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封。1981年2月22日。續身體告白:有關情緒的窺探】

假如說肉身只是另一種不同形式的監牢,在城市化生活下囚禁著許多疏導不了的情感,當中所牽引著的情緒版圖,或許,又是另一系列一生無可能完全化解的糾結。究竟這個所謂「自己」的身體,或許,聊是永恆衝擊著的、不可徹底估量的「他物」,不斷給滿以為的「自身」開玩笑?

我昔日常說:身體不會撒謊!


回想,確實多是從表演藝術上延伸的論調想像而已……
(假如因表演才打開「身心合一」的門道,又委真有點荒謬!)
再回想,也確實視乎可有能力回到肉身內部,聆聽其所以之種種……
(只是,如此「能力」從非必然擁有,對一般眾生而言,也只可能在極自律底下,才真箇明白點點……)
又再想,確實與肉體曾承受過的經驗,冥冥中又是否一而再的蓋過了身心當下的觀察,又一再給莫名的情緒征服?
(所謂「當下」,往往是按自身主體條件而釐訂出相對性那時那間「可兼容的領域」罷了,當中,充滿不可思議的情感……)
再多想,可真能確實從身體整理出「內觀」的能力,去追蹤世世代代牽連在一起的文化脈動?其深廣度又可如何量度?
(當進行「內觀」之際,干擾著身心的外圍因素,許多時在沒預告下,身體內部下一刻的可能狀態,可如何迎接那無休止的「不定性事件」……)

今日,我更曉得有一樣東西叫「思想的謊言」,它默默支配著行為的尺度,也在無聲無色間給身體套上特殊價值,深刻影響著情緒的波光!

奈何,體會自己每因(有限的)「知」而陷入的重重「智障」,畢竟,都是後知後覺或水深火熱才浮起的觀察和發現!

誰能確定這個「自己」,在無時無刻間所謂「接收到」的「身體訊息」,必然(全部)可信?

情緒,究是身體內部狀態滲出的「感覺」,還是,它深深連繫著複雜多元的因素,不斷發出的「生化顯影」而已?我痛?痛在哪兒?其「甬」何處?我悶,其「心」源自何流?其「門」的方位大小,何堪何記?身體記憶,由遠古基因種下的「荊途」,又幾許瞞天過海,借此間那間碰接上的特殊處境,在軀殼內引發著一場又一場不知名的「局部爭戰」?物之理,生之途,緣之故,一一不停進出身體千萬微細缺口,與承襲的一切呼吸著、調適著可「活」之道!其「水」之「舟」,其「首」之「舌」,當中浮沈滋味,其「情」難種,其「緒」怎論?

置身監獄的哈維爾,在試圖理性分析自身不同情緒「現象」的時候,焉能徹徹底底真正知曉那刻觀照的「身體現場」,所能寫下的,豈不是長期累積多元經驗下的「局部顯像」而已?滿以為幾經「理性列表」、「內外估量」及「迴環思索」的狀態下,所理解的,也只是倚賴某特定邏輯或前設條件而「局部歸納」出來的「片面判斷」罷!

身體現場,不單受限於置身處地之境,更按體內長期累計的雜質條件(包括在細胞早內置的、超越自身表面年齡的存知記憶),啟動出種種難以概念化的神經判斷。界裡界外,一切因身體效應而出現的不同「情緒指數」,又理應如何悟出其正負面間經常游離不定的前線陣腳,滿以為一切在「可以控制」的領域下支持應有步道,每個細胞的「念頭」,卻老是「隨機移轉」,把看似清楚的「境界」,每頃刻因暗潮作動,不知不覺間翻出巨浪,殺你一個措手不及!

在「大社會」概念下,人的身體,猶如一概被編入特定抽屜,按授與條件,加以「分配功能」,按章運作!

社會的情緒,亦步亦趨的,成為奇異的東西,重覆襲擊著每天生活的神經。身體,包括一切可量度的內部器官,莫名的成為「社會備用資源」,為迎合「大方向利益」,各自等候機遇,謀求達到「和諧共處」的期望!

