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階段的期望】
在開始研究的首兩星期,我花了大部分時間聆聽100位母親的故事,讓我記憶深刻的,都是 一些痛的經歷,她們沒有人能依靠,同時要繼續照顧家族、子女,所有事情都要先為還未慬 得照顧自己的孩子而考慮,她們過著不快樂的生活(我認為)。但相對地,我對於感到生小 孩成為她們人生中重要的經歷、學習的母親,並沒有什麼共嗚,我理解,但我感受不到她們的喜悅。

我發現,我認為做一位母親很「重」,而我一直都不想成為一位母親,在我而言,自己的愉 快生活比一切都重要,生下一個孩子,生活的重心就會轉移到他/他們身上,「我」會變得 不重要,不會再擁有自由的生活。於是,我訂下「母親的責任與自由」為我的研究題目,我 期望透過研究去找出兩者之間的關係與可能性,我到底以什麼角度看待成為母親一事呢?

我是一位演員,我以「表演」為我的藝術呈現方式,我通過演繹一個角色去了解人和世界, 於是為了代入每一位母親的經歷,我決定以編寫劇本為工具,以表演為實驗,試用母親的眼 晴看看她們看到的風景,當時亦希望能幫助她們找一些新的角度看待自身的感受和經歷。關 於這一點,後來有了新的看法。

【「我」第一階段的迷失和出又】
一開始下筆書寫,我嘗試去為兩位受訪的母親寫獨白,一篇是一位母親苦惱自己對孩子的照顧不能自拔,一篇是假設母親是份「工作」,寫完了,又如何呢?我只是「利用」了她們的故事去直接表達一種看法、總結,並沒有為她們或我自己找任何新的角度。於是,為了做更多「資料收集」,我回到家中找我的母親和嫲嫲對話,聽聽她們成為母親的經驗。從嫲嫲的經驗中,我知道不同年代的母親所追求的都𣎴同,從媽媽的説法中,我得知她在生下我後和生我之前的生活變化很大,她生活得不夠如意,多方面都給她壓力。我是如何聆聽這些經歷呢?

也有一段時間,我開始了寫自己的故事,但同樣地,我發現我沒有什麼角度去談「自己」。 後來,更因為想寫出一個作品,感到壓力,開始離開了「自己」,只想著寫一個能讓觀眾喜 歡的劇本。

在何應豐的引導下,他提點我要回到自己,不要顧慮作品的進度,也要對自己時刻檢視,於 是我開始用寫下筆記的方法去觀察我對自己接收資訊之方式,也包括從腦袋中跳出來的想 法,再記下自己在什麼處境或空間下有如此的念頭。慢慢,我開始對自己更感興趣了。我開 始意識到向自己內在找尋,能讓我更有創作的意欲。 同時,我也開始檢視自己的文字,哪 些是對事實的描述,哪些是在表達感受,接著去找尋感受的來源。

以下是其中一篇:
『 那天談到,我的媽媽對自己從前和現在的不同的看法,我想起從前的自己,那個未進 入APA讀書前的我,入學第一年的我,那時雖然學習上會有障礙,但總是愉快的,與同學之 間相處很開心,是順著自己直覺與人相處的時光。直到某一個時間點,開始與人發生衝突, 意識到自己的個性原來會令人受傷。每次想到這一點總是帶著自責的心情呢。寫著寫著劇 本,我發現別人稱呼我做媽媽原來非常早,由中學開始就在不同的群組被訂下這個「身 份」,雖然劇本中的事件是虛構的,我看著那些自己設定的情境,那些小細節,有幾點是值 得問的,為什麼:
1.故事的主角設定是第一次整蛋糕,但她卻自信滿滿的去教人
2.她會把事情的壞發展歸咎於別人
3.她需要別人跟隨她的那一套做法
我不想再做媽媽了。
這個身份很重,
我喜歡照顧別人,
但是我更喜歡被人照顧。 』
隨後,我容讓自己每天意識流地書寫,隨心寫下我的想法,並不是直接寫劇本,再從自己的 所有文字中找出各種描述,問自己「為什麼如此?」。從這一點開始,我找到一個更能回應自己的藝術行動了。

【尋找「我」的過程】
一開始,我認為「責任與自由」兩者不能並存,所以我並不想成為一個母親。「為什麼我不想成為一個母親?」我想像,如果我一定要成為一個母親,我會如何反應這件事?於是我寫下了新的劇本主題:一個無故懷孕的少女,尋找自己成為了母親的原因。我先把「責任」放到處境中,再從這個處境中尋找「自由」。
寫劇本的過程中,我的「主觀」同時是我的障礙和依靠,我不停推翻自己,又不停肯定自 己,是一個解讀自己的階段。人對每一個角色的前設,都是他人生經驗的累積,試著去除此 角度,才能有新角度觀看世界,再由自己去建構自己心中的世界,而不是盲目被外界的表像 吸引。

這次,我定下了故事大綱,我發現,只要我記住時刻檢視自己的需要,「不追著結果」與「期 望目標達成」可以沒有衝突的。我隨心寫每一場的對話,到了結尾位置再問自己,什麼會令 我想走到下一場,同時,不如此發生的話,又會如何?不理對錯,把自己想寫的都寫下來。 我努力嘗試讓我的女主角由責任走到自由的一刻,為她找尋一個又一個出又,例如,與自己 的母親對話、求助。

中段的時間,我也有害怕的時候。因為我已邀請自己的母親來看這次讀劇,所以書寫的時候, 我很自然在想,「我這樣寫,她會如何看待呢?她會生氣我如此描述她嗎?她會誤會我 嗎?」。於是再梳理自己的思緒,「為什麼如此?」,我找到兩個重點:
一:我害怕寫出我真實的想法,當書寫開始赤裸,我會常關注別人的感受多於自己的感受。
二:原來一直以來,我很少與我的母親説起自己的生活,因為害怕她的反應未如我的預期。

