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説    他記得
他    尤其記得
在手術床上的    六度等待
愈明白    別離的根脈

置身人體工廠
記憶的運作
尤其異常
存在的帷幕
從未如此    靠近

活    氣味不一定相投!

二十萬年的智人歷史
在刀鋒下    驟然    歸零
麻醉藥    記憶
剎時    難逃盜挖
剩餘    皮肉組織
靜待    細胞意志的差遣

猶記那年    沉寂
在海潚巨浪下的一個鋼琴
重見天日
他伸出雙手
遇上的    琴音
百味的    現實
音樂    碰上啟悟
詭異而神奇得    說不上口

如是記得⋯⋯

尤其已掛不上口的生命
那刻    見到他
在銀白得耀眼的頭髮下
堅持著
美的    尊嚴

風籽丨2022.12.10

註:今天,收到一個音樂會的短訊,想起坂本龍一。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