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

時間無始之始 陽光隱藏,在 如霧裡雨點的沉默,在 放大鏡之下 —

[ 在那,在那 !? ] 這是尋找細胞如泡影的迴聲 — 顫動那幽微的陽光之中 — 在

母親的手在白色紙上,
詞語中的根纏上七重天
雲層水氣折射 一分一秒,
之間,過去
片片層層光的碎片

如何撿拾,重組那遺留下的光影言語 !? 言語與言語之間,又是如何尋找那遊失了的生活迴聲 !?


迷失
眼前那光影千色,點點構成的屏幕
困頓
身體那層層積累,片片碟語的生活背景 那真實的迷與困,何以能對話 ? 而 [ 如。何 ] 溯洄站在水中央的自身 !?

不同的白色空間,不同的工作坊,不同的身影
片層接疊
[ 如。土 ] 的作坊,泥土藏著水的記憶,黏附在身體之外 靜觀 – 持抱那寂減的身軀 – 對話 – 送別生命的出又 – 最後,把泥土抹去,記憶流進身體之內

出生,潔淨,迎接那大千點點的世界
離開,潔淨,淨化那心內微塵的幽光


不迷,卻消失。沒困,卻安頓
在那眼前,如白色畫紙上的話語身影
刻錄在
呼吸之間

一分一秒一秒
那過去的記憶,接上片層眾人生命的紀錄
而紀錄又如在當下,與觀者構成各自的身心記憶 ?

陽光,刺眼
窗前的放映,過去的紀錄與當下觀者身心內的過去記憶
溶疊出陽光,光影下的藝行 —
剪斷了的髮絲,跌落在鏡面上反照,如水
如湖面的粼波,逝者如斯

檢拾那如波紋的髮絲
觸不到,理順還是開始

剃刀斷除的震聲
呼喚觀者那遠處的心
走近身,心之間的眨眼

掛上窗帘
髮絲,還是繼續長出
窗帘,不經意地滲出陽光
二次的 < 如光 >,如映心內
隱藏的記憶

生活築起不同的館,又如何把館的內部打開
讓呼吸流動 !? 流動的線條從一百張紙上,掀出生活……

一分一秒,觀點與角度
線條如是結的開始 –
一分二秒,回憶。我
穿越子官如雨的記憶 –
一分三秒,曾經…… 盛載
一分四秒,成為母親。成為自己
一分五秒,微觀與離留

孟婆湯的粼光
一分一秒一秒
重回始點,母體之內,一點幽光 [ 尋 ] 回遺傳下的密語
光隱藏紅色的線,如臍帶般繞出世間
剃刀震耳的迴聲

[ 如光 ] 的記憶片斷,換到夜間,在白色的牆上。
窗在那裡 !? 光在那裡 !? 那過去的紀錄又如何在光線下顯現 !?
又如何在館內尋找自身,卻又 [ 無我 ] 的位置 !?

館內留下眾人的記憶成泥土
泥土裡的 [ 如水 ] 又曾經幾回溯向水中央的自身
今夜,如潮夕湧進 [ 如墓似霧 ] 的歸宿
一杯水倒進這生命之源流,觀照你我同一望向的 [ 如光 ] 故事

牽著奈河橋的彼岸

在過去的分分秒秒之間
遺留在身體上片片層層之間 [ 如母 ] 的記憶
白色牆上印象 [ 如花 ] 的浮影,那曾經出現過的窗的記憶
一位母親說 : [ 那怕你的記憶已遺忘,但他/她確實在你的生命存在過,這便已足夠……。 ]

月亮折射的陽光,是八分二十秒的從前 隱藏片片層層浮雲背後
仰望天空
剃刀震耳的迴聲 —
如臍帶般繞出世間 [ 悄悄話 ] 的圖騰
— 斷除
一滴雨水跌下

春雷,在
於此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