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0月21日
離留之間第二十一天



聆聽第六十九位母親的故事,一個水上人的家庭,同時回應和拍檔謝茵商議活動中的良辰美景。
我曾享受過的水上人的良辰美景,
躺在甲板上看日落。
盛夏時甲板的光面連同木的氣味散發出來。
大佰、二佰、我父、四叔、六叔一起輪流駕漁船由香港仔往長洲拜山。
那怕是一隻移動中的海上空間,只要充滿人味,良辰美景就會出現。
二十一天的露宿,良辰美景也不少,看月光,夜雲,日出的次數可能是過往二十年的總和。
良辰美景一直在,是我沒去探望他。
2021年10月22日
離留之間第二十二天

回應第六十四位母親的故事,那位母親當年經歷過六七年的催淚彈,我在一九年也經歷了催淚彈。
露宿日記寫至此,文字越來越少,是因為精神未能集中,還是發現的經驗也越來越少?
還是自己的本質是如此少說話,更莫論要我寫文字去整理思緒。
或者要憤怒的已不管用,
要傷心的不管用,
要努力下去也不管用,
還有什麼情緒要去處理或面對?
每天早上看人家如常晨操,
晚上一群群的人以不同運動聚集。
他們到底是為了操練身體,身心健康,還是如此環境下唯一可做的事?
還是,什麼事都不關他們事?
我不太懂形容自己身處的時代,
不太懂決定是否離開,
不太懂面對眼前的局面,
疲憊的身體,會否更適合浮游於時代之中,
回到正常生活又如何?
或許這兩年我也沒有空間去安放我自己的負面情緒,容我今天把它放在迷你倉,每月租金$1200。
2021年10月23日
離留之間第二十三天

<異相>
迎來最艱苦的一天,黃昏在深水步醫館與女跌打師父肉搏之後,拖住左腳的痛繼續露宿。
說來,我有可能十年沒看跌打,這段時間身體比較好或少劇烈運動,受傷機會不多。
到這一兩年,走路時好怕失衡。明白到身體步入一個變弱的階段,自己要好好日日關注身體。
回想中學時,有一次撞傷了頭,去了香港仔看跌打,那醫師用了很有創意的手法替我包紮。鋪了藥及用繃帶包紮好之後,為了固定膏藥不掉出來。醫師用了白色漁網的棉套,套住了我整個頭,再剪開眼部及口部。就這樣我以這裝扮回家,在回家的屋村長長暗暗的走廊中,我好記得走在我前面的女孩多次回頭看我,然後飛奔的走了。
此異相印象深刻,那時的尷尬,可能做就了今天在行為創作上的放得開。
2021年10月24日
離留之間第二十四天

這晚邀請了朋友的子女來受訪我露宿,長女初中,幼子高小。二人口中不約而同說媽媽下廚的菜很難吃。
這大半個月都沒吃過母親的飯菜,可有掛念?
媽媽已說安排了回家後要吃什麼,喝什麼湯。
我比較想念可以坐下來一起吃飯。
以往在工作上,好多時一個人出外吃飯,想自己安靜。
今天,不管是至親的人或朋友,能坐下來吃一頓飯是難得的緣份。
看看眼前的人,有的準備升做主任,有的忙於照顧子女,有的埋怨工作,有的對社會不滿,在我看來,他們都需要這頓飯的時間去安放自己,而我自己觀看他們,心想他們與我初相識時,他們的路可走得遠了,我好像比較慢,但也想,我可能比較沒那麼快行完自己的道,因為現在才真的撿拾檢視路中的沙石。
2021年10月25日
離留之間第二十五天

<一塊拼圖>
晚上運動完後,又和教練蓆地而坐,借意邀請他說說母親的故事及感覺。他說關於母親他就會哭。
他母親離開了十多年,潮州人,寡母湊大五個子女,所以為解決各子女的操行問題,以打罰為先,是他口中的嚴母。
說起最後在醫院的陪伴時光,母親性格已變慈祥,母子有了更多相處時光, 雖沒有深情的對話,只是日常的安慰,卻身體接觸多了。
母親離世那一刻,他見不到最後一面,也聽不到最後的說話,因妹妹誤傳消息,母親情況雖危急,但還以為第二天可再探望,可惜就錯過了最後一面。說到此,他便痛哭起來,也說很多想自己意志低沉,便想隨母而去,想到自殺。
他說不出原因,就是因為母親死了,自己也不太想活。
朋友阿權的前妻也是如此,新婚不久,阿公離世而想不開,得了抑鬱,決定要離開阿權。
或許,生命中從沒有想過或預備有天失去一塊拼圖,對自己有多大影響。那突如其來的轉變,影響多深,可能自己從沒思考過。
有種深層牽連,當拉扯出來,是如此巨大的獸時,你會怕了嗎?
和女友及教練就這樣坐下來談了二小時,良辰美景,分享生命及人情世箇。教練說很舒服,很久沒分享這些人之日常,而不是吐工作或伴侶之苦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