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個白房間,中央放置著一張大圓餐桌,周邊沒有椅子⋯⋯
【 Y躺在桌上正中央,姿勢像一個胎兒,身體捲曲著⋯⋯
【 Y身穿文員套裝,顔色灰褐淡白,打在桌上的光很亮⋯⋯
【 其實,整個房間亮得十分刺眼!
【 Y的女兒入,她看似十三歲左右,拿著一把半米長的鐡尺和一枝筆,仔細量度桌邊和Y的距離。她每量一次,便在桌上留下紀錄,順時針方向每5度將桌旋轉一次,直到整個桌面分配成「十二個進餐位置」⋯⋯
【 過程中,女兒十分小心謹慎,確定沒有碰觸到Y的身體。她一邊量,一邊在擺上餐具(默劇),緊記著之間「保持身體社交距離」:

媽媽說今天家裡會有客人⋯⋯
對!客人!
我也覺得奇怪。我的家從來沒有宴客的習慣。
不好意思!這是一個秘密,不可以說出去的。
我不明白!媽媽對每一個人都很客氣。
她和我也一樣:
保持著身體的社交距離!

媽媽很少談身體的感覺⋯⋯
她常常說要記住每一個人的界線,
不可輕易相信任何人!
對!媽媽很少說她愛什麼。
記憶中很少抱我!她說是為我好⋯⋯

今天的客人應該有十二位。
本來應該有更多,但聽說都不能來了!
這應是公公的位置⋯⋯
媽媽說公公很少說話,也不愛人家靠得太近!
這個位置一定要和其他一樣:保持高度的距離!
媽媽說她媽媽常常說做大家姐要言行謹慎!
我也是大家姐,所以今天的任務由我負責⋯⋯
媽媽說她媽媽對每件事情要求很高,
說不可以就不可以。
也許這是我們的傳統:我們都很少有任何身體接觸!
所以每人的位置不可以有偏差。

【 Y一直沒有改變姿勢。
【 Y女兒聲調一直保持穩定,高度控制自己不帶任何情感⋯⋯
【 她每一個動作,看似淡淡然,卻明顯訓練有素,一切不偏不倚似的⋯⋯
【 每量到接近Y的身體,女兒均小心翼翼,不敢打擾⋯⋯

這兩個位應留給舅舅和姨姨⋯⋯
媽媽說不知道她們會不會回來⋯⋯
聽說舅舅在加拿大,姨姨在澳門⋯⋯
我對他們的印象也十分模糊!
但媽媽說做大的要樹立榜樣⋯⋯
要按照大人的期望,完成他們相信的一切事情⋯⋯
媽媽很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她說一定不可以得失人家,讓人家講閒話⋯⋯

【 女兒身體出現少許異動,很快又自我修正過來⋯⋯

不好意思⋯⋯
其實我今天身體出現狀況,真不可說⋯⋯
媽媽說女兒家要爭氣,不可以因少少的事弄出樣子!

這是三伯和三伯娘的位置。
媽媽特別重視他們倆,說他們有學識,人品比較好⋯⋯
媽媽很重視儀容,她說身體不重要,最重要是人家如何看你⋯⋯

不好意思⋯⋯
其實我真的不明白,
為什麼他們總是很客氣,
媽媽說的友善究竟是什麼意思?

她也不確定他們是否會出現,但是,一定要將個位擺好⋯⋯
公公的兄弟恐怕只有他們會來,其他的很少接觸了⋯⋯
這是細舅公的位置,
媽媽說她媽媽這弟弟對她最好⋯⋯
還有細姨婆,
但不肯定他們會不會給面子⋯⋯
媽媽說兄弟姊妹間都劃清界線的好!
吵吵鬧鬧的便不成家!
我其實也不明白,
家裡總是很靜,
有時覺得,吵吵架也沒什麼⋯⋯

不好意思⋯⋯

剩下四個位,無論怎樣也一定要準備好⋯⋯
媽媽說都留給爸爸的⋯⋯
但不確定誰來不來⋯⋯
我不知道媽媽和爸爸是怎麼樣的關係⋯⋯
也不好問,我很怕見她生氣!
我知道,只要我保持自尊和警覺,今天,應該不會有事情發生!

【 Y好像慢慢醒過來⋯⋯
【 女兒立刻趕快完成餘下動作,離開前,再多望一眼是否有漏誤⋯⋯
【 桌上的空白,慢慢出現了餐具的投影,十二個中式擺設⋯⋯
【 Y緩緩甦醒,身體開始蠕動,慢慢變成一隻天鵝似的雕塑⋯⋯
【 一切定格之際,女兒拿著一隻碟衝進來⋯⋯

媽,不好意思⋯⋯

【 桌上投影的一切,突然爆破,粉碎!一地碎片⋯⋯
【 Y沒有反應。

[風籽/草於2023.01.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