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封。1981年9月19日。「恆久、穩定和絕對」的遐想】

在醫院靜候手術治療的哈維爾,更突顯他在書寫身體日常和哲思探問之間,出現兩種很不同的生命畫面:前者,是對身體的抱怨,猶如把肉身看成一件「不能自主的器皿」,宿主好像默默給「病情」、「慾望」和「習慣」玩弄,教人感覺一種每天「被莫名冒犯」的味道;後者,是綜觀生命而引發可建築或拆解的思路,過程中細味人類社會異常、超然和相依的種種存在荒謬,其延展的空間,比例上佔了哈維爾很大的書寫篇幅。如是,反映著哈維爾喜愛藉「書寫行動」打開思考的窗臺,享受觀探可尋索和解放的存在意義,但對尋常身體痛症卻讓他屢次像小孩般「投訴」似的,當中對身體強烈的無力感,多少反映著西方近代思潮過份重視思想而孤立身體,彷彿一直欠缺兼容不同系統同時存在的空間⋯⋯


佛學中常説到「住」這個字,它和「念頭」有關,究竟書寫那刻,哈維爾的「念頭住在哪裡」畢竟都反映在字裡行間。他願意放下什麼,或是他如是執著要追蹤的又是什麼,彷彿逃不過「色身」和「色法」上。由感覺到感應身體種種,「悟道」之途,又豈能夠絶滅「色」和「法」的住處?也許,如是書寫,是默默在「表色」和「表法」的情途上,看清其所以然罷。一朝倘若能「無所住」,便不用寫了!

沒有人能逃避身體的敗陣!儘管你我如何透過吃喝、運動、作息、用藥或參加任何「有益身心」的講座及工作坊,試圖磨練身體,冀求在某種程度上得到點點平衡,又或是以任何可提升的「正念」,給身心充電,只是自然界物理的規則,冥冥中並沒有完全按照宿主期望,早默默埋下「天機」:我們一邊在創造死亡(冀能「得救」),一邊不得不放慢腳步,感受邁進死亡前的逐步敗退!

每天的恆常功課,都必須途經睡眠、吃喝、排便三重儀式,呼吸之間,彷彿要具備一把掃帚,反複清理當中任何可能干擾。只是,好像有一種東西,冥冥遊走於肉身生命和死亡之間,它似是一大塊按不同規章、完全離開「人間秩序」的虛空地!

靈體內部,畢竟總有一些霉菌作動,浮游於形役身心之中,碌碌一生的又走出多少騙著自己的念頭,不知什麼時候才通曉一切聊是在「無住輪」滾動著而已⋯⋯

也許,正因如此,作為眾生一員(對,一直妄自尊大的其中一員而已⋯⋯),人根底不願放棄對自身存在意義的追求,就連神話中諸神諸聖,也難免按「人」擬像,難怪「神」又被分配工作,掌管人間不同事務。所謂「鬼有鬼故事」、「神有神不和」,箇中豈能離開人對自身存在無限投射的聯想?

日常的身體,在看似規律化的起居飲食排便清潔休息等事件外,因應文化、環境和道德信仰等雜染,充斥著起起伏伏的煩雜事務,究竟可如何體驗「恆久、穩定和絕對」的遐想?如是看,身體的「住處」,又似難避免「世間法」,同時亦忘記了本源奇妙,沉醉在分類分色的辨識,對一切因「有所想」、「有所住」而看不到身體從來集了各種「類生」於一身:既存在卵生、胎生、也有化生、濕生等等眾生存有的物質色相,各自因「色想」而出現看似無底卻都是「有所住」的「相法」中,一輩子尋找存在意義,但求追著某些「恆久」、「穩定」或「絕對」的概念和「法相」,以安住難以徹底平伏身體中的「江河大地」!當知道每一個細胞自有它天地的時候,才知箇中千萬個「念頭」無時無刻的各自追求著可「住」的「定境」,一生功夫,畢竟是依萬象修行而已!

吊詭是:以「空」為「定境」,也是有所「住」的呈現!

每天遊過或進出身體的「聲」、「香」、「味」、「觸」,各有其「法界」。抱怨身體,猶如切斷其中可深深觸及的「妙樂」,試圖掌控其意識,卻難以靜定可以隨界隨情隨時隨事出現的境況。

恆久不變的是「變」的本身!它是「穩定」的、「絕對」的「在變」!人,身處的「世界」,畢竟常常忘記了萬有的宇宙本源,其「法」只實屬「世間法」而已!「變」,包括身體的日常變化,是恆常不斷調整著的「宇宙物理本質」,礙於「社會化」下支配著觀照日常的有限角度和相關道德,多少「抱怨」迴轉在「功能性」的尺度上,結果偏執著存在中可持續吸納的「服務」,以完滿每日慾望而已!難怪對「變」充斥著焦慮和惶恐:擔心自己這身體會「一無所長」?「一無是處」?「長」、「處」,意味著「技能」和「地位」的有限想像!教我想及南懷瑾曾如是形容自己一生,他說的「無」,卻又是另一番閲讀存在的滋味⋯⋯

或許,一無所有,才是一種境界!(小心!如是「境界」的追蹤,也是「有所想」喔⋯⋯)

在監獄極度規管下的哈維爾,也禁不住埋怨因習慣和身體痛症(包括痔瘡和網球手) 所做成的不便,當中,卻少有追蹤二者的成因和日常生活態度與身體的關聯性。他所「有」的,都是不能完全自主的客體,支配著每日身體的勞役。於是,他選擇可自主追求「思想解放」的路徑。然而,當鋭意把身體和思考隔離的時候,猶如把「我信」、「我相」、「我念」和「我身」割開,委婉的靜待肉身「入廠修理」好再上路,只是,在物質文明侵吞精神文明的年代,身體的墮落究竟是否因早染大量物流雜氣,忘掉了內部承受的感染,影響著靈體的磨練?

或許,忘掉身體忘掉自己是最好的養生!讓一切「無疾而終」便好!所謂,情到深處,反成空!回頭,從來看不到岸!人間法,應捨,何況大多是非真非法!只是,把日常拉入都要「有所住」的角度,其「心」又一再困在執意的「住處」,又或是迷思掌握某些「定法」而悟道,皆是有執於「相」!

哈維爾如是歸納:假設任何「絕對領域」,自然解釋不了什麼!吸引的是,他相信這份尋索,卻又給予人無比生命動力!一切,正與負,和之間反覆不定的(包括任何形式的遐想),是存在的必然部份。

2018/06/0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