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封。1981年1月17日。信仰和希望】

當「信仰」變成合理化一切恐怖襲擊的時候,重探它的本質、被孕育的環境和被詮釋的周邊因素,是重新建築「希望」(夢想)的重要人文工程。

我沒有「信仰」。最少我如是相信。兒時被安排進入天主教堂的十年經驗,並沒有把我變成「宗教狂熱者」。反之,它打開了啟蒙之旅,教我叩問存在的種種問題。遂好奇的開始閱讀任何與宗教相關的書籍,由新舊約聖經、可蘭經、佛經以至不同大小宗教派系的支流思想,再以至對應科學,及至無神論者的抗辯等,迂迴想像。我沒有答案。任何「答案」,均可能墮入某層面的「盲點」,妄求一種「理想國」的出現……


尋找不同「信仰」形成的因由和脈絡是必須的。那並不代表要尋求追捧其中某一教派的理據,反之,是更以人文科學重新理解其存在背後與社會或族群所構成的特殊關係。「信」,真的始或止於「人言」?「言」,其「口」所述,又是一層又一層怎樣「仰」目而行的現象?「仰」,既可因「敬慕萬物而生」,從而懇切祈福,亦默默因理所當然假設的習慣而墮入一種無名的「仰賴」,導致行動與理智間出現鴻溝!

以上已是五個多前寫下的三段文字……
回看如是淺談「信仰」,我的肉身,正進入難以扭轉的「敗壞週期」,假如我說知性上「理解」哈維爾在獄中談信仰的內涵,那應是不盡不實的。一、我不是被監禁在牢房中;二、嚴格來說,我不是一個天主教徒;三、我對尋求「意義」的力氣和與之相應的有限行動,實在教我自慚形穢。

當意志面臨每日此起彼落的精神狀態,肉身難免變成每日具體存在的「牢房」,挑戰著每刻存在的可能想像!
貝克特的聲音,迂迴在腦海中游離,無止境在試圖追求「存在意義」的過程中,卻看到肉身億萬年演化的底薀,在不斷平衡「此間存有」、「環境因素」與「已然安置」的意識物質相互連線的過程中,「天主」的本質,從來無常的自在!

監牢,聊是強行體現某種社會道德或彰顯某權力意志下的產物!肉身,其圖像又離不開固執、驕橫、自大、貪婪、愛慾、尊嚴等功課的支配,卑微的、無時無刻在吶喊:誰要管上我應如何和自己相處?

任何形式的「自由放任」,均逃不掉肉身從「受孕」開始輾轉開啟和同時封閉的「終局」!
難怪虐待肉身成為弄權者必然用上的手段,強化「期待救贖」的權力綻放……

五個多月,不想用文字作渡橋!又或是,因肉身的真實,教我回到吸呼之間,藉行動根本,體悟回歸至「以肉身書寫肉身」的可能感動……

沒有主義!沒有諸神!沒有沒有不沒有!

只是肉身在呼吸著:筋骨關節在僵化前繼續尋找可蠕動的領域、肌肉在微弱起伏間追蹤可依然感應的律動、器官在退化過程中企圖延伸其剩餘可運動的功能、神經系統在散失旅途中試圖泛起可動彈的興奮、血管在逐漸栓塞中堅持可每週期輸送的養分、腦袋在試圖整理一切「文明」和「記憶」之間仍可享受思考的愉悅……

肉身的內涵,已是每天的「全職功課」!與世界底薀連線的過程中,呼吸的微麈動靜,在五臟六腑間延續著悠長的對話,像普羅米修斯,誓點燃生命火種,甘願承受肉身撕裂的痛楚!

在五個多月沒有以文字延續書寫的時空,意志的城邦,從來給肉身管轄,建築著「成、住、壞、空」的對話錄,把「活著」的「功業」,回到脈動的根本,在身體重心移轉之間,連帶每一條肌肉和筋骨所起動的變化,委實已內置一重重不簡單的秩序,當中持續平衡和牽引的節奏,編制著「自在」的基礎,閱讀其所以,猶如把每刻肉身定格,細看其版圖記憶,在凋零前細味可凝視的生命方寸……

在社會化下的肉身版圖,似乎多是生產線上統整的術數,剔除或隱藏生命中可建築的絢爛,就連可耽溺的情慾,均難逃被檢舉或嘲諷的生命姿態!(今日互聯網上如是奔流的文字及圖像聲像,正符合掌權者把弄是非的口味,把肉身溺虐愛恨化為「資本數碼」,事先張揚可染指的權力範疇!)

俗世間,缺乏探究生命美學的情志。
吸呼之間,充斥著淺薄、輕率和焦慮的脈搏,身體又一再下賤的等待市場上的叫價!
文字虛浮,從來難以言全眼下一片接一片肉身的敗壞……

當眾生的審美,在虛幻資本概念下,早糾纏在人家政治、金權和媒體支配的粗糙道德價值上,迷失了此間精神和肉體的可能覺醒!

信仰,在萬千物慾蠕動的世代裡,畢竟墮入重重功利黑洞裡,忘卻生命圖騰中每可接近的「神聖」﹣一種勾結著宇宙本質存在的物理相應動能。在倡導資本主義的政商氛圍下,物之所以,就連肉體都難免變成「資產數值」,可信可仰的領域,獨缺古代神話對人神間的立體想像,一切選擇,盡歸「威權利益」染指下的買賣而已!
當人,假設自己如上帝的延伸,一切行動可無休止的按照「訂定約章」(形同詮釋宗教經文般)理據,試探著人的「投誠指數」,以之決定「回報率」的高低!

信,其人其言卻何堪?

仰,在「殘虐」之後,其力何從?

對肉身,可有何希望?對眾生,其「希望」亦何向?在缺乏反向思維,叩問傳承背後依然重複妄顧肉身的世道裡,任何被「徵召」提供服務的軀體,其內薀力量究可如何重構?

唯回到念頭本質,回到「無知」本體,讓呼吸如是再引領可牽連的出路……
一切,或只此而已!

13/06/20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