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封。1982年4月3日。一粒露珠一個世界】
一粒露珠,曾引發多少詩人的想像?


露珠
沿物和氣溫差間 出沒
純淨而沒有雜念
如過「路」遇上的「雨」滴
不偏 不倚
隨時隨地的
成晶成形
管是
晨曦時份
青蔥葉子上 晶瑩珠子
或是
充滿污泥銹鐵片上 碧透流離
管是
曾經輝煌紀念碑上 採霞珠光
或是
朝代廢墟石頭上 五彩水珠
管是
旗杆上
瑩光點點的珠露
或是
莫名戰死沙場士兵槍杆上
殞落的 流星
各因遇到冷暖空氣的 相碰
呈現著的 靈光水體
從沒有任何跡象
擔心或焦慮其存在之所以⋯⋯
如晶如露
無形無聲
自在生滅
過去和未來
似驟然一起
凝結在任何可即至的景物
成水成珠
猶如淨化著沾到的
一切
一切
哈維爾緬懷幼時對露珠的幻想,教我念及昔日人倫吵鬧中長大的不同幻動,因應香港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的「殖民」和「難民」生態,幻想的國度,多「錯置」在歷史基因的鬰氣中,獨看不到自然界中的物理現象,更莫論關懷如此細小的東西了!
(長大後才曉得那不只是香港,那是二戰後整個世界也在重整的時刻⋯⋯)
哈維爾假設如露珠般晶盈的好奇,應在每一個人的孩童時代中出現。只是,看似理應如此的事,每每又因際遇,好奇的方位,卻被選擇活躍在好不一樣的生活構層,就連身邊擦過的自然景觀,默然無語的又被拉入了黑盒裡,找不到可降落心扉的鑰匙。
假如一粒露珠,猶如一個世界,蘊含著萬物生機的禪意,那麼身體的基因,存放著那許多的記憶符碼,不是早置放著超級能源,按事物時態,傳情於眾生眾物可悟可道的景觀?
回想,我也真的可能儲備欠奉,或慧根不夠,導致事事後來才有所發現:似乎直到中學一年級,首次隨地理學會的學長攀上(一點也不似山的)魔鬼山考察,腦海才曝光於人家早好奇上多少時日的「露珠世界」!我時常懷疑,那個時候的自己,為何沒把玻璃窗上的露珠當上怎麼一回事?記憶中,只怪它阻住了望出窗外的視線:父親的車,就停泊在外面,我關心的是它的不在場,像可暫離「崗位」的訊號,繼續偷偷懶惰一番,那是唯一幻想的空檔,冀望的畢竟和露珠沒有什麼直接的關係!
露珠,從沒有黑白對錯!
兒時夢想,彷彿都按成年人的語話中,假設著「世界盡頭」就在隔壁,唯有把投影收藏在床頭暗角,自說自話「天宮幻境」!當人間話語只局限在倫常勢利處,每日行為似早被安頓在莫名的監控系統,不斷擔心那些如掃描檢查著一舉一動的眼光,其他似「離題」的「事/情」,早被丟掉!連露珠般的景觀,恐怕又按其出現時候的「實用性」,判決了它的「在場價值」!
