不知為什麼,將她抱起,坐在我上面⋯⋯那一刻,我好像在靠近好久沒有遇上的自己⋯⋯沒想到⋯⋯同時間,囡囡和妹妹的母親都看在眼裡,走出好不一樣的情感反應⋯⋯」
「你意思是指⋯⋯」
「沒有指向性!只是嘗試重組那間的微妙感覺和發現⋯⋯」
「妹妹的母親投訴你嚇壞了她女兒⋯⋯」
「我無法替代人家心理狀態⋯⋯」
「你是社工,應小心處理人的感受!」
「你指按程序『保持距離』?」
「⋯⋯」

【 牆壁上,出現模糊的影像,似時光機裡的慢拍跳接:安安穿著彩虹裙子像小女孩般在轉圈⋯⋯
【 過程中,九部電腦熒幕的「現場影像」似突然停止,直至牆上的安安淡出,又回復「正常操作」⋯⋯

「十三年的工作,似乎沒有時間靜下來真的和人走近⋯⋯」
「怎麼說?」
「由同事到家人,都在忙!忙,似乎變成一種病⋯⋯忙!變成了許多事都沒有做的借口⋯⋯忙!匆匆走過了多少人生,竟連身邊最親近的人也看不到他們的需要⋯⋯」
「⋯⋯」
「我們好像連小朋友也不放過,很早便要把他們的時間塞得滿滿的⋯⋯」
「和昨天有什麼關係?」
「你不是隨著我講的每句話,盤算著下一個問題嘛?」
「⋯⋯」
「你或許不可能發現顯示的數據從來在於如何被閱讀和套用⋯⋯假如連孩子也是硬套進你的規程思考裡,難怪怎麼說你也不可能明白⋯⋯」
「請你再覆述發生過的事情。」
「⋯⋯」
「抱歉!這是我今天必須完成的工作。」
「你享受你的工作嘛?你不會懂!所以機構才用上了像你⋯⋯」
「什麼意思?」
「⋯⋯」

【 在九個熒幕上突然把安安的臉拼圖,只是像受到干擾,把她的臉頓時「扭曲」,驟眼變成一幅電子畫,形象酷似Francis Bacon的人像畫,在不斷移動的電極下,人的臉,拉長出底下平常少見的肌肉顫抖的內部,似在發出一種聲音⋯⋯
【 安安飄著的彩虹裙子填滿熒幕外的風景⋯⋯

「我平時很少打扮⋯⋯裙子是囡囡挑的⋯⋯每次因為她,把自己裝扮起來,不知道是否要克服她出生後身體痛症,或是一直對親密有所保留,沒想到⋯⋯因裝扮,出現了昨天的特殊情感⋯⋯」
「請繼續。」
「⋯⋯每次穿起那裙子,囡囡便十分興奮,身體磁場似多了吸力⋯⋯她會靠近,小小的手,拉著裙子不放⋯⋯沒想到連妹妹也走了過來⋯⋯究竟是裙子還是我,在呼喚著⋯⋯我本來搞不清楚⋯⋯但見到兩個小朋友的默契,兩個同時向我靠近的一刻⋯⋯妹妹的母親,她全身黑色,凝視著我的眼神⋯⋯好像一個鏡子的兩面⋯⋯是妹妹打開了一個重新去看囡囡的窗⋯⋯也看到兒時渴望母親靠近的自己⋯⋯三代人,好像在妹妹走近那一刻得到從未想過的連結⋯⋯我伸出手將她抱起,更像抱起我自己⋯⋯沒想到⋯⋯囡囡會突然滲出妒心⋯⋯」
「作為社工,你不是應該有專業判斷?」
「和專業有什麼關係?不要來這套!當連聆聽的基本感悟也談不上,究竟判斷會是怎樣的現實?」
「⋯⋯」
「就是太迷信專業,把生活中的尋常感知也不覺間盜挖得什麼也沒有了⋯⋯我離開機構,重拾自由身,就是要先拯救自己,否則一直被漠視生命本質的制度侵吞到人鬼不分⋯⋯」
「建立制度不是因為人理解到自己的不定性嘛?」
「不定性是宇宙規律的部分⋯⋯」
「我的程式編制查不到可容納這想法的位置⋯⋯」
「你的存在已是一個警號!」
「你怎麼可以說出這樣的話?」

