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晴
寫於2015年11月18日
當初被邀請參加工作坊,正值初為人母,以人奶餵女,際遇之間因自己的堅持成為全職媽媽,與丈夫老爺奶奶對湊女有非常不同的理解和看法,爭執自然不斷。雖擁有碩士學歷,亦有人類學和文化研究的底子,深明家庭工作者在社會得不到重視。加上消費主義、功利主義,個人主義深入普羅大眾骨髓,暫時全心全意照顧女兒的想法通常被誤解為「荀工」,嘆世界。參加以母親為主體的工作坊,加上提供託兒服務,我希望可以有些喘息的時間和空間,又向其他媽媽取經和大吐苦水。


由於我工作和思考方法常以文字為主,這次工作坊以畫畫作為媒介思考,由手帶動腦袋出發,經驗頗獨特,多了新的想法和其他面向。要總結參加後的感想,發現吐苦水的內容佔比重很少,反而有機會做舒展運動,可以鬆弛自己,有時與女兒又一起玩,有點親子時間。工作坊的寬闊空間,亦令人很舒服。最好的地方是讓參加者有三小時真正專注和自己對話的時間(如果認真投入參加的話)。
作為普通人,有人專心聽自己的故事是很難得。這次工作坊亦有機會聆聽其他人的故事,了解不同年代的女性情況,很有幫助。有某些母親的經驗分享,如婆婆媳關係、作為母親的看法、社會對女性的框架……過程中有時能幫我的經歷得到一份釋懷。例如比我大一代的參加者,她的母親亦要求她小時留短髮,因為方便打理,我母親也是這樣規管著我和妹妹的髮型,直至中學才得自由。以往只覺得是母親是嚴厲獨裁,聽罷另一位參加者的分享,才知道這其實可能是某一階層(勞動)女性,想兼顧母親和工作的權宜之計,讓心可釋懷一點,對母親多一分體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