(及至中學,才意識到年長那一代來自什麼地方!背包還未流行,身體已背負上大陸的蒼狼境況,難怪眼光好不一樣!在成年人的身軀,似嗅到奇異而難以述說的鄕味,遙遠而陌生,猶如置身在一個不一樣的城市中,長期抓不住根據地,唯借上莫名的「祖訓」,胡亂掛上口邊,展示自身本來的安穩⋯⋯)
在石屎牆間穿梭的人情世態,似乎把腦電波鎖定在面相、聲色和行為的維度,唯恐「行差踏錯」,給人伺機駡上半句,教我難以入睡!原來,自小莫名的介懷這個哪個,架著所謂的倫常道理,獨缺一粒露珠般的晶透眼界!生活的條件,貧富差距也是其中孕育不同好奇方寸的現實環境。
哈維爾成長於「貴族世家」,由生活品質到情感的管教,自然(但又不是必然)有一定程度影響著他的心智發展。能建構的「好」「奇」,按生命本體以至際遇不同而產生的需求和冀盼,每循生活方寸移動中呈現著的處境和現象,隨著起動的情志,折射著不一樣的投影⋯⋯
(我的「好/奇」,都在穿梭著的身體和亡靈間的失魂落魄處,又豈會投注在那和世事仿若沒有什麼關係的露珠上?誰會知道那時身體背後,究竟承拓上怎樣的重擔,假裝摸著「長輩的謬誤」,乖乖上路?直到懂得逃學開始,街道成為最立體的教場!由早晨穿過重重工廠大廈,到過海渡輪上遠望霧氣中維港天際線,途中手指碰過的露珠,仿此藏著城市秘密!穿梭街頭百景百物,循步伐移動著觀光的方位,往來官塘至西營盤間的管道,露珠從來有很多選擇:在仍未有地下鐵路系統的日子,不同區域的渡輪碼頭成為開闢不同「冒險旅程」的轉換點!渡海輪上的露珠,好像有著不一樣的內涵,如水晶般折射出城市變遷中微妙的景觀!)
城市的道德,都展示在街道每一角落和每一件大小物件之中!只要聚焦,那個東西沒有味道?那個東西沒有故事和「抗體」?歷史的痕跡,默默給城市發展政策輾成肢離破碎的片拾,從來看不清全貌!年代的移轉,各把持著不一樣的道理,一再給大眾媒體沖淡或染色,把世代交替淪為純粹經濟的轉營借口,唯有每幢樓房前仍存在的土地公公神位,細數著路人腳步的速度和重量,給每日露珠傳出緊貼「城市訊息」,依稀老是決定不了可留守的時間⋯⋯
哈維爾每天很清楚在獄中的時間和程序分配!當每日行為變成人家工作達陣標準下的貨色,唯有精乖的回應,爭取可能「自由書寫」的幾分鐘奬賞!如是說,不代表是「投訴體制」的「不公」,是感歎人間何以陷入如此管理的想像!究竟活在如此規劃下的「權威人士」,他們對「權/責」的印象,又是怎樣的一回事?回家後,如此邏輯,可會潛移默化的成為「家教」的信念?每日生活,莫非都是淪為「達標任務」,容不下一兩露珠出現的「自然意外」?
(踏入學校,很快學到的是虛偽的面相!在爭相與「權貴」或「權位」依靠的評分標準下,同學們的生存脈搏,很快各自就位,精乖的流入不同群組或黨派,為求一二可被認可的位置或腳色。老師的鼻息,似多依循「體制契約」上訂定的動作,很快以「程序邏輯」,把學生腦袋綑綁在「訓導處」的威權下,以「賞罰分明」的「道德因子」,決定了多少年輕族群的「不文明需求」?多少人昔日如是長大,各相爭取「優惠條件」,賴以繼續成就攀登「抓緊機遇」和「免於恐懼」的階梯!這一切,奠定了社會上「投訴/監察」的文化,尋常的影蹤,怎不各自躲在「安全穩定」的大前提,讓眼下「莫名」得以持續發展?就連昔日穿著解放裝的「歷史老師」,二十年後抱著「追英趕美」的信念,搖身成為股票市場上的常客,哪怕時代輪轉,誰料一朝「歷史可循環再造」?)
誰會好奇梯間扶手欄杆上正在滑落的一粒露珠?
誰會真箇理解一次又一次突然人間蒸發的意外死亡事件?