【 九個熒幕上的安安愈來愈模糊,影像似給「黑客」干擾,她的臉,驟變成許多不同的臉面,猶似數據中心出了問題,重新在尋找「可對應」的安安,可配對「D1997073146」的資料來源⋯⋯
【 安安注意力已不在跟前的電腦,她的神緖,進入了自己的想像中⋯⋯
【 牆上在轉動著的裙子,已化成「移動風景」,仿如把房間引入了另一個世界,一個無法估量的「風情畫」世界⋯⋯
【 安安站了起來,看著飛舞的裙子,欣喜的眼淚掉落了⋯⋯

「⋯⋯如果生活中的一切,真的可以按程序邏輯梳理,所謂感覺,本來就已是好不簡單的『感』、『覺』⋯⋯沿神經系統,追蹤身體內置的重重憶記,猶如接疊上幾多世代的人間物語⋯⋯兩個女孩的心事,本來單純得再無法形容的自然感應力量,好像打開了一直鎖上的潘朵拉盒子,把混亂得莫名的潛在焦慮,逐一清晰展示⋯⋯我不但看到母親的臉,更看到她和我與女兒的臉重疊著,還有許多女人男人的臉,重疊著⋯⋯我無法徹底探究這一切的源起,我只能說,那女孩似是從天而降的天使,給我傳話⋯⋯她的手,似在碰觸著我一直沒有好好面對過的隱性迷思和傷患⋯⋯她的母親,站在遠處,似招魂使者,也似在向我發出警告⋯⋯我伸出手,將妹妹抱起⋯⋯我彷彿看到她旁邊似有一個巨大的黑洞,沿著她的周邊轉動⋯⋯甚至可能連囡囡也看到⋯⋯但輾轉間⋯⋯黑色變成一道光⋯⋯照進心坎⋯⋯我也將女兒⋯⋯不尋常的抱起⋯⋯兩個女孩,分別坐在我的大腿上⋯⋯我的手,和她們的身體,好像通了電,又瞬間變成電殛,剎時叫我將妹妹『抱離現場』⋯⋯只是一瞬間的抉擇,猶如置身一個極不尋常的國度,一雙雙的眼睛,各自盤算著眼下究竟是怎樣的一個世界,似突然和我對焦⋯⋯我不其然地回應⋯⋯妹妹的哭聲叫醒了我⋯⋯」

「⋯⋯」

「⋯⋯出門前,我對著梳妝鏡子,試圖打扮的那刻,自己的手,在碰觸臉龐間,突然覺得極度陌生⋯⋯那張不完全是我的臉⋯⋯從來都不是⋯⋯我為何如此著緊女兒的感覺?那不也是我的感覺嘛?是我?還是母親?還是已一直傳承至今的莫名鬼魅?手心,頓時變成奇異的心眼,看到臉龐似一個千面拼圖⋯⋯上面有許多『建築』⋯⋯各自埋藏著時間的檔案,當中相互連城的網絡,似糾纏不清的明細資料夾⋯⋯不知為何,我將手心壓著耳朵,用手指彈打後腦,鳴起『天鼓』,聽聽老祖宗可有留下一二慧眼,可以教我開放一點點,去看清楚一點點⋯⋯」

「⋯⋯」

【 熒幕和牆壁上的投影,已混成一體⋯⋯
【 時間,似進入無法追蹤的維度⋯⋯
【 安安的臉,給裙子蓋著,似Magritte畫中蒙上布的人頭,兩雙小孩的手伸出,在摸索內藏的臉孔⋯⋯
【 傳出Handel的Messiah神劇中一段咏歎調,安安呆坐中央,無語⋯⋯

風籽/草於二零二三年四月一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