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4.17
這兩天的工作坊,演員的故事和行動,給我很多想像,真好!
還有兩次分組的作坊,在此之前,讓我點滴重整一下:
一、鼓
月來多次和小翎的練習,已有點意思。
四人間的聆聽和以鼓傳情的”對話”空間不錯。
油桶確實不及鼓,但作晚後段,又玩味出點點內涵。
鼓和神和天地的關係,應是獨到的,其在場性,在於閲讀行動底層的、更深廣的意義上…
打鼓時的心、眼和神必須合一
凝念凝神之間
與儀式的身體作深遠的對話


二、家的版圖
由筆、畫到口述追溯”家”的空間
四幅情感版圖
其”家”的住處
滲出點點味道和個性
為何習作前後的行動內涵不一樣是值得深究和玩味的
要身、心、神、志與時空同時在場
進行行動探索是根本的起點
內觀和外觀同樣重要
在妳們的筆觸之間
流著很多未盡言的情愫和有待進一步探知的內部
從”個體”起勁
追蹤與”群體” (萬物萬象) 交通的軌跡
一個人的故事閱讀
既是一種”後事實追尋”的行動
亦是一種不可能純粹概念化的展示
行動的內部
必須有一顆像人類學家的心
沿記憶線裡外
跨越家牆
尋覓鄉蹤
其內置的”原住”情緣
交織著可能十分浩瀚的人間足跡
此刻此間所擁抱著的
(或有限理解的)
正可以是建築尋索的重要起點



總糾纏難解
直到尋得片點慧黠住處
體悟當下整理著身體版圖的深䆳歷程
是一系列連繫世代的民族誌
牽連的
豈止是你我獨自可完全的事?


家的足跡
早在身體留下痕跡
不是嘛?
我看到四首詩的起點
一   氣味
二   花的住處
三   卵熱
四   田野間遺下了的空白
六月的工作坊
可從四位演員的書寫再起飛…
三、僅存旅者
以五百年後
在廢墟中尋覓昔日”家”的痕跡
是一種以時間作弄自己的思想和感情遊戲
可描繪和指向的
其”意義”可遠可近
步行中身體
可持續著吾鄉脈搏
尋索種籽的住處?
在心連心、手連肩、步逐步之間
深知
哪豈止是四個人的事
體內億佻細胞
已內藏億佻呼喚
在天地間
按步尋索在場的內涵
呼吸
是調適億佻脈象於頃刻的非常行動
其意其志
懸掛在悟知的希冀上
連結上旅途上蒐集的一切一切
未梳理的
正在梳理的
遺漏的
一概協助完善呼吸間可真不尋常的韻律
旅途上
一切”外交事務”和”區域性質”
都納入可繼續書寫的日誌上
身體   猶如活動著的”城鎮”
當中語言、文化、政治、風俗和信仰
隨風沙進入”異域”
一大堆仍待梳理的故事
只能循呼吸和腳步
將自己拉回”當地場景”
借歌借聲
在與世隔絕的廢墟上
繼續與關懷(存在)如影相伴…
四、廢墟現場
談廢墟
源自一種深遠焦慮的假想
背後是”不想目睹當下變成廢墟”的極端憧憬而已
我於是想
將場景變成一個”人民記憶在場”的地方
今年台灣有太陽花運動
可否將”運動精神”延續至”原鄉運動”
讓不同城鄉的故事記憶刻在一件件被棄置的家具上面
由不再完整的椅子、床到櫃,都寫上每家每戶的故事或”家族譜”
捐獻至山城劇場
二百戶人家的故事
變成”廢墟”的版圖…
鍾喬可策劃這場小小的”運動”嘛?
五、光
光  是種子的”根源”
像火種   給生命延續的重要能源
我看見”薪火相傳”的儀式
在只剩下有限資源的年代
如何保存餘下火種
是行動和生命延伸的軸心
影   教人繼續想像光的存在
旅途上
我看到

傳著僅存的火種
好讓四個探勘者追蹤可回顧的”未來日子”
她們
身攜火種
往山裡走
哪裡
可有屯火的聖地…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