濛濛飛上一個發條橙子
便說要以身相許⋯⋯

歷史組件    由莫名開始
置身高掛夜空的鳥籠
胡言應應否否
怎看清建築當中的    深沉結構
身    生    不由己
誰妄言奉獻
許下烏有虛空的    承諾
其中信仰    又把人拉扯在情感希冀中
借奇幻身分之名    尤人    怨天

豈能輕言說愛
俱疲的身心
怎麼墮入馴服的聲浪中
任憑浮游意識擺佈
不敢正視    裸曬著的私慾

究竟相依相守    尋找的
豈不只是    娛己的弄臣夥伴
如己所願
如己所有
如己所能
只是忘了己出何物!

一個城市墮落竟可如此的快速⋯⋯

風籽丨2022.09.06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