宏觀歷史,尤其近觀二十世紀兩次世界大戰前後,多少社會先後被功利主義或威權掛帥的政體蹂躪?人的意識,不知怎地總愛往「污點」裡鑽,或是借「勾勒污點作為權力資產」的,把它無限放大,重複著眼下胡扯的一二補丁式或破布般借用的片碎歷史,複製可順手挪移的「法理」,一邊批判別人的意見,一邊粗暴的歸納著「存在/真理/真實」的面相!人的行為,不知怎地又被套在唇邊的「族群」批鬥,成就著的,究竟是自身順理成章成為「政策䕶航員」的眼前利益,還是容不下任何持續拆解和再生再造的人文演化意識?背後玄機,似乎會唯恐被剔除在「主流系統」以外的危機,遂信奉由上而下的「效益評估」和「程序正義」,誰管什麼「以人為本」或「相處之道」?(奈何,「人本」究竟又輕率地被歸納成「黑/白」兩極,獨缺兼容自然生態的立體情志!)唉聲嘆氣之餘,又被「天地不仁」的聲浪蓋過了。誰說會真的對「症」下「藥」?誰把任何成長的「遺/憾」歸咎為「失效」的「劣貨」,一再鎖定成時間廊中的 「永恆證據」,收編眾生每日生活眼界的維度?
一粒露珠,從沒選擇任何對錯或潔污的平台!
一粒露珠,從來「一視同仁」的坦承接受任何自由而至的處境!
一粒露珠,從沒想過自己是受害者!
一粒露珠,隨氣溫下降和餘溫結盟,自在於當下⋯⋯
「污點」上面,豈沒容納一粒露珠的空間?淨化「污」的「點」滴內涵,原來,其中細緻脈絡,又是另一本倫理哲學書的建築起點,當中的人生,究竟展現著另一重重「停滯不前」的處境面相?所謂「異常」染色體,幾可穿梭天文地理「穢」「濁」的成因!究竟何以「玷污」何來「卑污」,或是必須追蹤「貪污」背後,深研其「疾」其「辱」始建於何時何地,何因何理,正是十分值得學習的常識功課。「辟污」的行動,可看到「畜水」之先,其「溝」何以缺席?回到每天日常,究竟是什麼時候開始,誰倒入「汙泥」,如習慣阻擋了思考的出路?
一粒露珠和另一粒露珠之間,映照著的不一定是「污點」的「漬險」,是引領你我純淨的回到自然物象的悟性,看「汙邪」的「曲式勢態」,理解物之如是所以然!
一粒露珠,確實有一個世界:
一個跨過是非黑白的物理舞台,靜觀萬物如是情理!
一個自成自足的物理現象,細味當下現場的特有本質!
一個世界融和著許多個世界的真實,露如電,珠如鏡,讓人看見物物相交的投影!
一個沒有歧視的領域,展現於稍稍即滅前可平等亮相的機遇!
一個完全沒有念頭的坦白氣息,滋潤碰上的任何景物!
一個簡單又毫不簡單的存在,給時和間很清澈透明的闡釋!
一個沒多沒少只是自在如是一丁點大的細世界!
一個
在充滿不定性的年代光影中
在一次又一次意外中
凝聚的
晶瑩的
透明國度⋯⋯
哈維爾看到要跳出磁力吸附以外的壺井,才能理解天地大小如一的物性!每一點子,如一粒粒文字連綿上路,理解世界背著的複雜,正是人生長期以來一直沒法閒置的「活著」宿命而已!如哈維爾重複關注牙齒變壞,色澤也變藍的事實,還是要懂得接受和理解其所以。物質的移動,沒完沒了,唯一刻如露如珠驀然冒出的水滴,教人置身其中,感應如是卻又毫不簡單的「曝露」旅程,體驗成「珠」的內在對話,在特殊時空下緣起緣盡之間,猶如星麈瞬間滑過天際,嘆宇宙的宏寛!
一粒露珠,或許真的是很好的冥想對像!
一個世界,從來接疊上許多個世界的複合而成形!
「我」,猶如一粒露珠,本質都是自己的「真如」(suchness),從來沒有國界!
2020/08/01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