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軀幹(torso),像樹的主幹,支撐著整體的連繫。幹,身體之「道」、之「活」、之「勁」、之「才」的所在。脊柱,幹之主軸,環環相扣椎間,貫穿相連之軸線,連接大腦、心室、臟腑及四肢百脈。五臟,既是「神明」(心)、「氣場」(肺)、「命門」(腎)、「謀慮」(肝)及「運化」(脾)所「住」之地,內裡亦牽連著任督兩大脈,如海如綱,按時按季,藉呼吸行運大小周天,安定軀幹內陰陽二氣,是生命重要的「城府」。
認真探索「實驗香港」的書寫內涵,必須懂得其「軀殼」的核心,觀其行走的地方,探討它憑藉怎樣的「活動經絡」,如何領導各區域各部門上下貫徹,表裡通達,是理解其內置主軸和系統通道主體的重要研究。「實驗」,意味要深入探究「病」的根源,當中因「生」而成「病」的內文,或許因「治」不得其法,牽連到「學」之錯亂,導致「功能衰竭」!   一個地方的「管(道)」和「治(理)」,有明有暗,如陰陽二氣的轉化,各存精要!練「氣(戲)」而不在「意(念)」,其「神(態)」怎能攝生?


眼見跟前這「香港舞台」,多少軀幹缺乏神志?其心,怵惕思慮者多,遂各因恐懼而爭相自失,思想難靜,其神傷處,必須按臟腑失調的根源重新學習平衡之術。「舞」之,必須要大氣小氣兼容,合併以充軀幹之呼吸,亦滿亦虛的「行朝百脈」;「台」者,如行走「靈樞」,打開「命門」,悟元氣之根!今日此間眾生,多元氣早洩,源自百家爭鳴、以「己」為「政」而亂神,形成「心腎不交」!多少「心」,因凌亂悸動而導致失眠,加上怒氣滿城,其「肝」必因過份焦慮而敗壞。故上落「舞台」 前後的功夫,必須內外兼修。人體每日起居姿態勢度,早暴露其軀幹內臟腑的狀況。細想,今日世界因物盛而眼花撩亂,其「魂」必失!耳多雜染噪音而忘掉「不聞」之先機,其「精」怎存?口舌爭戰,每勢成水火,其心多欠清志「神」明;空氣混濁撲鼻,求「魄」之力,每因缺「香」而不自在;繁雜的案頭工作,把四肢活動綑綁,主要生活「意」氣,又怎能「一致」而行事?此刻此間,你我因眼漏、鼻漏、口漏、耳漏而竅漏者居多,少有吸一口天地之氣,觀大道之行才踏上「舞台」者!
香港,其「香」其「港」,必須尋「本」而明「理」,即可放可動,亦可守可靜,當中調節,乃「自治」之基石!
重探以身體書寫故事作為「實驗香港」的切入重點,必須解拆傳統「語話」背後的聲音本質,其源,自軀幹內調適和表達的「需要」而起動。發聲之先,其「音」,盡在五臟六腑之間,反覆其「剛陽」「陰柔」底蘊,由無形之「虛意」到有形之聲的「實行」,是以「(生化)物」之本回應「物」之「象」的奇妙旅程。今日平常所用之言語,是有聲音後書寫「後事實」的「延伸氣韻」。當你我一直情執文理而漠視其聲之所以,正是「言不盡意」背後忘掉了閱讀生命的藝術本源。所謂「審美規律」,必須追蹤內涵之始和表達的脈絡,尋「聲」,悟「意」,會「象」,其「言」不都在「忘言」之中?似虛無的本體,其力氣又源自軀幹的實體,在與萬物萬象合成的演化旅程中,其「性」逐「意」「念」而成「聲」。動靜之間,由行為到玄想,是經驗上萬千提煉的文化歷程,亦必定走上過愚笨冗長的抉擇,才明白重拾本質的重要……
當「本質」經歷長期文化洗禮,其「額外建築」多掩蓋了今夕你我的視界,以「裝飾」當做「事實」的全部,其不完全性實在教人作舌!由原初、根本,到無限延伸(卻又不可窮盡)的尋覓,人的精神本體,不得不回到對生命物理軀幹的「本」和「母」的認識,捨棄其中,其「功」必有不濟,那是老子於《道德經》早明言的勸勉!今日社會,充斥著「裝飾言語」,神不明,情不茂,怎樣體沖以通大道本「無」之理?人的哀樂,其潛在格調風貌,隨精神風氣而變奏變質;人的形氣,其神其韻生動與否,是內在應物風度的意象呈現。以「人」為主體的「舞台書寫」,由尋常開始,追蹤其超乎常人的明茂精神,必同時蘊含亦虛亦實的情理,過程中,你我如何打開「自覺」的提昇和轉化是重要的功課。
手,感,其觸及的軀幹部份,必同時回應連繫著的神經細胞,相互讓觸點皮層下眾多線路打開!舞台上運用「手感式觀照」,全身猶如手般敏銳,背後深層影響行動所碰上的一切,亦虛亦實,其可閱讀的內涵,給故事呈現不尋常的雕塑力。以行動引發書寫,猶如手和軀幹的對話,是打開重整閱讀事件「虛實概念」的重要體驗。以「手」揉、搓、擦、撣、刮、擼、提、托、捏、轉、操及拍打等按摩周邊世界的「意」,連接「故事/空間軀幹」,同時亦實亦虛的進行靜態呼應。動,由意導引呼吸及體鬆的基礎上,尋找與「肢體(物件)」及「(故事)脊樑」協作的微妙關係;靜,以意(不用心更不容「多心」)行鬆靜,似有似無間,把雜念和情緒安和,找回連接故事「精神軀幹」主體自在之道。
舞台上的即興書寫,是透過不同「進入故事軀幹」的切面,尋找建築/解構故事內部的「藝術行動」,藉以蒐集觀點和觀照人、事、物在特定「法眼」下的可能性。由描述、切身經歷到觀察人物和事件種種型態的過程中,行動和聲音的判斷,猶如重新打開揭示自身軀幹面對眼下移動世界的內涵,從中切磋可重整的思索和情感,體味「故事再生」的可能出路。
香港故事,必須回到這地方的「軀幹」,替其把脈!內觀其臟腑,動百節之靈,實之驗之,或許才開始明白此間眾生鬼哭神嚎的源頭……
2014.08.04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