這兩個發現是開啟我下一個書寫階段的轉捩點。當我把這些顧慮放一旁,誠實看待自己的需 要,我感到更自由了。劇本中女主角與母親的對話亦隨之延續了下去,並沒有很早就止步, 把對母親的失望與期望都寫進去,是「我」的想法,不是「女兒」,也不是「母親」。

【「我」轉換為「她」】
一開始我認為由自己一人去讀出劇本就可以了,但是越來越察覺,因為劇本內容太貼身,我 並不能一邊閲讀一邊留有空間聆聽自己,所以我邀請兩位與我年紀相約的女孩,成為我的夥 伴,一同參與這個劇本的研究,並在最後生活館的時間一起呈現這個劇本。她們兩位來自很 不同的家庭背景,在的研讀的過程中,我們互相分享自己的家庭生活,她們令我對照自己與 母親之間的相處,我和她們的同與不同,容讓我有一個更抽離的眼睛去看見自己的經驗。 我不再是那個承受痛苦的女孩,而是作為一個編劇去給這個角色獨特的經歷,讓她用更多角 度去看待「責任」、「自由」、「母親」,並相信她會有所啟發。

劇本的最後一場,「我」、母親、嬰孩已為一體,責任與自由亦如是。女孩在強烈的陣痛下, 聽到肚中嬰兒與她説話,也同時想起過往自己的母親對她説過的話,有日常的、甜蜜的、催 促的、埋怨的、求助的⋯⋯那份最直接的身體感受,是她最無助,卻最能䆁放最大的吶喊的一 刻,儘管她還未決定要一個孩子,但當下,當孩子要出生了,所有的恐懼、疑惑、情緒在那 個當下不再重要了,她只能與所有正在發生的事與人並存。

這個也許是我的「期盼」,我期盼少女能活在每個當下,接受並看見自己,不被責任的恐懼佔據。
(請參閱附上劇本)

整個劇本的創作過程,令我對於「母親的責任與自由」這個研究題目,有了很多分支。
包括:
1. 我害怕對母親負上責任,為什麼?
2. 我母親眼中的自由是什麼?
3. 在一個女兒的身份下,我如何定義自由?
4. 為何責任與自由於我而言如此對立?
隨後,這些問題都有了不同的角度去看待⋯⋯

【計劃一星期的生活館】
起初我對於這個最後階段實驗毫無頭緒,一直只在想,到底要如何呈現我的作品?何應豐不斷提醒我,不要去想「作品」這個概念,當時的我還未聽得明白。所以一直只是打算把劇本和我的文字在場地做展覽。
後來,何應豐再重伸,我們要把握這個星期的時間繼續研究和實驗,而且能「邀請」來到展 覽的人參與,並互相回饋。我腦中想像的是,我的藝術行動是書寫,不如也邀請大家來參與 這個行動,所以我決定於展覽的這個星期與大家一起書寫!
為了讓大家能透過書寫與自己對話,我設置了一個舒適、寧靜、安全的空間:地毯、茶几、 矮櫈子。為了設定一個慢下來的節奏,讓大家靜下來,不急不忘地書寫,所以決定提供熱茶 讓大家享用,享受書寫的過程。書寫的工具也很重要,我選擇的是鉛筆和較厚的紙張,書寫 的時候會有較順暢的質感,更能我手寫我心。生活館主題為:「成為母親,成為_____」。

【如何邀請(框架)】
每位參加者,來到這個空間,他們可以寫下自身與「母親」一詞有關的經驗,我會持續根據大家的文字去創作新的劇本。

另外,我亦寫下一些我關心及與「責任與自由」扣連的書寫題目給大家去聯想:

【生活館的第一到第三天】
這三天對我來説是一個起步,我很清楚自己要容讓空間去調整整個藝術行動的框架。一開始 我會很主動邀請參加者坐下來書寫,但沒能夠解説清楚這個時間是屬於他們自己的,我也太 快與他們進行對話,所以寫下的都不是很深入的想法,甚至有人會只寫重點,像追著結果去 書寫。於是我改變策略,説了基本的指引後就坐到一旁繼續我自己的書寫,在一個不需要對 話的空間下,果然參加者停留的時間變長了,也更願意去寫,內容也更具體了。

生活館第一天 16/12/2021
最後,這六天收集到的文字比我所預想的要多很多!原本打算每天都寫新的劇本,但無論時 間分配上,或是體力,都實在應付不了。加上每天都要沈澱經驗,原來,我也很急,但當一 切要發生的時候,我才知道什麼對我來説是最重要的。其實不多不少也有一點壓力,因為來 到書寫的參加者都可能期望我以劇本回應⋯⋯看,我又回到這種思考方式中:「以別人的角度 覆蓋住自己的看法」。

無論如何,第一天生活館完結後,我寫了第一個短劇,其實也很享受的,因為參加者的給我的啟發太有趣了。於是,我寫了第一個回應參加者的劇本《蛋白的寄語》。
這是一位較年輕的母親,她形容了她心中對自己作為一位母親的期望。
(請看附件二《蛋白的寄語》)

也許,雙黃蛋白的期盼,也是我的期盼,找回自己每一刻的選擇的初衷,也不忘自己本來擁 有的,每位女性成為母親之前,也是一個「人」,即使多了一個身份,也不影響她們的本 質。那份心靈的自由,需要去由自己守護,從來,困住人的,都是自己的想法,並不是外界 的規範與大眾所期待的價值。

【生活館。持續反思】

【18/12 生活館紀錄】 (節錄):
「來到第三天⋯⋯⋯⋯ 「如何回到自己呢?繼續提問新的問題之前,原本的問題與好奇已經有新的看法未? 「也許未有很清晰的梳理,但是現在回看「責任與自由」,感受上是有一點不同的,責任一 詞仍然有一份重量,但是沒有那麼可怕,突然跳開來感覺,既然責任是一個選擇,為什麼我 在害怕自己能夠選擇呢?為什麼我在一個未有感召的時間點,就懷疑自己將來會為這個感召 感到害怕呢? 「也許我能在這個時間點回顧以前的自己,但是我能不能/需不需要在這個時間預想將來的 自己會是如何?

