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三個孩子分別和母親玩的三個遊戲。
【 三個不同框架,三個不同的體驗。也許,是阿莫幻想自己孩子和她玩的「冒險旅程」⋯⋯
【 在面對三個完全不同個性的兒女眼下,究竟有多少挑戰著阿莫自身過去的成長經驗?多少是她自己建築著的「家教」信念,借實驗探索實踐的可能出口?也許,只有阿莫自己清楚⋯⋯
【 阿莫,四十出頭,是兩個女兒和一個兒子的母親⋯⋯

第一重

女兒將字卡一張一張的鋪在地板上
有些    半吊空中⋯⋯

字卡上的字十分奇怪
之間    似是相關
卻又可以是各自獨立的    符號
她邀請母親將字卡連線
給她講一個故事
在字看似不成字的世界
在筆劃重新被創造的天空下
身體突然像置身
好不一樣的平衡木上
母親呆住了良久
想起認字的痛苦
源自太多既定的目標
忘記了無聊天地間的    神奇
她選了其中一張卡
用心一步一步的沿線走
仿效日本舞踏藝行
以身體感悟其中意思
故事    在步行間留下痕跡
女兒興奮的    跳上另一張卡

起手弄足的
將符號畫在天花板上
母親細觀其中景色
挑上一個箭步
竄到另一張浮在半空的卡下面
身體    躺在地上
女兒加入
二人跳著雙人舞
把字體橫七倒竪般
勾畫出奇怪的圖案
像山海經中的人物誌
各拿出一枝筆
將符號上的線索延伸    拉出
一地花紋    似細胞的眼睛
在字卡之間    填滿目光投影

母女的身體
似手足情深    交融水火
字卡在旋轉    穿梭裡外
空間的變化
教女兒聯想出    一個接一個
嶄新的    字型

母親    曾置身遙遠的距離
乍見昔日老師責駡的眼光
如閃念擦過女兒腰背
她莫名走到孩子身旁    繼續    跳舞
口中哼著:
「在那遙遠的地方⋯⋯」

第二重

回到孟加拉達卡水渡的想像中

女兒
拉出一件件棉紗細布衣物
分別放在不同的紙皮箱內
箱子    等著擺渡人
她用繩子    把一艘一艘「小船」串連起來
邀請媽媽踏進    記憶時空
女兒說    一起到渡頭接爸爸⋯⋯

那是女兒很愛玩的遊戲
紙箱內    別有洞天
孩子穿上異國服裝
手指    如有神助
把心事寄掛掌心
眼睛    神似虎威
一聲擺渡    便是    母親故事時刻

猶記二女兒在異地出生的日子
誰知道    丈夫回港奔喪的想像
成為了此間故事的    稚童河道

母女    各自模倣對方神態
在搖搖擺擺的姿勢間
建築    祭典儀式
故事    由大象渡河開展
母親的手成了鼻子
沿著女兒動作    美麗塗鴉
打開紙箱    翻出一個又一個    皮影
本來的莊嚴    化成蝴蝶
一起享受蛻變的    生命歷程

小孩的    敏感時刻
種下的    心影
隨光線移轉
把影拾弄成    仙子散花
母親細訴著    不同花瓣源起
女兒頓時成為到訪蜂兒
在媽媽手心的花蕊柱頭
聆聽    子房心聲

佛說呢喃    霎時成了兒歌
直到    紙箱合成一朶花
綿紡碎印    托出
好不一樣的    孟加拉陽光

第三重

兒子有驚人駕駛技術
時常愛請媽媽出遊⋯⋯

先用絲巾蒙著母親雙眼
要她邊走邊猜    究竟
身在何方?
孩子似知道媽媽自小沒安全感
瞬間變成了培訓隊長
坐在太空船上    一起漫遊
遊戲的規則    隨機變化
教人如何穩定
身體 仿置身暴風雨
又一再回到孩子出生的晚上⋯⋯

孩子的手    是唯一定心柱

故事    總由曲線開始
情節    在風迴路轉上
尋找破口
母親喊出自小不敢發出的聲浪
一個接一個似波濤拋高又下墮
緊接著    長期抑制的期望
頓時    解放

孩子的手    一再把母親穩住

滑入第二條軌道
三十六個急轉變
母親沒有求救
故事開始   昔日
經常跌倒的畫面    又再浮現
身體不自主的    想揭開蒙面的黑紗
念頭急轉    腰挺直
氣魄衝上了頭    一口氣
講述了一個又一個碰釘子的故事
小器和尊嚴的    對疊
把胸口   一再壓抑⋯⋯

兒子的手    溫柔的溶化了一切

原來孩子駕駛著的    是
電子遙控的    飛船
蒙著眼    沿V R感應系統
閃過的一切
都是矛盾和受傷的    倒影
翻上360度    血往頭衝
昔日的禁閉
凝固在大腦䥥
擋住了    細胞左右活化的走道

難得的一場暴風雨    讓
污垢找到    流向大海的出口

孩子的遊戲
畢竟是    母親再生的能源

飛的翅膀    一直在指尖和念頭之間

風籽/草於二零二三年十一月二十四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