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cw媽媽:
dse放榜後,收到你的文字(其實還有LTC媽媽在畢業禮熱情送上的禮物),只覺你們實在言重,也太誇獎「老師」這身份,更何況我是受薪的,應該做的,跟已完成的還有明顯距離,故沒有「認真」回應。直到新學年伊始,又有機會接觸新一批家長,驀然再次想起你們的話……


常跟ycw說,她真幸運,有一位開放、感性和明白事理的好媽媽,也許,正正因此,她在如此短暫、美好的青春期,已嚐透不同的戀愛經驗,享受了不同的海灘景緻,還建築起自己的個性和價值觀。還記得14年9月29日,那天是星期一。前一夜,正是政府在金鐘用煙霧驅散民眾的「大日子」。當天的課堂,大家心情複雜,我沒心情,他們也沒興致像平時這樣「上課」,故只圍了個圓圈,隨意分享自己對這件事的看法和感受。到ycw發言,她一站起來,就雙眼通紅,然後說:「我昨夜發訊息給搣時你,但你一直沒回覆,我很擔心你會死去,我很怕以後見不到你……」說罷就「呱呱」的嚎哭起來。當時,我除了覺得有點內疚(因我並沒如她所想像的,站在最前線守護學生,我甚至連一微克的催淚煙也沒「中」過),還覺得這女孩如此重情重義,必有其背後之因。
又記得那年的家長日,她的成績實在很不理想,她很難過(只因不想媽媽擔心她的前途)。在「家長會」上,我不知該說甚麼,只問她有甚麼想跟媽媽說。誰料她還未開口,已經眼淚千行。結果,你哭了,我也暗暗流淚了。於是,課室裏,有三個看似極難過,不停擦淚的女子。但其實,那畫面真的美麗非常,且無比溫暖。你一邊淚眼模糊,一邊跟cw說:「不要緊,盡了力,活得快樂便可以了。」已忘了那天我們最後商討了甚麼「終極考好dse」方案,只知道,這女孩,必定會比其他年青人較為活得自在,因為,她擁有一位不一樣的媽媽。這位媽媽,只想女兒健康快樂的生活;這位媽媽,不多言,不嘮叨,卻一直默默以眼淚、微笑、行動,陪女兒經歷她唯一一次的「十六歲」。
你應該不只一次誇獎我「勇敢」和「不一樣」。不瞞你說,我當時想,若這一班「6C」不是考取如此美好的dse成績,你還會誇獎我「勇敢」嗎?!很想跟你說,他們考取的成績真的與我無關。我是這一科補課、測驗及追功課最少,卻是最準時下課的老師。(這是你女兒離開了這學校,我才願意說出真相)這次意外的佳績,真的可能只是一場「意外」,可能是他們為了滿足社會、家長不同的要求而發奮圖強的結果,也可能是他們看見這老師如此「不可靠」,所以惟有「靠自己」,更可能是他們自己想為自己努力「做點事」,又或很想告訴別人:「C班一點也不差!」的意外「收穫」。
七月下旬,接到cw的來電,在話筒內,聽著她訴說正為大專院校和科目之選擇而感到迷惘的「心事」,才實實在在的感到她真的畢業了,我在校園再不能(像過去四年那樣)天天見到她了。然而,能擺脫「中學」如此「獨特」和「叫人難忘」的規條和模式,便更能切實的學習如何面對「自己」,如何好好的「生活」,所以,我內心真的真的很替她感到興奮和高興,相信你也一樣,對嗎?
社會紛亂,是非之間越見模糊;我城越趨功利,財富和買樓彷彿成了唯一代表「成就」的指標,慶幸這城市仍有你這樣重視「生活」和「生命」的好媽媽。這夜,忽發奇想:如果,若能多點像你這樣的媽媽,這城市的孩子和老師又會否少一點焦慮和躁動?「家校」這二字之間,又會否締造多點空間和可能性?!我不肯定。但至少,老師的「擔子」必定會輕省一些。總之,遇見你真好!願,保持聯絡。
你那位喜歡將皮膚曬黑到像「黑人」的女兒的
中三、中四及中五的班主任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