「生育是一件不能逆轉的事,所以大家都認為這是需要計劃的,所以意外懷孕變成了一件令人恐慌的事。 「兩年前有一句台詞很觸動我,「如果唔能夠活在當下,我又點樣可以想像到未來?」當時 我正面臨一些選擇,我的感受告訴我,這件事一定要做,即使將來事實告訴我這是一個錯的 決定,但現在的我不能不如此選擇。 「如此對比之下,成為一個媽媽這件事,應該也有一個「不得不」的一刻吧。⋯⋯⋯⋯

【回應當時的自己】
現在,「責任」於我而言,的確是一個選擇,心甘情願的選擇。因為你「渴望」,而在渴望 底下,你會行動,去令自己得到想得到的東西。時代不同了,相比以前,成為一個母親是一 個可以自己選擇的事情,當人面臨選擇,就似乎代表有「取捨」,這個想法又從何而來?

【19/12 生活館紀錄】
「來到第四天,研究題目已經走向不同的面貌了。 「「讀劇完結後,嫲嫲說,佢而家已經唔會喊啦。噢,又是階段,如果每個人都能看得清楚 現在自己經歷的階段,就能更容易消化發生中的事,所有的衝突埋怨、失望都可以有多一個 角度觀看,當然情緒是一定要保留的,那些淚水、爭吵其實多麼寶貴。 「對29歲的我來說,自由是那麼的重要。害怕失去自由害怕得把所有責任都看成一種負擔。 我想,我一直在研究的,並不是母親的責任與自由,而是兒女的責任與自由。 「我的劇本中常常出現「你接受到咩?」「我接受唔到」這樣的句子,你接受到嗎?就是在 量度別人對我的看法;我接受不到,就是在抗議。

【回應當時的自己】
感謝這個記錄下想法的自己,因為是自己的文字,並不是別人告訴我要如何去感受,如何去選擇,所有,這刻的我,能更相信自己,「我」是唯一一個能説服自己的人,我是為自己負責任。這種承擔,一點都不重。

「階段」是一個新觀點,我開始意識到,一切的想法,都源於我處於不同的階段中。那一個星期,遇見了不同年齡層的媽媽、生活館參加者,她們每一個都經歷著不同的階段,他們像一本預言書,從他們身上我能閲讀到人生中的可能性,理解自己正在經歷什麼,所以,不會去怪責自己在一這個迷茫的階段,因為,我認知道,下一個階段的我又會面對不一樣的事情了。

【框架的流動】 其後,我也隨著自己繼續探問的方向加入新的書寫題目,每天審視自己的想法有何不同,從 各位的故事中,又有什麼聯想和發現,各參加者亦會閲讀其他人的書寫,再作回應,漸漸, 這裏成為了一個用文字往內與外流動的對話空間。

【《瑪利亞不會説⋯⋯》讀劇經驗】 除了恆常的藝行活動外,另外有三次的讀劇活動,感受非常深刻,每一場的參加者組成每次 獨特的氛圍,每一個獨特的個體聚在一起就構成了不同的對話方向、延伸思考。

讀劇的過程對我來説,是寶貴的,那短短的二十分鐘,由少女被懷孕到看著孩子的出生,我發現我眼中的這個少女角色,行動力是多麼的高,她是一個非常積極解決問題的人,也是一個很為別人著想的人,同時亦很忽略自己的感覺和需要,為了讓母親過得簡單幸福,寧願自己一個面對所有困難。
吸取了恆常的藝行活動的經驗後,讀劇完結的時候,我決定先不去和觀眾對話,我派給大家 紙和筆,讓大家好好沉澱、消化、思考,好好書寫。我和兩位表演者也一同與大家書寫,那 一刻,空間的靜很特別,不是沉寂,是大家一同安靜下來,與自己對話。

第一場為公眾論壇,所以有一個討論主題,「現代女性如何看待自己的身份」,嘉賓為林燕 小姐。《瑪利亞不會説⋯⋯》中所寫的少女是一個現代人,不像聖經中所寫的瑪利亞,感恩神 禓給她的這個嬰兒,劇中少女為了不負上這個母親的責任,有考慮過墮胎,所以我們討論了 很多關於做母親這個選擇的原因。

但有趣的是,對話很快轉移了去討論各人與孩子之間的相處,因為在坐有很多參加者都已為人母(階段)。她們似乎從我這個「後輩」的身上找到某種角度去看待「自己」,她們有的會思考自己當初為什麼生育,也有人想起了自己初為人母的期盼,與現在的自己又有何不同?
也有的媽媽反思自己與母親的連結與劇中少女有什麼共通點。
我發現,這個劇本雖然只是用我與自己母親的關係為基礎去研究,但每個人都能用自己的眼 睛去「觀看」,觸動他們的也一定不同,正如那100位母親的故事一樣,我們都能成為大家 的鏡子,互相觀照,當我理解別人的經驗時,我也許就能理解自己的了。

林燕的書寫:

一位參加者對林燕的回應:
讀劇後的交流比我想像中的更有營養, 參加者能有空間回應自己,也有空間對 劇本或其他人的看法延伸思考,但最終, 都能回到自己。

我設下的生活館主題,正是「成為母親,成為_____」,那一個空白的部分,現在回想起來,雖然心中知道是填下「自己」,但同時,我們又何需去如此定義呢?那片空白不就正是能讓人不斷去發握、好奇更多的空間嗎?我們的身份定義,重要嗎?
【青年工作坊的發現】
這個工作坊有很清晰的對象—— 年輕人。這個時代的年輕人(包括我自己),都不太習慣書寫,也許打字、拍照比較多吧?所以,我並沒有直接把生活館的恆常框架直接放置到工作坊內。另外,除了文字以外,我過往作為一個戲劇導師的經驗,讓我深深感受到,「身體」, 也是一個很好的橋樑去感知自己和其他人,所以,向著「成為母親,成為_____」的這個方向發展,我把戲劇塑造角色的框架帶到這個工作坊,以身體出發,邀請各位參加者成為「母親」。
我以各種改變身體姿態的方法,慢慢帶領大家最終進入自己母親的身體,特別是母親懷孕時 的身體狀態。我於過程中發現,原來當女性懷孕時,會在一個行動力非常高的身體姿態下生 活,同時,她們最脆弱的部分也會完全曝露於人前,兩者看似非常矛盾,這種矛盾會發生什 麼化學作用呢?

