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封。1981年4月4日。難以完全迴避的行為脫落】
自從川普當選美國總統……
(又是他?真教人疲累!)
不!哈維爾先生,我堅持選擇和你對話!


所謂「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早在川普上任前已成為「流行觀點」,不少文學家早預言這些日子總會到來!也許,當「不道德行為」被偽裝成「乎合民意期望 」的邏輯,充斥著每日新聞頻道,人每天可能難以迴避的「脫落行為」,或許,也不足為過罷!

翻開歷史,多少「強國領導人」早愛拉開「偽造道德」的帷幕!

此間在每日新聞頭條的川普,畢竟,像給我每日偶爾的「脫落行為」突然鬆綁,猶如在想:看來卑微的我也不算太過份!

默默,説服了自己:我真不壞!

網上社交媒體及資訊如是氾濫,不知不覺間,不求甚解又何妨?誰都變得好不輕鬆的把人的尋常行為和言論,一概群起拉入言論垃圾桶,揚言把道德重整,彷彿一切,不吐不快?油然想起,此間寫著的文字,一旦放上網,不知又會遊到哪裡,或是給複製(或零碎剪接)上幾多回,直至某日,再以另一面貌,回到我的手機,義正辭嚴般,指控著某某的不是……

我,如是爭持著:還用繼續寫嘛?

個體,莫名的以人家支配著的「民意」,各適其式的,合理化著慾望出口,壯大著自身存在價值的想像!日常偶爾脫落的行為,如臨大敵,生怕一日群起進行嚴苛的審查:驟眼看去,你一言,他一語間,又借「網民姿態」,投入「告急運動」,希冀影響社交收視率,賺取瞬間偉大,虛擬自足的場景!

這是建築民粹主義的出口:驟似「脫落行為」,畢竟可隨時翻身,成為三兩天的「英勇事蹟」!只需抓著時勢,好豎立「美麗風景」!

誰又暗自歡喜,大事迎接「民主意願」,道聽途說,安其所「安」?

好強的風骨,似乎早種在人的生存基因,隨此間不求真實的世代,添加了每日「行為脫落」的曝光變數!
(誰家電子新聞,或是社交媒體的「快拍」,又被鎖定成建築另一段「新聞報導」的「猛料」?)
哈維爾先生,你早在《備忘錄》(Memorandum)預言了這世界會出現另一種混帳的語言,教人不知所踪!

你,和川普一樣,都成為了「國家總統」!你們都是「富二代」,言行素養的差異,卻開展著不一樣的歷史面相:誰能迴避,其中行為眼界,隨時代變遷,你昔日曾擁抱的人文風景,一下子,迅速的不知脫落到怎樣荒謬的地步了!

不,不是一下子!我們只是變成了同謀,加快了如此喧嘩的步伐罷了!

或許,如葡萄牙文學家喬賽・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在他的《筆記簿》(The Notebook)中所言,人類已早被拖入「組織謊言」(organized lies)的世代!以集團利益的旗幟,招兵弄將,人亦按屁股暖處,修正言行。最後,都把歸順化作真理,以保障既得利益!

唯重新擁抱自主,建築嶄新語法,才可能超越眼下荒涼!

獨行,從來孤單!

如是,哈維爾先生,你的獄中書簡,更見可貴:你坦承面對自己的不完整,及至以人道精神,追溯一切看似平常生活中的「脫落行為」,與人開懷正視的胸襟氣度,才教我可延續地深呼吸……

人的一生,每在物慾和道德之間拉扯著,各自按條件平衡著可走的路!奈何(也應慶幸)的是,上蒼給你我的身體佈局不一,各沿著慧能導向,走上不一樣的生活仕途!

年少的靈機,各有因緣,合成著千般個性!在面對成長種種磨練和挑戰之前,今日年輕的心,容易相信手按的鍵,冀能打出「真我」的「格局」,給自己提前拉入「道德角力」之中,吸納更多可為人「讃」的「地盤」!

當資本主義正滾入最後直路,極盡瘋狂!誰沒目睹:難以翻身回望的拜金市場裡,多少人盲從終生,見利忘義?大都會的功利網,各安裝著隱形「功利眼」,早把人支配,在「階級/義理」的「權力命途」上,還來不及給預設的世界秩序擺脫其成見,或趕及建築獨立思考,便各相搶先達陣,不幸又把焦慮壟斷了意志!

焦慮,不知何時開始,被看成不可見光的缺憾!

在一個「以製造不安為存活生計」的世代,焦慮症或抑鬱症順理成為今夕城市流行病!由工作、健康、社交、階級以至每日大小生活抉擇,都莫名的變成龐大的心理負荷的時候,幾及被看成「懦弱」的人,又怎樣去對應每天填塞著手機和電腦前的資訊轟炸,在以秒鐘推動的脈衝下,抉擇手指和腦袋的「合法方位」?

近四年間,香港出現了超過七十名自殺學童!不知是何時開始,每日生活,無時無刻的自我審查著「脫落行為」?在相信「制度化行為」的教育下,猶如每日給周邊的人測量著呼吸的頻率,一邊不停擔心變得落伍,另一邊又或是焦躁一朝給發現對人對事的感覺「脫了軌」,落得顏面何存?

