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的身體    究竟託付給誰
是被同化了    或是自己
浸淫在累雜記憶中
尋找.   善於矯飾的人

不得不接受我的    愚蠢

每次走入書店腸道便在抗議
不得不承認對書本異常敏感
想像    擠壓著的能量
猶如    許多聲音同時在叫囂
把迷幻和夢屑弄得無法分辨
難怪在短短時間內
精神肉身 一起在反轉

我絕對不是良好讀書人
圖書館像是最多精靈的鬼屋
逗留三分鐘便立刻要往外跑
身體    似給群鬼拉扯
眼睛.   無法聚焦
每次打不上半個轉
一泡屎尿便叫我走了

深信    讀好一行字已很不簡單⋯⋯

風籽丨2022.10.12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