最後,當大家成為了自己的母親,我再讓大家拿起紙筆,寫下這一刻想對自己肚中孩子的話 語,看看這個「自己」,會有什麼看法。也許是一個理解他們母親的切入。

【參加者的書寫】

參加者張利雄書寫

有趣的是,完成工作坊後,我們互相分享體驗,張利 雄説,他想起了平日與母親的對話,他問及母親的看 法和感受時,就正正是他所寫下的話語一般,「唉, 我唔識講」「冇乜好講」,也許這個體驗讓他了解到 母親的世界是如此的難以梳理自己的想法。
當然,短短一小時的體驗,也許未能讓所有人有很深入的發現,但由他們報名參加工作坊的 一刻開始,他們有意識到自己對母親的好奇心被帶動了一點點嗎?
【現階段的發現與看法——看見自己】 以上所有的整理現在也成為我的延伸思考,這一刻的我,也同樣地在「觀看」自己的文字。

研究題目「母親的責任與自由」,一開始的主體是「母親」,起點是尋找「責任」與「自由」 的關係與可能性,起初未有覺察到可由「我」的角度去檢視,我發現我一直把注意力放到別 人身上,並沒有留意到「自己」的投放才是值得關注的地方,我沒有進入自己。

而且,我一直徘徊在:「不喜歡負上責任,又怪責自己不喜歡,很想要自由,卻又不敢擁抱 自由」的看法之間。另一個發現,是我會批判自己的感覺,什麼是應該感受的,什麼是不應 感受的。聆聽母親的訪問時,也出現了這種情況,所以所有的看法和感受都是一層蓋一層, 要符合什麼情理的。所以我離「自己」越來越遠。

當迷茫去到一個盡頭,我已無他法,我開始不理「作品」的結果會如何。但我還是很相信文字,我開始每天只寫下自己的所思所想,不再寫「劇本」,在書寫的過程中,我感到我能有一個私密的空間去誠實表達自己的看法,不需要再理會別人的眼光和看法。同時,因為文字容讓我再次檢視,我能分辨什麼時候我在寫「事實」、「感受」抑或「發問/發現」。因 此,我才能檢視自己是處於什麼「狀態」下書寫。這些發現都讓我對自己更感興趣。
於是,我持續用書寫的行動去找尋自身感受的來源。生活上發生的每一件事都是重要的,留 意生活的細節讓我更能追溯自己的想法。

我發現,我喜歡照顧別人,但是我更喜歡被人照顧。現在回想,母親與我之間的關係:我抗 拒照顧她(責任),同時,我一直拒絕被她照顧。自從一年半前,我自己搬出去住了,我感 到很自由,有自己的空間,不用每天交待。時間越長,我漸漸減少回家陪母親的次數,由一 星期一次,到一個月兩個月才見面一次,但我並不擁抱這個變化,我感到自由,但心中常常 出現愧疚與壓力。
而我,現在寫這份報告時,我也正經歷著同樣的事情,我與我的伴侶分開了,正正因為他在 選擇對我們的關係負上責任還是要自由,再次,當人面臨選擇,就似乎代表有「取捨」,這 個想法又從何而來?兩者真的不能並存嗎?責任中,存在自由嗎? 我認為,我已經對這個 概念有一個看法了。
創作劇本時,我害怕寫出我真實的想法,因為從小到大,我都被教育為一個「聽話」的孩 子,對錯分明,可是我心底一直都不愛選擇別人替我決定的事,所以,母親給我的建議或關 心成為了我抗拒的事情,我也只是勉強湊合她的需要,而且一直沒有表達我的真正需要,因 為我預設了她會不理解,所以放棄了要她理解我。但當我願意踏出第一步時,事情就開始改 變了,我的媽媽看完讀劇後,她似乎更理解我的困惑了,而我也不再那麼害怕向她説出我的 看法,我以為她會不理解,我以為她會不贊成我的選擇。結果,我們談了一通電話,她比我 想像中更支持我,更願意聆聽了,這個溝通的改變,就是我在這個計劃中最大的得著了。也 許我知道我不是每個時刻都需要她,但我總會回到她的懷抱中,因為她是這個世上對我最重 要的人。當你「渴望」接住這份責任時,你不會再稱之為責任了,這刻便會體現到自由。這 種承擔,一點都不重,同樣,別人理不理解你,也始於你願不願意讓人理解你。
戲本中,孩子的出生,是一個面對現實的比喻,其實,許多事情我們都無法逃避,包括情緒、
腦中的困惑,每個人都在與這些虛無的感受並存,看見和承認這些感受和疑難的存在,才是 一個出路。

「階段」,每個人有自己的路,獨一無二的,不是「一個身份」就是我以後的全部。願每一 個人都能在回顧自己的路時,看見自己當時的盲點,並以之為一個參考,在這一個當下為自 己作出合心意的選擇,無悔地檢視那些經歷。這個「如花。如水。如母」研究計劃,於我而 言,讓我向自己走了很大的一步。願大家都能成為自己和別人的鏡子,用心看著看著,發現 並擁抱當中的美與醜陋。
這一刻,這個研究題目的主體再不只是關於母親或生育,是「人對自己的期望」,人從何定 義自己的美與醜?