奈何,在長久不同歷史及文化觀念的移轉下,任何權力體制試圖壟斷的「身體活動版圖」,皆存在人類內部的自然不定性,按祖先遺傳的脈搏軸線,各自延伸存在的意向!脈之所終,其浮,其沈,其芤,其伏,其實,其虛弱等程度,能「養」和有「養」否,在乎十分複雜的外內條件,又理可如何區分之?

歷史給身體留下的咒語,如文革前後二三十年,反覆的文化潮湧,畢竟扭曲著千絲萬縷對「改革開放」的錯覺?一刻,以為可「安全跟上大隊」的生活情緒,一旦,遭遇劇變,又給身體活著的條件翻開不知幾多難以言全的挑戰!在虛偽道德泛濫的日子裡,身心承受的巨大蹉跎,恐怕四十年後的今天,留下的情感烙印,誰能説得上沒深遠影響著今天幾多(包括「領導人」的)「身體存活概念」?

閱讀身體,不能不思考文化語言和生化物質本體,如何持續結構著、改造著內部條件,深遠的影響著「認」「知」的版圖?

大自然的道理,在社會化下,難免遭遇到不一樣的盤算!在此間看似「瑜珈有道」的營運商境下,古老文化的內涵,恐怕早落入二十一世紀的功利價值觀中遲緩蠕動而已,可「行」可「問」可「養」之路,還看身體宿主的眼界。或是,一不小心,又給「專家數據」管理去了……

哈維爾書寫間所看到的「我」,其「神經系統」亦必然有其「社會(監獄)脈象」,給你我綜觀其辯白的紋理。「我」的「本相」,其「質」的內部,必有「可鑑」之「圖!只是,繪圖之間,可著力揭示的「相」,其「真」其「性」,還看書寫行動裡外如何按當下行文。「氣」「血」的變化,又早超越身體中心,在周邊充斥外圍道理的世局下,所「知」和所「戒」的觀念,又幾乎逃不了因種種莫名摻雜,加上難以全然理順的「道德肌理」,深遠影響著「真相」的曝光度!

情之緒,可真能如是列舉鋪陳?

在今日眾聲喧嘩的年代,「情」之勢,「緒」之軸,恐怕有著毫不簡單的閱讀空間!

此間所「信」所「知」,不可能全賴思維方寸!慧能,都在看不到的地方。觀之,悟之,其所以又是另一番天地!

在傳播媒體被「大多數價值」支配下,身體每日碰觸到的「色界」,多缺乏獨立判斷,其「知」何從?綜觀千千萬萬年人類演化,人底肌肉及骨骼背後,早充斥著「行動痕跡」,隱藏著「文明的代價」。在長期試圖融合種種難以預計存活的「混成現象」,人,如一切動植物,其「心性瓣膜」,從來和世界變遷一起呼吸著!

情緒,其可研究的深廣度,委實是對「當下」和「物理」的根本認知(包括任何必然存在的「髒」「亂」),在大自然的管道上,各按自身條件,隨遇而「逐鹿荒原」,「安」其可安的部份罷!

原則,其「骨折」怎構?其「肌理」怎辨?情之波狀,沿意識流動,從來模糊不清,其「欲慾」之「肉」,可生,可腐!唯觀相於局限當下,建築隨至的無限想像!

緒,其論亦然!

惶恐,焦慮,自大,自卑,傲慢,狂妄,在公眾頻道的催化下,每不斷被倍數放大,被頃刻加熱升溫!相對,莫名的「無言狀」,沈寂如死海,其難受,又總是教人感覺非比尋常!身體,其宇宙似實還虛,當中鬼神,都是億萬念頭在作怪!

哈維爾是誰?當中的「他」,其「情」其「緒」,應有你有我!窺探其詳,卻多無名,無字!

2016/10/21

後記:當身體正在往下坡走的日子裡,情緒倚靠自律才可安穩片點。文字,教我難靜。過去兩年,唯借方塊線筆圖繪代替,打開靈魂窗口。身和心,只有呼吸運動間,學習回歸本體,與宇宙脈搏同行。沒思,沒想。只有每日,重新認知身心當下,「語」無言,「想」無相。我,和這身體,聊是一支吸水的毛筆,學習臨摹之樂而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