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模糊是從那天開始參與《如花。如水。如母》⋯⋯細節如煙,想不起來,只有些情景,有些印象,有些感覺依然記得。

初見《如花》
第一次與何老師見面是在灣仔的一間咖啡店,當時走進店內第一眼便看到一頂十分搶眼的黃色鴨舌帽,那個就是老師了;之後那頂帽子便成了他的標記,因為無論是通過視像還是實體見面,老師總是帶著那頂帽子。當時在店內聽了老師介紹自己和解説《如花》這個項目後便離開了,那時感覺平凡又高深⋯⋯

隔一段時間後,老師召開了和各位參與人一起的第一個會議,地點是紅磡火車站裡的一間餐廳,內容和有誰參與會議其實已經不太記得了,大概都是一些介紹,預計,如何開始之類的事情,那時感覺陌生但有趣⋯⋯

慢長細味《如水》
之後一年多的日子裡間斷地去收看,聆聽,思考每一位母親的影片,發現有些故事似是相近,但細味後又會發現其中不大相同的地方,每位母親的故事都盡不相同,而那些相似、不相似就像繪畫時運用了大量不同的點與線去拼畫出圖象,就算畫的東西是一樣,但筆跡總是不一樣的。點與線這個比喻像是每位母親由女兒的身分到成為母親之後,由她們出生到成長中的經歷與磨練,這些各自的原素拼合出她們自己獨有的故事。看過那一百位母親的故事後,發現除了母親這個名詞是一樣的之外,其實每位母親的感受、經歷、期望、個性⋯⋯等等都是不一樣的。完成這部份的創作後,總覺得要了解所有母親是不可能,但我相信主動去了解幾位自己身邊母親級的人物是可以做到的,只需要給她們多點時間陪伴,耐心聆聽,相互理解,主動關心⋯⋯等,只要我們願意就可以,畢竟母親真的不易做。

超越我想像的《如母》
進入最後階段,在為期個多月的展覽背後,看到每位參與其中的研究員、行政、場地佈置、技術支援等團隊人員為這埸展覽瘋狂地作準備,他們一個又一個精彩的提案,逐漸以花、水、母組合構成這個展覽。而我便把(獨有)和(了解)這兩個原素放入"尋"這個互動藝術裝置裡,期望觀賞者能感受到每個母親的不一樣;每位獨一無二的母親,只要你願意,就可以尋找到她的內心世界。在製作過程中,十分感謝Allan在技術上的支援。

隨著展覧展開,看到的成果,是超越了我的想像;由十幾位研究員的構思和展品加上三位強勁的行政兼導賞團隊人員以及老師的指導,結果是五組不同的藝術裝置放在一起,卻形成一系列有連貫性和互動性的展覽,帶出巜如花。如水。如母》的精髓。

另一個意想不到的是參觀者的反應和觀後感;因為太複雜所以我只能概括用幾組單詞來形容他們 - 感觸、追憶、共鳴、悟、如果、或許、珍惜⋯⋯。有幸能夠參與這個項目,跟老師和各位合作,產生互動,學到更多領略也很多,賺到啦今次!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