2022年1月 陸嘉琪

附件1:
《瑪利亞不會説⋯⋯》
編劇:陸嘉琪 (19-12-2021稿)

【Scene 1】
【燈亮】 【一個看似懷有身孕九個月的女孩,正在很急切尋找些什麼,她拿出一張照片,給觀眾傳下 去】
(向觀眾)你地有無見到一個咁嘅女人?矮過我,同我有啲似樣嘅。 你地幫我留意吓吖,呢個人好重要,麻煩晒!
【她與觀眾一起認真找尋一段時間】
【她不小心撞到肚子】
呀!(痛楚持續)
你地唔好誤會!
我其實——我唔係一個媽媽!我⋯⋯
係!我個肚係好大——
【女孩肚中有什麼發生,令她停止説話】
入面⋯⋯係有一個小生命⋯⋯但係請你地信我!我真係唔係一個媽媽!唔係一個大肚—— 唔係!係!我而家睇落「係」一個大肚婆!但係我⋯⋯ 點講呀⋯⋯我係——請你地信我,得唔得?
其實..其實⋯⋯
【Holly音樂出】
【女孩立刻置身於另一個時空】
少女:三日前嘅夜晚,我自己一個喺屋企,突然好想嘔。
【少女去廁所嘔】
天使BB:飲啖水吖。
【少女伸手接過水】
少女:唔該哂,我——
【少女嚇一跳,轉過身來】
少女:邊個呀?!
BB天使:Hi!受到恩寵嘅人!主與你同在!你而家係一個媽媽喇!
【少女看著天使BB呆了,沒有回應】
BB天使:Hi!受到恩寵嘅人!主與你同在!你而家係一個媽媽喇!
【少女打自己一巴,沒有回應】
BB天使:Hi!受到恩寵嘅人!主與你———
【少女把BB天使推出門外】
【Holly音樂停】
【靜默片刻】
【少女打開門,檢查他是否已消失】
【Holly音樂出】
BB天使:Hi!受到恩寵嘅———
【少女大力關上門】
【Holly音樂停】
【她揉揉眼睛,找辦法證明自己看到的是假象】
【少女再抱著馬筒嘔】
【邊抹咀邊向觀眾説】嗰一晚真係發生咗件咁嘅事⋯⋯哇,諗起都———
【作嘔】 我家族無思覺失調嘅歷史㗎⋯⋯同埋⋯⋯我係單身㗎!黃花閨女嚟㗎!
【一頓】
我諗唔明⋯⋯
佢係天使?
天使真係識飛!?
咁我係咪瑪利亞?嗰個瑪利亞,聖母⋯⋯瑪利亞⋯⋯
仲有!
【少女拿出一封信】
佢第二朝喺我大門下面sip咗封信俾我! 既然佢可以俾封信我,點解仲要嚟嚇我?
【讀出信】
Maria,
I know, you so lost, but no need worry! I am helping you!
Now you can shine, you help show the world, how good a mother is! Love you.
from future.
【一頓】
future⋯⋯future唔係一個概念黎嘅咩? 如果future係一個人,咁佢啲英文真係好差⋯⋯ 同埋,點解⋯⋯
點解要揀我做呀媽呀!?
點解係我呀?
點解係我要做一個呀媽呀?
【一頓】
我唔⋯⋯唔⋯⋯
【看著肚子,靜默片刻】
第二日,個肚就變成咁⋯⋯
佢無問過我想唔想⋯⋯
我係咪仲可以⋯⋯
【靜默片刻】
【燈滅】
【Scene 2】
【燈亮】
【少女回到到老家,她的母親正在尋找些什麼】
少女母親:而家幾點呀?
少女:三點。
少女母親:陣間幾點呀?
少女:三點零一分囉⋯⋯
【一頓】
【母親拍一拍自己的頭】
少女母親:咁頭先係幾點呀?
少女:⋯⋯
少女母親:咁頭先係幾點呀?
少女:⋯⋯媽,有啲野⋯⋯
少女母親:而家幾點呀?
少女:⋯⋯你聽我講先喇⋯⋯ 少女母親:而家幾點呀?
少女:媽⋯⋯
少女母親:我個囡去到邊呀?
少女:⋯⋯
少女母親:七點未呀?我個囡七點就返嚟食飯。
少女:⋯⋯
少女母親:我要解凍定啲雞亦⋯⋯
少女:⋯⋯
少女母親:有雞亦佢就會返嚟食飯⋯⋯
少女:媽⋯⋯
少女母親:我個囡最中意食雞亦⋯⋯
少女:媽呀⋯⋯
少女母親:唉呀!無哂雞亦喇!
少女:聽吓我講,好無?
少女:無雞亦我個囡就唔返嚟㗎喇⋯⋯
少女:媽,我⋯⋯
少女母親:無雞亦我個囡就唔返嚟㗎喇⋯⋯
少女:媽,你望住我吖。
少女母親:我個囡唔返嚟喇⋯⋯
少女:望住我吖。
少女母親:我唔記得買雞亦⋯⋯佢唔返嚟喇⋯⋯
少女:你個囡喺度呀。
少女母親:佢細個呢,話大個咗要同我一齊住⋯⋯
【母親拍一拍自己的頭】
少女:⋯⋯
少女母親:佢而家唔返嚟喇⋯⋯
少女: ⋯⋯
少女母親:佢話要啲空間咼⋯⋯
【少女走到母親面前,她看見少女的肚子,伸手摸】
少女母親:囡呀⋯⋯
【少女看一看肚子】
少女:佢⋯⋯
【少女母親把頭貼在少女的肚子上】
【少女觀察此畫面】
【靜默良久】
【少女母親向著胎兒説】
少女母親:囡呀,你幾時出嚟同我傾偈呀?
【一頓】
【燈轉】
少女:呢一刻,我望住我呀媽,我覺得我見到一個喺我未出世之前嘅佢。佢嘅眼神充滿住期 待、快樂、無憂⋯⋯點解呢個佢,對我黎講咁陌生? 我記得15歲嗰年,有一晚我無返到屋企訓,後來Daddy話我知,佢半夜三更落街搵我,喊住 周圍搵。而我⋯⋯選擇唔聽佢電話。 雖然我見唔到當時嘅佢,不過我諗我想像到,佢嗰個好急,好焦慮嘅樣,因為呢種狀態係佢 嘅日常,無論係煮飯、做家務、定係撘車去玩,總會伴隨住一啲「乒鈴嘭唥」嘅聲音。有時, 我會好想佢可以慢啲,但係我做唔到,我只能夠令佢唔洗擔心我,咁佢就唔會焦慮⋯⋯ 咁我到底喺度做咩?我淨係想佢開心之嘛,咁我點解仲要同佢講個BB嘅事?
【燈轉】
少女母親:囡呀,你幾時出嚟同我傾偈呀?
【少女看著母親,一會,打算離開,卻感到肚子在郁動】
少女母親:好,我等你呀!
【少女站起來,猶豫】
少女:佢⋯⋯同你講咩呀?
少女母親:佢話好想快啲出世,有好多野想同我講!
少女:⋯⋯你覺得佢會同你講乜野?
少女母親:我覺得佢咩都會同我講——
少女:如果佢唔係咩都同你講呢?
少女母親:點解呀?
少女:因為⋯⋯佢會想你開心囉。
少女母親:佢開心我就開心。
少女:咁如果佢唔開心呢? 少女母親:⋯⋯
少女:呢個就係個問題。
【一頓】
