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愛在誰人下面
在垃圾房的清潔工友如是想
也曾是一齣戲的名字
人物    都忘記了

週五早晨    如常
安置    家居棄物
經過斜坡    鄰家總掛上橫額
叫人一起打坐宣揚正道
默默在曬太陽的貓兒
少理蜻蜓飛過
一排排在屋苑門口的盆栽
吸著上班摩托車的廢氣
卻聽不到    埋怨
牆縫間隙竄出的幼苗
似要加入    觀光行列

人間風雨    怎會不留痕跡?

垃圾堆上漫天飛舞的蒼蠅
最清楚城市的慾望姿態
愛    不愛    畢竟
由物我等級爭戰說起 ⋯⋯

心裡狂言    至愛之河
深處溫度    冰寒

風籽丨2022.09.09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