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翻 R.D. Laing 的《結》( “Knots”),看見人一生在身體裡外因種種思想、意識或念頭糾纏上的、不可完全清晰分解的心理以至生理狀態。思及靜坐冥想的可貴,又油然而起……
舞台上的事,每早因舞台下發生的事而推動成型。故上場和落場之間,究竟牽引著怎樣的一個(或多少個)身體?內裡按一生(選用)際遇和生理條件,多少預設了行動的質地和連繫的特殊領域。重新一邊圖繪身體一邊追蹤身體有過的故事,才發現,揭示慣性論述以外,一直在生命中引動著的身心行動,默默連接著每日囤積的經驗,在欠缺細緻梳理的大前提下,眼下的「身體書寫」,豈止是視覺或聽覺間細微判斷著當下和累積的肉身經歷?

在聲線和畫線同時蠕動、或微小間距的猶豫之前後,可突然發現自己又錯失了可跨越的空隙機遇,從中進一步透視行動底層潛意試圖重建(或修理)的生命軌跡?是什麼操控著作畫的方寸和口徑?由原初身體的特殊條件到滑入一個特定的、變遷著的時空舞台,曾暗自前行或雀躍飛翔的歷程中,究竟調整著怎樣的邏輯,給身體安置上不同的行動配件,試圖回應每日路上碰觸的人事?這樣容許自己進行「臨床驗證」的「當下書寫」,可翻開的景象,又是透過怎樣的感知和語言,以進行一連串「體系呈現」的實驗?真實和想像,藉中介繪畫,滲出破碎的存在本質,肢解每一特殊身體經驗中發生過的「肉搏事件」!
當每日新聞訊息被壟斷,多少「香港經驗」被簡化成一種概略,一種剔除眾生個體及性別的特有存在經驗的論述?「(香港)人」的「身體內涵」,似是不斷收縮,或又一再被粗暴標籤,以方便人家合理化其「管理邏輯」!
實驗書寫/圖繪,是一種重整和再現的過程!目睹和道說的背後,身體和物理秩序,不得不進入筆墨下純粹的「物語呈現」,藉詞和物的間距,細心追蹤生命存在的複合(multiplicity)經驗,從中反思一直粗略因種種「現場特色」而埋葬了的「身體記憶」、「經驗痛症」和連繫過的「個體經歷」。「人」和「物」之間的對話,透過實體架設的橋樑,重上觀景台,讓眼讓心回到身體現場實況,直接接觸存在的感知和感覺地帶,按現象移動和可觸及的神經系統,進行細緻閱讀、交流。過程中,一再審思「自我」和「他者」從來同時存在的現實和陰影,重建認知和可溝通、可重修的表達空間。
「香港人」的「身體版圖」,難道是一種「寄生的呈現」?「人」、「地」和「物」永恆的移動,又豈可墮入自我簡單化的程序,把一切變成只屬「某人某地某物某概念」的曖昧事件?知性,在連串被系統性模糊化的「歸納法」手段下,一再被剝奪了存知存有的空間!探索自身版圖,又豈能給人家草率判斷,決定了箇中「非常內涵」?
或許,透過「(不)完全的藝術書寫」,讓「模糊」作起點,藉「孤獨的經驗」,一步一步重拾建築意識和相關行動的樂趣,從中再認識自己在現場的存有內涵和可拓展的「過去經驗」。
當身心真的靜下來,原來每日在腦海游來游去的雜念,不知怎地已支配著思考和感知的方位,加上每難以(或似已)完全駕馭的自覺,生活中的凝視和審美,很容易又一再丟掉分辨主體和客體意識的本質,一直賴以為生的「已有經驗」,頓變成重重「延展/建築經驗」的障礙。每日身體版圖,遂和應著裡外支吾的慣性,找不著平靜的台階……
近年你我的「香港經驗」,與自身身體版圖的構成,可有密切的連繫?當每日生活頻道,循時空滾軸不停迴轉在同一二管道上,身體如何回應著箇中每被粉飾了的「歷史流變」?當「主體精神」面臨挑戰的時候,「主體」形構的本質,又是否有得到修養,吸引到應有的資源能量?當「職業邏輯」佔據了每日行動的主旋律,餘下給自己可討論的「真理空間」,也許又一再顯得空泛和粗糙!原來連同一直未曾追蹤過的「生活概念」和它內部故事的建築,所謂「生命體驗」,是否給傳播媒體經常推銷著的意識型態,侵佔了身體建築圖象的尺度,每日擁抱所謂的「主體概念」,豈不是他者重複在周邊結構著的「物流印象」而已?
身體價值,可否由書寫「身體系譜」再開始,審思由腦袋到腳趾之間一切連繫著生命的生活情理,從種種痛症到快感,甚至於不同層次的混亂和變化,以重整的自我技術,逐一參詳其所以。或許,任何「器官功能」和「器官意義」,從可看見的表徵到看不見的疼痛,可有重新論述的方法?管它是抽象性或寫實性的描繪,身體的「內部政治」,可不是一直因道德、文化、自卑、自信和從中延伸的種種假設,被掩蓋在不自覺的「自我審查」當中?
Marina Abramovic 式「框架內的凝視」,或許是讓你我回到根本,坦露自己,藉他者的對照,看清身體內部的覺知情理,給「身體版圖」一次在非語言格式以外徹底透視身體存在和自處的機會。
倘若,舞台上的「對手」不再是對手,當中生活(藝術)的評量,是否可一起尋覓箇中思想距離的心眼,學習一起建構從未完全的「身體形象」背後行動的可能經驗,透過模擬、複製、假設、拆解、重組、合成和再發現及至自由想像的書寫行動,在似異非同之間,再理解覆蓋全身的「神經感應系統」,接受一切「自我」皆為「物質」的緣起,重新領悟曾在築建「生命體驗」過程中有過的「必須誤差」,跨越「審美之軸」,體味在身體裡外如是可觸動和感覺的純粹,從中參悟「存在內涵」可合神的規模……
2014.07.2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