少女母親:呢個唔係問題。
少女:呢個係問題。
少女母親:呢個唔係問題。
少女:呢個係問題。
少女母親:唔開心唔係問題。
少女:唔開心點解唔係問題?
少女母親:個問題係點解唔開心。
少女:⋯⋯ 少女母親:點解唔開心呀?
少女:呢個,就係,個問題!
少女母親:呢個又係咩問題?
少女:你接受到咩?
少女母親:接受咩?
少女:你接受到你個囡唔開心咩?
少女母親:我接受到㗎。
少女:我覺得你會接受唔到。
【一頓】
少女母親:你講吖。
少女:講咩呀?
少女母親:講吓你點解唔開心。
少女:吓?
少女母親:你當我係你呀媽,講下你點解唔開心。
少女:我當你係我呀媽,講下我點解唔開心⋯⋯
少女母親:你點解唔開心呀,囡?
【一頓】
少女:我唔開心⋯⋯因為⋯⋯而家我個肚入面多咗一個人,人,但係我唔——— 少女母親:有咗點解會唔開心?
少女:你又話試吓接受嘅?
少女母親:er⋯⋯唔計唔計再嚟過!
【母親捉住少女的手】
少女:⋯⋯你睇吓,你對手幾操勞,幾攰⋯⋯你以前話,我啲手指好似你,好修長,啲指甲好靚,我都想你對手一直咁靚。但係我知道,我出世之後,你啲手指靚唔靚就變得唔再重要⋯⋯
少女母親:因為你靚就得喇嘛⋯⋯
少女:就係唔得呀!因為我無野可以俾返你呀!咁樣好重呀⋯⋯到我做咗呀媽⋯⋯我知我都會為 咗佢放棄曬所有野,因為我太似你喇⋯⋯
少女母親:我放棄咗啲咩?
少女:你放棄咗⋯⋯放棄咗⋯⋯成個人生。
少女母親:我嘅人生?
少女:無我嘅話,你可以唔洗打幾份工、你可以同Daddy周圍去旅行、你可以過得舒服啲、 你可以唔洗食血壓藥焦慮藥⋯⋯
少女母親:⋯⋯
少女:我好驚⋯⋯好驚你唔開心⋯⋯我諗⋯⋯我同你一樣呀,所以我有好多野都唔會同你講⋯⋯
少女母親:⋯⋯
少女:你明唔明呀?唔係我唔中意同你傾偈⋯⋯係如果唔講,我自己都解決到,我仲點解要講?
【一頓】
少女:你會唔會都一樣,有好多野無同我講?
【母親拍一拍自己的頭】
少女母親:我⋯⋯我想聽你講先。
少女:你話你試吓接受㗎⋯⋯
少女母親:得,我試吓。
少女:嗯⋯⋯我20歲嗰年,喺屋企樓下俾人非禮。你而家覺得點?
少女母親:之後呢?
少女:⋯⋯我追左九條街,最後有啲路人幫手,捉到嗰個人,後來查到佢係一個連環犯⋯⋯ 少女母親:咁叻?
少女:哇⋯⋯我無諗過你會咁反應。
少女母親:睇你個樣,都乜無事喇?
少女:係呀,個差婆見我完全無野仲懷疑我係咪講大話添!
少女母親:哈哈⋯⋯係咪嗰年嘅冬天?
少女:係呀!你知道㗎?
少女母親:我唔知,不過我記得有一晚你好夜先返,第二日又請假無返工。
少女:所以,其實我唔洗同你講你都會感覺到⋯⋯
少女母親:你拮起條尾就知你咩事喇。
少女:咁大學嗰時呢?有段時間,全班同學都唔同我講野⋯⋯
少女母親:因為你太叻呀?
【少女大笑】
少女母親:就好似你小學嗰時咁囉,一直都考全級第一,有一次考第二,唔開心喺度喊,啲 同學仔咪唔中意你囉。
少女:係咼⋯⋯你嗰時覺得點?
少女母親:由佢地囉,媽咪知你好努力,好叻㗎喇。考第二都好叻。
少女:但係有時,我會覺得因為你好錫我,所以先會讚我叻⋯⋯
少女母親:咁我梗係錫你㗎,但係你都好比心機好努力,所以叻。
少女:嗯⋯⋯
少女母親:你多啲同媽咪傾吓計,而家咁咪幾開心。
【一頓】
少女:你呢?到你講喇。
少女母親:你大個喇,到你照顧媽咪喇。
少女:你講吖。
【母親走到櫃子,拿出一封信】
少女母親:你咁叻,你幫我睇吓呢封信。
【母親把信交給少女】
【少女閲讀,反應】
【母親離場】
【燈轉】 少女:(向觀眾)第二朝,我媽咪唔見咗,失咗縱。佢⋯⋯我⋯⋯我⋯⋯好亂⋯⋯
【女孩肚子在郁動】
你唔好再煩住我喇!我而家唔得閒處理你呀!
【靜默片刻】
我媽咪⋯⋯呢封係醫院嘅報告⋯⋯佢⋯⋯無時間喇———
【女孩肚中再次郁動】
你想點呀?我同你無關係㗎!
【女孩打自己的肚子】
呀!⋯⋯
【女孩感到不適,崩潰】
我可以點做呀⋯⋯我接受唔到呀⋯⋯媽,我真係接受唔到呀———
【女孩忽然感到耳嗚,整個世界靜了】
【她慢慢聽到某種心跳聲包圍住她】
媽咪VO:我好煩你咩,唔好講喇咁,得喇⋯⋯
少女:媽?
BB VO:媽咪⋯⋯
少女:媽?
BB VO:唔洗驚,我喺度呀
媽咪VO:你喺邊呀?返嚟未呀?
少女:媽?你喺邊呀?
BB VO:唔洗驚,我喺度,我陪住你⋯⋯
【女孩肚子感到痛楚】
少女:你喺邊呀?
BB VO:我喺度呀⋯⋯
少女:喺邊呀?
BB VO:呢度呀⋯⋯
【女孩肚子感到痛楚,看一看肚子】
BB VO:唔洗驚,我喺度,我陪住你⋯⋯
媽咪VO:呀,乖喇。
媽咪VO:囡,你今晚返唔返黎食飯呀?
少女:媽⋯⋯
媽咪VO:我好煩你咩,唔好講喇咁,得喇⋯⋯
【少女痛楚更甚】
少女:對唔住呀媽咪,我今晚就返⋯⋯
媽咪VO:無問題吖,唔緊要㗎,知道你乖㗎喇,你有野做你嘅野喇。
少女:對唔住呀⋯⋯
媽咪VO:媽咪Full咗中藥呀,十二點鐘要拆㗎喺背脊嗰度我拆唔到呀,拆完之後又要茶野, 無人同我拆呀,你可唔可以早啲返嚟呀?
少女:可以呀,但係你去咗邊呀?
媽咪VO:落車喇,下個站。
BB VO:我黎緊喇。
【女孩肚子感到強烈痛楚】
媽咪VO:快啲喇,有番茄薯仔湯呀,快啲返嚟食飯喇。
媽咪VO:有呀,有雞亦呀。
少女:好呀,媽———
【女孩肚子感到強烈痛楚】
BB VO:你準備好未呀?
少女:我唔知呀———
媽咪VO:呀囡,做乜野呀?
少女:媽,我唔識呀,我要點做呀———
媽咪VO:呀囡,決定咗未?
少女:呀!好痛呀————
媽咪VO:呀囡,決定咗未?
少女:嗯!呀!———
BB VO:唔洗驚,我喺度,我陪住你⋯⋯
少女:呀!———
BB VO:三 ⋯⋯
少女:呀!———
BB VO:二 ⋯⋯
少女:呀!———
BB VO:一 ⋯⋯
少女:呀!———
【燈滅】
【嬰兒出生,哭喊聲】
【母親反應】

