組    如尺
織    如網
一員一身    許願
一針一線    縫製
監控自身的    怪物

三千縫一念
如是    堆疊裝嵌
萬法    妄想駕馭
難免    一蹋糊塗

風停了
止觀之
樹    本來就沒有名字
丫    巢仍在
山林    亦然

猶記那年十和田湖畔的婆婆
一邊煮咖啡    一邊
放著    田園交響曲
打破了夏日湖水的明靜
那是    最後存活著的    一口氣

孤    寂    美在心砍裏

懷念高達的    剪刀
提出現閲讀故事的    格局
拆解組織    才看到
不一定是必然的    法    則

千方百計不想成為怪物
卻變了依偎在它身影中
另一頭    怪物

朋友字訊:我在街上燒薯片被捕了!

風籽丨2022.09.1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