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投訴早已成為常態的日子
神經緊繃的臉色    處處可見

身不連體
心不在場
支吾以對的渾噩一天又一天也不過是重複慣性的問所謂何事
在長期受訓充當受害者的歲月似乎最愛是杯中物
深信旋渦中倒影的自己便不用再走出來獻世
何況周邊都是沒精打彩的眼神怎不加劇角色扮演的力度
念頭
如是的    自轉

愈覺得受害便愈相信暴力反撲是唯一出口
在整個惡性循環往復間
破壞力特強的群組成了吹風機
在某些可持槍的國度
屠殺彷彿成了浪潮

我必須學習接受自己時常成為投訴對像而不用驚訝⋯⋯

風籽丨2022.11.2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