【全劇完】

附件2:
《蛋白的寄語》
編劇:陸嘉琪

【在一個很大的空間,電動攪拌機發出很大的聲量】
電動攪拌機:兩個兩個!
【一班雞蛋正在排隊,等待被搞拌】
電動攪拌機:兩個蛋黃嗰啲!留一個,多咗嗰個,去另一間房!
【正在排隊的雞蛋在悄悄話】
蛋白一:喂喂,佢地去另一間房做咩㗎?
蛋白二:聽講呀,嗰間係垃圾房嚟㗎⋯⋯
眾蛋白:哇!⋯⋯
蛋黃二:媽咪,我唔要做垃圾蛋⋯⋯
【眾蛋黃都開始哭起來】
蛋白二:唔好喊,我地都唔係雙黃⋯⋯你乖乖地痴實我,就可以一齊做梳乎厘㗎喇!
雙黃蛋白:做人呀媽你咁講野嘅?
蛋白一:唉!你要二揀一㗎,如果唔係全家變壞蛋呀!
【電動攪拌機發出很大的聲量】
【一頓】
【雙黃蛋拉實雙蛋黃兄妹走到隊尾,重新排隊】
雙蛋黃哥哥:媽咪⋯⋯我去垃圾房,你同呀妹去做梳乎厘喇!
雙蛋黃妹妹:媽咪⋯⋯我去垃圾房,你同呀哥去做梳乎厘喇!
雙黃蛋白:⋯⋯
【電動攪拌機發出很大的聲量】
雙黃蛋白:你地想做梳乎厘咩!
雙蛋黃兄妹:咁我地可以做咩呀?
雙黃蛋白:你地有無聽過肚臍餅嘅傳說?
【雙蛋黃兄妹用期待的眼神等待故事】
雙黃蛋白:從前有一個蛋,佢一出世就得蛋白,無蛋黃,佢由細到大都希望搵到佢嘅蛋黃,
佢都想同大家一樣,做到一個令到人感覺到幸福嘅梳乎厘。有一日,佢搵蛋黃搵到好夜,天 都黑曬,佢發現佢已經盪失咗路⋯⋯

【此時,砂糖經過,他在躲避些什麼,離場】

雙蛋黃兄妹:跟住呢跟住呢?
雙黃蛋白:佢又攰又餓⋯⋯唯有搵個地方休息吓先,突然間,佢俾啲野吸住咗!
【砂糖跑過,他正在推開些什麼,離場】
雙黃蛋白:佢向下一望,係一棵遠古植物⋯⋯「蔗」!
雙蛋黃兄妹:哇⋯⋯
雙黃蛋白:佢一路掙扎,一路大叫———

【砂糖跑過】
砂糖:你唔好痴住我!
雙黃蛋白:放開我呀!

【砂糖再跑過】

砂糖:冷靜啲!
雙黃蛋白:道不同不相為媒!
【砂糖跑入,停下來喘氣,他對著不明的對象説】
砂糖:我忍你好耐㗎喇⋯⋯
雙黃蛋白:你放過我喇⋯⋯
砂糖:我接受唔到⋯⋯
雙黃蛋白:我唔想就咁就完咗我嘅一生⋯⋯
砂糖:你一無事處!
雙黃蛋白:我仲有好多野未做㗎!
砂糖:邊個叫你咁平凡啫!

