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說一個舞台表演工作坊與「實驗香港」拉上關係,不如說這是透過「實踐實驗」去體現及驗證作為一個「香港人」可自行發掘和擁抱的生活內涵。劇場,既是行動舞台,亦是考察及修行的場域,反覆學習檢拾真正自主自治的可能方寸,從中延伸如何再閱讀這城市的出路……
儘管今日劇場文化,充斥著市場產物主義下的偽術品,儘管今日舞台上的書寫,其型格恐怕已被人家管理或收編去了,儘管今日誰會真箇重視推廣背後的真偽和創作行動的本質,這種種「不完全」現象,或許是容積著他朝革命的前奏!


在舞台上下的習性,難免結合著世俗的胡混!在只談「恆常慣性製作」,或「按例工作」,少有不斷探索和向前飛翔的耐力和心性的「香港大氣候」底下,你我可如何重整自身,反覆身體裡外纏綿的行動和思考習性,打開一線曙光?
或許,對他者行動的觀賞,不能再純粹寄託在功能性的批鬥上,必須學習更細膩觀照和延伸建築或解構行動的心脈,從中尋求轉化的隙縫……
觀自而不在,身體何如仍糾纏在慣常陣線?就把這「慣常」再作實驗考察,從身體百脈和筋骨的蠕動間,觀照「慣性行動」以外還未揭示過的領域:
呼與吸之間,已是一種極為細密的「起承轉合」!
呼與吸之間,已是一種可延綿仔細選擇的存在活門!
呼與吸之間,已是一種可重新自我革命的重要開端!
呼與吸之間,已是一種學習重新建築情理的基本功夫!
呼與吸之間,已是一種尋求轉化下一輪呼吸內涵的必須過程!
呼與吸之間,已是一種可淨心有為而又無所不可為的覺知之旅!
呼與吸之間,是一種
你我按自身條件相知而迴異的叩問生命法門!
身體,猶如一件極不尋常的樂器,匯聚著多元聲韻內涵。每日重新開拓練習的領域,在於反覆觀照其「香港物性」何如被日復日建築在根性之間,防礙了自然法則的運行:
因家居環境,每日起床的念頭如何主宰了一朝的活動節奏?
因父母曾幾價值,肌肉早按某心理慣性進入了部門系統化的運動模式?
因學校的管理制約,腦袋與器官默默圍繞著課室空間活動綱領安放其功能?
因社區規劃,便利店的運作模式成為每日身體活動管理的潛在樣板?
因城市建築,感官的空間概念按平房大小回應著他者預設的規律?
因電視媒體的節目安排,情感脈搏亦隨其文化觀瞻鎖定了可跳躍的頻道?
因政治氣候,身體的尺碼按黨性和利益輸送的多寡收縮或擴張?
因宗教信仰,每日行為方寸潛意識規劃了肌肉筋骨的移動方位?
因文化中的性別觀念,築建了多少「身體禁區」?
因生活費不斷上漲,肚皮和胃壁的結構亦隨食物的內涵而暗地變奏?
因疲累的超時工作,有限睡眠主宰了每日肌肉運動的有限方位?
因每日慣性處理了自己,
身心的活動框架
早落入了不自知的重複?
在一個填滿埋怨和猜忌的消費世代裡,生活的憲章彷彿早給(過份認真或假設認定的)「當權者」(包括父母、長輩、老師、老闆和各大中小工商及公共機構的大中小「掌舵人」等等)粗疏的界定。日積月累間,日常的判斷,皆游進各自批判的脈搏,以掩蓋自身任何可能遭受的衝擊。當批評他者的不是變成每時每刻建立自信的階梯,早剔除了人底可各自書寫生命的自在。
要進行真實的驗證,必須重新剖析這城市與自身身體規劃的本質,將當中結交過程分解,再給這個「香港人」作出細膩的、獨立的選擇:「我」,原來已是一個「國」度,可自由自在重探內部文化結構和肌理分佈版圖,再落實回應外在「另一系列國度」可交往的領空!
行動的框架,猶如戲台上僅有的「一桌兩椅」,之間可移動和假借的空間,又豈只眼前二三景物?行動的選擇(和反覆的再選擇),是重建觀點發現觀點轉化觀點提升觀點的關鍵;行動的建築,按選擇和行動迴轉思量間所翻起的腦電波和身體活性脈絡記憶,在連串當下的發現,興起可求證或衝擊的念頭,以新的選擇,調整新的行動;行動的轉化,意味著跨越慣性的重要機遇,悟道其中;行動的提升,在於因發現而感動出的(又一)新選擇新行動,讓你我確切明白尋覓「內部質變」的意義……
昔日人家在紙上訂定了「實驗香港」的「基本法」,「實驗的書寫」必須同時有實驗的勇氣!回到這「香港的身體」,其「香」何從?其「港」何向?
實驗書寫身體,或讓身體去實驗如何重新「書寫生命」,也許是體現「實驗香港」的重要起點!
劇場上的身體,是其中學習「書寫香港」的重要場域!
20140718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