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風   雨未停
誰家道德音符    又亂彈

南昌街 197 號的情感
仍在黑暗中    不解

六十多個寒暑    似藍調
依稀逐年    滲過門縫
未遇到    半分    寬容輪廓

學究的衣裝
一旦給直率挾持
龐大的    無知
才見到    往上爬的身影
和愚昧    同行

異見    如利劍在刺繡
喊得口號    理性總是遲到
以愛之名    正義頓時變質
又傷及    幾多結緣人

劇場上的    虛無
架構著許多認真    裝置
卻少見   純粹的當下

那位叫 Prospero 的    仍在追問
莎翁    可有真的寬恕自己?
生命    莫不是一場馴悍記?

黑盒裏的白房間
只是燈泡作戲
人    何故    未現身?

風籽丨2022.06.2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