【砂糖再跑了出去】 雙黃蛋白:蔗就同佢講:「你想做咩?!」
蛋白話:「我要做一隻令到人感覺到幸福嘅蛋!」
蔗:「咁你自己嘅幸福呢?」
蛋:「人地幸福我就幸福」。
蔗:「如果你願意同我一齊冒呢個險,我同你都可以搵到幸福。」 雖然蛋白都唔係好明,但係情況危急,佢唯有博一博。
雙蛋黃兄妹:最後點呀?
雙黃蛋白:最後,佢地成為咗世界上第一粒肚臍餅。
雙蛋黃兄妹:傳說中嘅肚臍餅!?

【砂糖跑入,撞倒了雙黃蛋白一家人】
【電動攪拌機發出很大的聲量】
雙蛋黃兄妹:呀!———
雙黃蛋白:呀!———
【雙黃蛋白一家人因為激烈的撞擊,蛋白和蛋黃兄妹分離了】
【雙蛋黃兄妹暈倒了】

雙黃蛋白:你——你做咗啲咩呀!?
砂糖:對唔———(他看到眼前的蛋白)Oh⋯⋯
雙黃蛋白:呀仔!
砂糖:my⋯⋯
雙黃蛋白:呀囡!
砂糖:god⋯⋯
雙黃蛋白:No⋯⋯
【雙黃蛋白哭起來】
砂糖:緣份天注定⋯⋯
雙黃蛋白:No⋯⋯
砂糖:半點不由人⋯⋯
雙黃蛋白:No⋯⋯
砂糖:要來的攔不住⋯⋯
雙黃蛋白:No⋯⋯
砂糖:要走的留不低⋯⋯
雙黃蛋白:No⋯⋯

【雙黃蛋白哭得更厲害】

砂糖:兜兜轉轉⋯⋯
雙黃蛋白:YOU⋯⋯
砂糖:紅塵萬丈⋯⋯
雙黃蛋白:SHUT⋯⋯
砂糖:早有安排⋯⋯
雙黃蛋白:UP!———
【靜默片刻】
雙黃蛋白:佢地由細到大都無離開過我⋯⋯而家⋯⋯就俾你呢堆散沙撞開咗!?
砂糖:⋯⋯
雙黃蛋白:點解你要拆散我地一家人?你自己散就好喇,做咩要我陪你散?
砂糖:⋯⋯
雙黃蛋白:(音2)散呀!(音3)散呀!(音2)散咗就要(音3)散喇!即係講再見呀!
【雙黃蛋白低泣】
砂糖:Hi。
雙黃蛋白:⋯⋯
砂糖:你可以叫我糖哥。
雙黃蛋白:⋯⋯
砂糖:我地係咪見過面㗎喇?
雙黃蛋白:⋯⋯
砂糖:我一直都以為,人生只有一種味道。
雙黃蛋白:⋯⋯
砂糖:我一直都喺度避開呢種味。
雙黃蛋白:⋯⋯ 砂糖:啱啱嗰一刻,見到你之後,我就明白咗咩叫人生百味⋯⋯
雙黃蛋白:⋯⋯ 砂糖:原來真正嘅甜,可以唔係淨係得糖嘅味道⋯⋯ 雙黃蛋白:⋯⋯
砂糖:真正嘅甜,叫香甜。
雙黃蛋白:⋯⋯
砂糖:你叫呀香?
雙黃蛋白:你講完未?
【砂糖跪下】
砂糖:你,願意同我一齊做肚臍餅嗎? 雙黃蛋白:⋯⋯
【雙黃蛋白沒有再哭】
【雙蛋黃兄妹醒來】
雙蛋黃妹妹:我要做肚臍餅⋯⋯
雙蛋黃哥哥:我又要⋯⋯ 雙蛋黃妹妹:但係我地係蛋黃,點樣可以做到肚臍餅呀⋯⋯ 雙蛋黃哥哥:我地要搵到我地支野! 雙蛋黃妹妹:支蔗!唔係支野!
【砂糖拿出一本食譜】
砂糖:你,願意同我一齊做肚臍餅嗎?
【雙黃蛋白接過食譜,打開,一道刺眼的光芒從食譜湧出】
雙黃蛋白:呢個係——
【雙蛋黃兄妹也走近看】
砂糖:焦糖?
雙黃蛋白:燉蛋?
雙蛋黃哥哥:Creme?
雙蛋黃妹妹:Burlee?
【眾人互相對望】
畫外音:均勻攪拌蛋黃和40克細砂糖⋯⋯直至細砂糖完全溶解在蛋黃液中⋯⋯
【眾人慢慢像浮在水中,漸漸浮成一個圈,像身處在一個漩渦中隨著水流公轉】
將淡忌廉和牛奶倒入鍋子中⋯⋯並且加熱至80攝氏度⋯⋯
【除了公轉,眾人慢慢自轉】
分開數次慢慢加入蛋黃液中⋯⋯攪拌均勻⋯⋯製成布甸液⋯⋯
【整個場地空間慢慢縮小,燈光聚焦左眾人身上】
【眾人的轉動時快時慢,圓圈時而大時而小】
過篩布甸液⋯⋯然後倒入陶瓷模具中⋯⋯
【眾人聚在一起】
設置焗爐上下火為150攝氏度⋯⋯往焗盤裡面注水⋯⋯
【轉動慢慢變成熱烈的舞蹈】
隔水蒸焗大約40分鐘⋯⋯.
【舞蹈變成慢動作】
在焦糖燉蛋表面撒上一層細砂糖,使用火槍噴火加熱熔化砂糖,形成一層香脆的焦糖糖衣。
【砂糖與雙黃蛋白累得跌倒在地上,靜靜地觀看著雙蛋黃兄妹自由的舞蹈,他倆像是一體】
雙黃蛋白:原來,肚臍餅唔係一個傳說⋯⋯
【燈滅】
【全劇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