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耗    如陋習的影子
不知不覺間    爬上脊樑
窺探    腐敗的根源

沒法子    如螞蟻雄兵
進駐身體要道
干擾著感知神經
如是相信    段了層的訊息
人人如此    豈能例外

意識和權力    又鑽探利益底子
判商的剝削    早進入
長年循環的    荒謬邏輯
從來少理人    生命安危

莫名附從    為兩餐糊口
眼神    又忙著給雞腿吹氣
味如火雞    吹噓是舶來品
轉個身    雞骨已掉落地上
滿口雞油    隨手一抹
看著判頭的臉色
又追問下一餐的    落腳點

樓上的    只會計算
利疊利    如是又過了半個世紀

誰會問    下面跳舞的是何人?

風籽丨2022.07.30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