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Carol給《如花。如水。如母》計劃的藝行研究投下第一粒種子!
Carol的聲音、語話內容像給聲帶和口腔共舞的機會。細微聆聽,猶如借她在有限時間的當下,開展一次「後事實追尋」的旅程,教我想起人類學學者Clifford Geertz同名的一本書 “After the Fact”,給我很好的提醒:究竟在故事中充斥著的「文化線索」,給我們提供著怎樣的「圖像」去理解一個人和一個城市在變遷中的細密關係?


這段僅39分鐘的談話,已是這城市其中一位母親的重要聲音!
Carol在整理語話間,猶似給自己一次「重新」檢拾「舊時」的印記,一邊尋思走上過的足跡,一邊轉化著可能「投入當下」以及「即至未來」的資源。由籠統概念開始,慢慢藉「語言行動」逐一「看/見」以至「發現」可能「重/新」的生活軌跡:由西環到筲箕灣、由舞蹈課到肥皀班、由女兒身分到母親身分、由不敢選擇到自由選擇、由自己母親的急躁到與自己孩子一起再成長的漫漫長路上,重重「憶/述」間,開展在雙眸的光采上,默默在細節中觸動許多思考和擬構藝行的出口 ……
訪談中,Carol 提出的「研究問題」是:究竟應如何看「新法」和「舊法」之間,審思「時代轉變」中的所謂「對/錯」?在這城市成長,我們常常被教育去追求答案,卻很少去學問,或是在重建問題過程中有所發現。Carol的「問/題」中,涵蓋了許多不可能簡易梳理的卻深值研究的細節,包括語言的、信念的、倫理的、文化的、時代的脈動。我試試逐一以Carol作為母親和舞蹈創作人的角度,檢視其中在邀請我去整理的內部:
• Carol為什麼選選了這樣的一個問題?她此刻最關心的是什麼?
• Carol如何去理解「新」和「舊」這兩個概念?
• Carol日常中如何理解、建構以至拆解「法」這東西?
• Carol眼下生活中的「法門」,究竟如何開啟或鎖上?
• Carol對「時間」以至「時代」的概念版圖究竟可從何說起?
• Carol於什麼時候開始了「對」和「錯」的觀念?二者的內部究竟建基在什麼平台上?之間,可有多少仍待觀察的空間,重整二者可閲讀的角度和領域?
• Carol自小如何理解「轉/變」這東西?如何「轉」?如何「變」?如何面對身體的、生活的、處境的、人倫的、文化的、政局的以至回到藝行的種種變遷源由?
• 上面「Carol的問題」,如何滲透在她學習舞蹈以至及後舞動間可成詩成章的身體?
如是,我們確實可以無限推敲可延伸的問題想像,或許,才發現追蹤生活板塊的過程中,正教人可重新檢拾許多和身、心、智、德、美本來與自然相依相扣的物理內部,跨過社會框架,重新進入「Carol」作為一個特殊文化載體再次出發,當中「Carol」生命裡不斷平衡著感悟著的身體印記,和母親相交相碰的日常經驗,由一個房間到不知多少個承載著記憶的空間,由家庭中成長遇上過或從未見過面的親朋戚友,一一重疊著的大小故事和生活步道,如何改變著「一位母親的五感」?(這是Carol及後延伸的「研究課題」!)或許在藝行研究之前,研究員如何理解自身作為一個「觀照框架」的本體內涵,是十分重要的自修功課!
「Carol」的「聲」「色」「語」「氣」,自有一套磁場,既入且出間,邀請你我遊走她生命中片碎,由聆聽者觀照其生活陣圖,當中,是屬於香港這城市的故事部分!
何應豐/二零二零年八月六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