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封。1982年4月10日。P.S.我的香煙又被偷走了!】
哈維爾信簡的後記只有一句話:我的香煙又被偷走了!
看似聊是「另一件獄中日常事件」,倘若細味其中,又是另一番「監獄光景」:


究竟香煙的 存在
出現了
多少精神和道德上的
行為模式
自覺的
不自覺的
從而拉開了 種種
難以自控的
或超乎想像被監控的
特殊香煙使用系統
服從與權力隙縫間
它是 另類療法
規則和威權的煙火
有序有時
牽引著
勞動和量刑的尺度
相關的 名詞與動詞
又是另一番修補精神的 訓練

發現香煙被偷了的那刻
究竟在想什麼?
拆解香煙的 存在
對於像
只有一星期吸煙體驗的我
確實不在任何位置
去批評長期有吸煙習慣的人
人類吸煙
本是遙遠的 歷史
直到二十世紀
煙草才受到龐大的 市場推廣
隱藏其中
危害健康的 元素
「吸入」(inhaling)
這生理狀態的 神奇力量
對準城市
勞動生活的壓力
吸引了大量煙民
細想
囚犯的 生理狀態
究竟其關鍵在於
需要 深呼吸
這生理慾望
應從何而起?
尼古丁的興奮作用
拉開大腦的 愉悅隙縫
生命多了 成癮的出囗
如此經濟誘因
改變著多少國家囚奴的
文化面相?
在監獄裡
誰有心情去談文化
唯有 哈維爾
把香煙和文化拉得如此近
在一吸一呼間
轉換著細胞狂想的 跑道
誰偷了他的 狂想
誰說人家 沒有
狂想的需要
猶如偷走了一條橋
把肉身和靈魂 切斷了
相靠相依的 奇妙關係
如此重要的事
怎麼被擱置在後記中
只是
一句毫不起眼的話
其重量 在哪地方
就是一種 分量⋯⋯
一束煙雲
像看到摰友都在逃亡
今日疫情
讓我們最少感受片點驟似流亡的生態
再沒有任何多餘的靜止
原來 監牢
在乎於如何安頓自身意識的危機
可又摒棄了知性思考的自由
把語話和生活本體割離
看不到活著的重量
又一束煙雲
成形於心思的吐路上
每小時重複的電視新聞播放
裁剪著虛擬的意識監控
語言的暴力
隱藏在假設的 法治前提下
大量傳播著「新文化」的漂染劑
以盈利作餌
成文成局
把謊言堆積成仿真的精品
才看到 煙火
從哪裡來
往哪裡去
忠誠和堅定
出現了奇異的變種
恐怕哈維爾也可以 陷入
教人一種精神分裂的遊戲
以十五秒的框架
製作另一種團結
一種不多於限定140個字的速成輸入法
影響十五秒時段的官能震撼
在又一束煙雲吐出前
鎖定思緖在早已訂購的牢房裡
傳出的 爭執
看不到可理解細節的橋渡
奈何
唯有乘吐著煙那刻的肌肉實情
重拾存在的樣貌
吸呼間
我思
我吸
我在
我呼
我看見
都在一溜煙之間
誰又偷走了哈維爾的香煙?
2020/08/18
後記:剛看了俄羅斯一套以1917年十月革命的托洛斯基命名的電視劇:《Trosky》,最後第七集中探討作為一個知識份子和革命理想主義者,究竟是否可以為求「完美意志」而接受過程中眾多不人道、甚至製造了許多死亡事件(包括放棄至親)的事實?意識形態這東西,真的可以令人十分响往和感動?當中教人懷疑的,莫不是它背後造成龐大犧牲和傷害的代價!多少尋常愚昧,被挾持在「理想」和「傲慢」之間,其中取捨和判斷,深值探究:幾多「思想家」在一支煙的時間裡,腦袋裏浮現出過的「澎湃畫面」,如煙如霧,湊成幾多繚繞思緖,把良知掩蓋?一瞬間,決定了幾多塗炭生靈的行動?意識的監牢中,也許必須存在「偷煙事件」,歷史或有其他可再三思考的出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