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謝Minnie(黎明的英文名)的分享,給藝行研究員提供了點點社會學角度切入思考的不同觀點,對來年的研究來說,是重要的文化提醒。
曾經任教於香港中文大學,現職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的Minnie,她的課堂涵蓋性別議題、華人社會議題、社會文化議題以及全球化議題上等硏究。她時常強調教與學間,持續相互溝通和反思的意義。


這次簡短的訪談,Minnie給我們一些很重要的提示。首先,她談及「母親」的身份如何局限了理解參與「繪/話」者作為一個獨立個體的表述。倘若只按所謂「社會期望」,聚焦在「母親」的「天職」而忽視了一個女性作為人本來蘊含的眾多生命層面,實在必須特別關注的。Minnie更強調如何解開故事陳述的自主和自由,是進行研究行動過程中不可忽略的事。
談及聆聽和觀察,Minnie分享了她在「田調研究」(field research)中學習到的心法和方法:去聆聽、觀察和紀錄受訪者的故事的同時,要反思及紀錄自身作為研究員在行動中出現的意識、念頭和可能浮現的判斷。及後,如何比對兩者的紀錄,是持續檢討研究的重要筆記。
同時,研究員和「提供研究素材」的母親們之間,如何紀錄故事和分享經驗,讓受訪者可共享研究的過程和可能成果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否則很容易變成失衡的權力關係。
Minnie 慷慨分享了自己和母親與及婆婆的故事,教我感覺到三代人循時代的變遷,移動著許多個人的,包括自主的以至非完全自主性的生活抉擇,背後三重的人生,又可以引發多少文化想像?
一個向來有著濃厚「移民城市」色彩的香港,不知內置著幾多代人的傳承和流徙下出現的變遷!成長於不同背景下,受訪母親和地緣與時代文化構成,如何默默把上代與新生代牽連的相互關係,似乎是研究員一定會遇上的課題⋯⋯
往後,我們總會遇到不同的考驗!希望,Minnie可以給我們持續的提點。期待她在首個藝行研究作坊上,以文化和社會角度,給我們打開更多和是次計劃與母親同行過程中,深值記掛的相關思考。
何應豐/二零二零年八月二十四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