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實在太可惡了, 又害得我當眾落淚。你就是這樣一個人,能夠觸動別人心靈的一個人。
多謝你以這樣的方式向我「表白」,其實我要多謝你的事情更多。沒有你,我絕對無可能在這裏工作十二年(多虧你,令我沒有另謀高就);沒有你,也沒有像真正的我一樣的老師。你,切切實實地改變了我。


初入這校,先被你的別名嚇倒,哪有人這樣稱呼自己?我心想。但驚嚇的事原來從此開始。跟你帶領袖生活動,你會忽發奇想叫同學鬥快去街上拾十片樹葉;帶學生露營時,又設計了一幕半夜山火驚魂,而你竟然走到旁邊的營幕,請陌生人充當我們的臨時演員⋯還有很多、很多,不計其數。當時,我真是覺得你是一位瘋子。坦白說,我甚至認為這樣頑皮的一個「大細路」,怎樣當得上一位老師?但我錯了,我看到學生如此喜歡你的課堂;我看到學生因為你而努力讀書。而我最羡慕的,是你可以與學生這樣接近。所以是你,才令我反思自己跟學生的距離,否則我想我到現在仍然會當著一位自以為是好老師,但其實沒有能力改變學生的一部「教書機器」。你知嘛,我時時偷偷地觀察你,看你如何跟學生相處,然後,我慢慢地改變。不過,我知我永遠不能像你,因為我的成長背景已經建立起自我,但我亦都不需要像你,因為我似乎已經找到自己的出路。
的確,你是一位很麻煩的「下屬」,不時會考驗我的應變丶管理、行政等能力。但正正因爲你這種跳脫的思維,使我不會沉淪在因循守舊的制度內,或是埋首在日復日的教學方式上。當然,作為「上司」,我仍然要堅持一些原則;作為一個將要踏入中年的女士,我仍然想遵從一些規矩所帶來的安全感。所以,請你不要怪我有時未能與你勇往直前。但我可以保證,我一定會全心全意支持你。
已經不知多久未曾這樣寫一封信給別人,今天落筆,思緒就如潮水般湧來,我想是因為我和你的情誼,已超越上司和下屬,甚至是超越了「好姐妹」這範疇,而是一個能作心靈交流的「生命同行者」。
一位在忙碌工作中樂於被你整蠱的好姐妹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