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中世紀天山黑死病的報導
一首李清照的詞
一枚珍寶海鮮舫郵票
一起    混進夢鄕
和卡繆的缺席    無關

網路黑客    佔據了腦海上的船
往不知名水域 進發
今天    那天
在船頭爭吵
瓦赫蘭岸邊坐著    一名抽菸的
問及阿美尼亞絲路上的事
歷史版圖     難辨西東
此間坐著的地方
早有9448公里外的荷蘭人走過
跟前    傳出的蟲鳴
牠的祖先    豈不原居中東
身上    早存人類的 病原體

疫區的是非    如夢飛過
興盡    借夜渡回航
各自    總有落腳點
一再化成詩魂    隨筆尖
幻象    卡繆餘煙吹過……

風籽丨2022.06.17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