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何應豐對<如花如水如母>的計劃"報告”,我會好奇接收這"報告”的主事人,她/他有沒有什麼行動在後續呢? 是會把它好好安放在數據硬碟之內,或是按一鍵放上雲端?或真的會好好地為同行藝術人投放更多協助呢?

在閱讀何應豐的"報告”文字,才讓我真實地觸摸整個計劃的框架模樣,一木一紋,一接一柺,一冷一熱,十方帶我去回望自己有份參與走過的每一步,仿如置身兒時遊樂場的馬騮架之中。

我看到以方體組成的馬騮架,本能地跑過去。

一躍,努力向上攀。
在最高點,向外望。
有了其他孩子加入,大家都努力向橫縱攀爬。
你上,我下,她離開,他加入。
各人身體扭出百般姿態。
熱鬧過後,孩子門都坐在架頂上看黃昏日落。
一眾母親在平地上等待接孩子下架回家。
有孩子想,明天再玩。
有孩子憂心,應該不會再來此處了。
有孩子只心滿意足。
有孩子在鐵柱子上刻了些記號,他日會回來再看。

計劃完結後兩個多月,接連收到一些大家的消息。
在朋友口中得知何應豐在台灣生活很愉快,他好像痴漢般繼續沒停止地"工作",但精神飽滿,我想像他完成計劃之時,應該好像一部NOKIA手機只餘一格電能了。希望轉用了Iphone後,他沒有電能的情況得到大大改善。
好好的拍檔謝茵,她會閒來問我工作情況有沒有受疫情影響。她自己在生活上也作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也分享了這年半思考舞蹈的問題,以行動來做一些創作計劃。我腦中一直幻想東東用我送的小機器作一個公開演出,彤彤把沖晒好的菲林相片給我看。
Carol 和大家分享戰勝了一場大病的消息,成為了我2022年的大喜訊,三年來,香港人無論集體或個人,都很需要一場勝利。
十方報告之後的延續行動,應該令Priscilla 有很多後續行動開始了吧,又再想起她說話及動作的快速節奏感。
在面書看到Cally和孩子在疫情之下,仍快樂地生活的相片,堅持下的快樂自主。
阿嵐的母親及弟都中了Omicron,她又如何自處呢?
有一天回牛棚,經過前進進辦公室,看到阿燕在內與其他人一起午餐,不知她下一個藝行是什麼呢?
和抽筋老師最近一次互動,是第五波疫情之初,我在面書分享留家多天,忘記了沖涼,她回應說她記得沖涼,但不想去沖涼。如果她母親在,會催促她嗎?
Elaine問我取回代何應豐工作坊的照片,看那些照片,好神奇,自己哪來的勇氣去做工作坊?

其他人呢,你們還好嗎?

<如花如水如母>之後呢,以半形式搬進長洲,又是另一倘的離島生活之旅,之前也因為感情緣故,與離島結下了一些"冤緣源"。每一次也好想為自己生活或生命"做嘢",當然,有好多時都係”瀨嘢",但行動為本,經驗的檢拾才最重要,(何應豐用語格式)。

2022年之始,世界都不好過,香港面臨第五波疫情,人禍大於病患。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生靈塗炭。生活在小城或放眼大世界,都令人慌。

慌,楚原終年87歲,祝文君享年55歲。由少至大,看看知名人士離世的歲數,會與自己現在的歲數比較,就會幻想自己如對方年齡逝世,自己還有幾多時間可以用呢?如祝文君般,我就只餘六年壽命,如楚原般,我就只餘38年。就快年過半百,慌自己如何用餘下日子呢,又或如何無用地過日子呢?好好過今天是<如花如水如母>給我最大的提示。

慌,留家抗疫的日子多了,細看之下,父母親又老了很多,開始和我們討論一些他們死後,一些要交待之事,總覺下一刻他們染了病毒,要見那最後一面都不能。死別,都自有一種形式,只是它是不是你期望的那一種吧。可以對話,可以回話,可以多望的話,便盡做吧。

慌,腳痛,露宿31天真的沾了濕氣嗎?加上期間兩次拉傷,最近腳痛情況令我不得不正視它,如果往後日子不能好好走路,都是很苦痛的。反複檢視自己的身體,"他”好像比起參與計劃之前不同了很多,是一種肉肉筋骨在互相脫勾的狀況,現在只想好好穩住自己的意念,和身體對話,成為必修課,由步行和核心安放開始。

慌,計劃之後,充滿了空虛感,這些都是在工作上或創作上常常出現的情況,熱鬧過後,承受不了那空虛感。還好,這段時間可以好好凝視這種空虛,好好執拾自己的物件,把可以丟掉的東西都掉了,把物件都賣出去。都不知怎鬼的,捨棄東西反過來修補了這空虛感,或者這也是一種行動的經驗吧。

所以看了何應豐的十方,注滿力量之間,自己如何展望以後的日子呢?對未來的恐慌,原是我們每天每刻都要面對及克服之事。初生小孩為什麼要哭呢?真的是因為有助肺功能的啟動?為何上天不設定以笑來成為來世的第一口呢?我相信,初生而哭,是很自然的面對世界的第一慌而哭起來的。

第一次說謊被拆穿而慌
會考失敗而慌
面對親友死亡而慌
失婚而慌
失業而慌
獨個兒旅行而慌
中年而慌

人生有太多要慌的事,因掩著眼睛及耳朵,忘卻了原本慌張的背後,有很多人用了很多行動、語言、陪伴自己面對這些慌,更重要,"自己"也有陪伴自己面對這些慌。我們來世都有第一慌,可卻也有來世第一親,母親以最大的親愛陪伴你來到世上。舐犢情深,常見於動物之中。那親親,出自原始對慌的治療。何應豐說他出世,母親便離世了,我想,他們母子同在的時間,還是有超越時間限制的陪伴及相親的。我相信,他母親在離開前,灌輸了很強大的訊息給他,好好治療眾人的慌。

好好去愛,原是世界和平唯一道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