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om 鍾喬
2014,我們都在路上。有時,是因出遠門,有時,是因步上歸途。更有時,只在門口的菜摊上,我們已走了一回漫漫長路,因為、那賣菜阿婆的眼神裡,有我們路途中遺失或刻意遺忘的故事。
了解這世界的荒蕪與荒謬,愈來愈变得不難;難的反而是,這荒蕪與荒謬被什麼遮掩了?!
就是這樣,吾鄉種籽從來不僅僅為一齣戲的生產而来;卻為共同的創作而来。如果,創作是生存的一種做為,我們且投入這做為的過程中!
天下本無“法”。只因,我們在出了門的水路中漂盪,不断去除眼下腳前的水,於是生出了“法”來。神鼓或大鼓,亦然!
深入其神,其韻,擊汽油筒更是对構築铁絲網的政体,一种精神邊境上的抵抗吧!
我熱衷這樣的反美學!當然,未了然其神、其韻、其
抵抗,則譁眾取寵而深陷危險並不自知了!
來吧!一起来朗讀聶魯達吧!
鍾喬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