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
一個沒有語話的時空紀錄
一個不斷開放和封閉著的
轉換空間
Cindy
無休止的穿梭其中
間中聽到小孩的聲音
但看不到他的影蹤

這是
一個在空間持續替換下的    行為紀錄
身體不停試圖適應    環境變化
不同出入的    日常人影
交織在兩線光之間    尋覓著
可能  又不可能的    關係

Cindy 似一直趕不上的    身體節奏
在追追逐逐間
妄想留下    名字
轉個頭    它又飛走了

這是
一個旋轉的房間變型紀錄
門    開關難料
牆    又變了色
剛掛上的海報    不見了
窗外    一片間斷的灰色
竄入的霓虹
偷走了床上被鋪的    個性
抽屜蒸發前一刻
僅有的    私人物品
一件件的    不翼而飛
抓不住    也趕不及
吸收三十三秒的    月光
房間間隔    又替換了
只是    顏色缺席

Cindy
看不到身上留下過    痕跡
不斷轉換    或重複使用的
手足無措
在瞬間覺得自己
習慣了    和失衡相處
張開口    又吞下了迎來的新牆
門    在天花壓在頭頂前
上鎖    之後再打不開似的
床底    永遠私密
是迴避下一個問題的    精神病院
牆壁二合一的平板
又錯配了花布簾
愈來愈大的    母親手影
一再拿走了父親的    報紙影拾
一地的    新聞報導
是隔隣電視機滲進的    家常
未及執好    書包
書本早散落在枕頭底下
逃避    審查的現實

如是場景    莫名的
在Cindy身邊    兜兜轉轉
假想著    兄弟姊妹
手持靈魂走馬燈
和平庸追迷藏
不及回望    燈影
已被下一輪迴轉的    迷城
拉進另一個門口
面對下一道牆    上面
仿曾留下    母親的    文字水痕

最後    Cindy不停轉圈
保持警惕
慎防下一道飛出的   茶壺
弄濕她的    舞鞋

她    不停的學習    旋轉
唯有放棄    日    記
回到唯一可以協商的    身體
練習舞功    迎上過渡

風籽/二零二三年十一月廿二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