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羊 (寫於2015年11月6日)
今天,我請了一天病假,因為牙很痛。這隻牙齒,不知多少年以前就蛀壞了,也不知是甚麼時候開始就被水銀補牙覆蓋著。年前去檢查牙齒,牙科醫生曾說觀察到有裂縫,有機會需要造牙套。因為沒有甚麼痛覺,我一直愛理不理。
年多前,去看骨科生物動力治療醫生,醫生建議我除掉口腔內的水銀補牙,因為費用昂貴,我又是愛理不理。直至數月前,因牙痛去看街坊牙醫,原來另一隻水銀補牙崩了,便即時去除了那隻牙的水銀,換上了瓷粉的。於是,為免再有水銀補牙崩掉,我決定,把其餘數隻水銀補牙都換掉。


而這個治療過程,並不是一時三刻就可以完成的。換掉水銀補牙快有一個月了,早幾天,我那隻有裂縫的牙,突然痛得很厲害。而這是我在跟親密的人吵架後,沒有好好地睡,第二天又一直忙忙忙地工作之後發生的。我除掉那5隻水銀補牙時,沒有落麻醉,都覺得能承受,但這次牙痛,我真的痛得很辛苦。除了痛得頭昏腦脹,也覺得半邊身都被拉緊了。痛得只能捲著身子,忍著淚水,甚至後來還吃了多年沒有吃過的必理痛(但仍然覺得痛)。
今天,我終於被打敗,請了一天病假,去見見我的牙醫和骨醫。牙醫免費地幫我檢查了,並不發現有特別的異樣,只說從牙醫的角度,會建議杜牙根。不過,他也認識那位骨科生物動力治療醫生,知道他並不會建議我這樣做,就著我先看看骨科醫生才算。
在看牙醫和骨醫之間,我有兩小時的空隙,就在乘地鐵由旺角到佐敦的時候,忽然看見《哪一天我們會飛》的廣告,原來正好在今天上畫。我從那些年起就是林海峰的FANS,便即時上網查看附近有沒有適合的場次,最後竟然給我找到,還感恩因為有喜歡的電影可看,暫時舒緩了牙齒的痛……
題外話,在電影裡,林海峰與楊芊嬅就飾演著一對結婚十年生活平淡而起暗湧的夫妻,楊芊嬅因為同學聚會,記起以前一位喜愛飛行的同學……雖然我並不太喜歡這個故事的結局,不過,看著他倆的掙扎和努力,我也不知不覺地流下不少淚水……
到看骨醫的時候,骨醫稍為了解我的情況之後,竟然叫我祈禱,把問題交給上天去處理……我說我痛得常常想拔掉牙齒乾手淨腳,後來我想到這可能是反映了我想逃避去面對難纏的關係、抗拒身心痛楚而生的念頭……因為不拔掉不杜牙根的話,我惟恐康復起來後,仍然會有痛的一天…..就像若繼續留在關係中,自然會有吵架而身心俱疲的時候…..不過,牙齒還算比較容易拔掉,關係真是說離開就離開嗎? ……又想想其實之前吵架的事,嚴格來說,確實是與我無關,而是我”修正”的執念、沒有”to respond”等等造成的。既然不是我的課題,我該交給上天去處理好了……牙齒仍痛,但不再那麼抗拒,確認它的存在就好了。如果它不想留下,我想它自然會掉下來的。
因為牙齒痛,我都合上了咀巴,不想吃東西也不想說話,我想,是身體叫我要沉靜下來。留意自己的呼吸。塗上及釋放精油,用上chamomilla療劑,哼著deep peace,我感恩我還有好多資源去支持我的轉化。謝謝同事的體諒,謝謝上天給我有機會休息和放鬆,做自己喜歡的事。謝謝每一次的困頓和掙扎,給我有機會去成長和轉變。相信生命。當痛楚離去,便是過眼雲煙。回家了,我感恩仍有一個家可以回。
感謝生命的照顧,賜給我如是的豐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