日積月累,當每日的少許成為難以修復的「龐大缺憾」時,當自信被人家(包括親朋)一再踐踏,年輕的夢,早難成動力,推磨著的,又可有見到什麼真的像樣日子,教人可跨越尋常期盼的「下一小步」?

誰又叫囂:手機又在叫我了!已是一小時內的新紀錄!其中多少,是從來不用碰面的「網友」?

當「名人」和「專家」的「不尋常故事」,充斥著傳播媒體市場,每日的「偽道德消費」,把多少人的身心注入「幻見」,像瘟疫般,填塞著「現代城市」的街頭巷陌?

如哈維爾先生般,願意回顧兒時生命小節、細味其中成長荒謬的,卻難找上半個用心人!

誠然,生活筆記,恐怕從來不是今天一般教師認為可撥入「常規課程」的材料!就連社會工作者,也因應接不暇的個案,只能把「問題小節」或「偶然憶記」紀錄在案,只知轉個身,又給上司追討行政報告了!尋常眾生,又如何向周遭不平招手,真正給自己點點透氣的空間?

難怪社交媒體有機可乘,股值繼續上揚!

此間我們的社會,委實缺乏深入聆聽生命故事的空間!一切驟眼看似「原始動力」的年輕聲音,很快被歸類成「異色」,嚇怕了多少人追夢的意志?

學校的執事,在急欲把人拉入「自由經濟體系」的學習過程中,把任何不乎合規劃程序的,都變成「壞分子」!物慾,沿市場發展流程(誰管得上什麼南蘇丹饑荒危機的關注?),按「管理道德」的基準,再三傖促的給所有沿路走過的人,釐定了為兵為奴的「合理價值」!與此同時,又急切排斥任何可能出現的「不定性行為」,結果,連每天日常生活中的簡單意志,唯恐被抹上污點,一一轉化成內部喧囂的焦慮,休閒,卻無處容身!

真實的人文意識,從來混沌、多變!誰會知昔日曾因肥胖和被視為中產後代而被欺凌的少年哈維爾,會走上如此壯闊的路!性格,是需要諒解、寬大、耐性去栽種的。誠然,人的自覺性是關鍵的鑰匙,也是一個健康社會必須擁持著的良知基石!否則,我們又一一等待人家挾制的欽賜,繼續弄成為「愚民一族」,方便管理!

在身心早脫落的國度裡,周遭可及的行為,怎不吊詭?

更差勁的是,連如何審思「脫落行為」的領域,彷彿也缺乏了應有的敏感度!喧嘩的、以不同面貌出現的「廣告」,終日把人的視聽拉入「可以」或「不可以」的二元想像,難怪「創意」,很快又變成「反動」的同義詞!

無風,葉脫落,因營養不良!

行為,脫軌,因日常可見空間狹窄,缺乏老莊道德的寬宏意志!

脫落行為,是每日生活中無法完全迴避的!孔孟談的「聖人/君子」,聊是他們的「美麗願景」而已!不知何時,卻被當權者挪用,把儒學變成「管理學」,猶如一本教授「複製人才」的「經典寶鑑」…

倘若孔老已在天堂某處碰上哈維爾先生,他們應是辯論的好對手!

假如我們願意再細味生活百物,一切現象,如鏡如影,從來在移動!

每日可言行一致的心,每與身體和周邊環境相互尋找可平衡的出路!除非,我們一再輕易放棄了對自己負責,同時亦放棄了接受自己不完全的事實,默然把命運交託他者(尤其權力及利益集團),容許偽裝帶領的話,奴化教育的「美夢薰陶」,難怪得呈…

哈維爾先生,你和川普之間,是一條不可能迴避的道德鴻溝!你,用心書寫生命。他,只能以不多於140字之言,偽裝「君子所欲」而已!

而我,如是放縱:算起來,今日能言及的「脫落行為」,恐怕整整可在網上翻江過海一回,便不見蹤影了!

不知在俄國的史諾登是否學會了中文,好給香港回饋曾借宿的友誼,給這迷走了的城市建立一道「川普資訊防火牆」,再重開莊老大門,學習逍遙之術!

思緒,如是像愛奴般欺瞞著自己!行為,脫落後,留下的身軀仍要執拾!

2016/02/25

後記:這兩天,精神狀態脫落,遂接受了這不完整的自己,一邊行文,一邊讓自己隨意識局限迷走。有陣子輕鬆,有陣子吃力,都接受了它底存在的現實!或者,書寫此間如同自由搏擊,隨文字聯想或意識顯像跳接,之間,身體內部,每因如鞦韆跌盪的氣血,弄得情志不一。頑固的堅持,每教觸感脫落在遊離處!遂強行拾起浮在腦海的細碎,各有其所以的和周邊連結著串點意思,轉個頭,卻又知道其中意義不一定合乎邏輯或可一下子理順的脈絡。由它吧!反正,脫落是每天每刻難以全然迴避的精神現象,在沒有太大意圖去裁剪文理的情況下,接受了這一天的平庸!如哈維爾,接這一天的自己!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